《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8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的肩头吃痛,彻底被攥得清醒了。

  男人的大掌提着她的身子丢进浴室:“你不配睡觉,在这里好好清醒一整夜!”
  砰,门关从外面锁了,薄夜渊眼眸撕裂的红,抬手按住胀痛的脑袋,明明他虐她,反而他把自己虐哭了……
  他脚步踉跄,像负伤的老人。他越不爱她,他越愤怒,越想要得到她的爱。
  他从来都是王者,想要什么只要勾勾手指有了。
  他想要她的心,愿意拿一切去换……为什么她是藏起来不给?

  这世界除了爱情,其余都是努力有收获的,他从来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女人面。可是黎七羽,打破他的例外。他变得偏执疯狂,除了得到她其它都失去了兴趣!
  黎七羽突然被丢进盥洗室,鞋子还没穿,赤脚踩在浴室冰冷的瓷地板,冷意让她打了个哆嗦。
  睡到一半他突然攥醒她,丢进浴室?
  “开门!”她敲了敲,自从她和叶之璐被关进来,这间房的门都换了电子锁。
  除非薄夜渊的指纹,根本打不开。
  “薄夜渊,只会欺负女人,你不是男人——”
  她脑子混沌,很难受啊,身体已经这么不舒服了,好不容易睡个觉也要被他半夜挖醒来,他还可以再下流低级吗?
  薄夜渊没走,抵着门坐在地,一条长腿曲搭着胳膊,另一条随意撂在地,颓废极了。
  头耷拉而下,整张英俊的眉目都陷入阴暗。
  一只手紧紧地握成拳,青筋的脉络浮动——

  她只要给他一点点的在乎,他给她一整个世界。可是偏偏,她不给他丝毫的生机,他的世界崩塌了,连同她也别想好受,他一起摧毁。
  他痛,她也要痛才行!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被折磨被痛!!
  黎七羽又敲又踹,听不到声息很快乖了,保存体力。
  浴室里本来湿冷,她穿着单薄的睡裙,赤脚,重点还在感冒……
  连沙发和椅子都没有看到一张,难道要坐在马桶?
  黎七羽将一些干浴巾、毛巾扔到地,铺了薄薄一层,蜷缩着小身子怀抱着自己,坐在浴巾。
  “薄夜渊,你真应该去死。”她恨得咬唇。
  怎么折磨她都无所谓,可她现在怀着宝宝。
  一想到他是孩子的爸爸,她很不值!
  薄夜渊靠着门听在耳里,诡异地冷笑。黎七羽,你这么想我死么?
  阿嚏……黎七羽连接着打了三个喷嚏,鼻涕水也跟着冒了出来。
  如果感冒加重,薄夜渊一定会找医生给她看,会检查出她的身孕。
  黎七羽又不敢自己随便吃药,虽然房间里准备着医药品箱。很多药孕妇是不能吃的,这点常识她懂。
  这个孩子注定命运多舛……从发现它的存在起,薄夜渊包括她在内都想害它,连感冒都不放过它,想要威胁它脆弱的小生命。
  好冷……黎七羽从架子扯下男士浴袍。

  浴衣刚包住自己,闻到满满的男性气味,像他环抱着她……
  很嫌弃他穿过的味道,却也顾及不了更多。
  【黎七羽……】他旖旎的情话在她耳边,滚烫的气息舔着她小巧耳垂,【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这辈子我会给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宠爱……】
  呵,他只是随口说说,转眼当屁放了忘了。
  早晨,黎七羽呼吸凝重,全身像被压过似的,又酸又疼。

  偏偏一睁开眼,又看到最不想见的那张脸——
  黎七羽气息燥热,鼻子像被塞住了一样呼吸不过来。
  她虽然睡着了,可像在冰山雪地里一样,浑身的细胞都在冷栗地发抖。
  薄夜渊嘴角猩红,他在浴室里看了她一整夜,她睡的真香,靠在墙壁也能睡着——
  她一定没有尝过思念一个人睡不着的煎熬,像她这样没心没肺的女人,怎么会有烦恼!
  “滚出去,浴室都不配你这样的女人待着!”薄夜渊迁怒地挥拳砸碎玻璃。
  既然无心的女人,不管做什么她都不会爱他,那他也不要爱了!
  他要把所有的感情收回来——
  黎七羽撑着墙站起来,身体软绵绵的,但她一点也不想要薄夜渊看出她的软弱病态。
  不能吃药,只能多喝热水。
  黎七羽抱着玻璃杯,一整天都锁在房间里,倒是叶之璐大早打扮得花枝招展,十几个佣人伺候她,前呼后拥地带着她出门了。薄夜渊一眼都没有再看她,将她视为空气。
  没有冷嘲热讽,她觉得更清净了……

  叶之璐不在,她也没有那么塞心。
  佣人来送餐的时候,她试过收买对方,让其把她的工具包找到拿过来。不过这些佣人显然是被薄夜渊严格警告过,根本不敢跟她搭话。
  没办法,她只好打晕了佣人,换了佣人装想出去……
  才出房门口被守卫识破,又给赶了回来。

  她甚至试过勾.引守卫,可惜美人计也失败了。
  跟美色起来,他们当然知道保命更重要。
  黎七羽白白折腾了一天,条件有限,能想过的办法她都试过了,薄夜渊这次是想告诉她,当初不是他对她放任自流,以她的小聪明,根本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倒是她的感冒更重了,晚薄夜渊没有回来,房间剩她一个人。
  那张床睡过他和叶之璐,她连靠近一下都嫌恶心,从衣橱里拿出毛毯铺在沙发……
  盖着厚毛毯,也把室内温度调到很高,她还是感觉冷。
  蜷缩着瑟瑟发抖,像睡在冰库里。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时佣人送来午餐,将她摇醒:“早餐放着你都没吃,是不是又想禁食了?”
  黎七羽疲惫地翻了个身,冷厉的眼瞪着佣人:“手拿开。”
  “哼,拽什么呀,被打入冷宫的滋味不好受吧?”

  “……”
  “能进少爷的冷宫,也是很多女人可望不可即的梦想。等离婚以后,你只能后悔了。”
  黎七羽蹩起眉,睡意昏沉问:“离婚?他答应了?”
  “少爷昨天回滨城了,留下你在盛市自生自灭。我听说他回去后,立刻去医院看老爷子了……还有,薄家昨晚开了家庭军事会议,以老夫人为首,全都要求你们离婚。”佣人说得很高兴,黎七羽平时对她们很凶,恃宠而骄,她们都看她不顺眼。
  薄夜渊回滨城了?难怪昨天到现在这么长时间,完全不见人影……
  “其实老夫人早厌烦你了,你连累少爷放下财团跑来盛市荒废度日……还好少爷及时醒悟……”
  黎七羽脸色怪怪的,薄夜渊都准备要离婚,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为什么还要关着她,难不成真打算把她关到死?
  “什么时候放我走?”
  “等少爷处理完滨城的事,会赶你走的,到时候你跪着求都回不来。”佣人更鄙夷道,“我听说,老夫人很喜欢叶小姐,连婚事都提了日程。”
  黎七羽扯唇冷笑,原来薄夜渊把叶之璐也一起带回滨城了?
  “薄家很重视这次婚礼,叶小姐你高贵优雅,更讨人喜欢。”

  黎七羽慵懒坐起:“如果薄夜渊没有跟我离婚,你会有多惨?这张嘴我会封七天七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