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8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都差不多,还是以前的更顺手!我不想再浪费时间跟另一个女人磨合。”
  他选择她,因为她顺手?用的习惯?
  黎七羽捏起他的下颌:“可惜,被弄脏的男人,我不要。”
  “你以为你有多干净?”他身心专一干净对她,她不也推开他?“我不放浪形骸、恶贯满盈,怎么配得你矫揉做作,蛇蝎心肠?”
  “这里的空气臭不可闻,我想出去。”黎七羽别开脸,看他一眼都险恶。
  薄夜渊心口疼得揪紧,猛地攥了她的下巴,狠狠碾压下去唇瓣。
  他被烫伤的舌头满是泡,放肆地搅进她嘴里!
  黎七羽脑子里空白了几分钟,剧烈挣扎起来……
  薄夜渊按着她的手压在门,狂风肆意地席卷她,如同暴雨扑打着花瓣。
  她的睡裙被揉起来,修长的腿拉高。
  黎七羽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小裤裤被撕碎了!

  她狠狠咬住他的舌,发狠地咬他,下了最大的力气,恨不得把他的舌头咬断!
  薄夜渊溃烂的伤口痛得抽气,松开唇,带着血的唾液从她嘴角滴下来。
  黎七羽那双眼,充满了可怕的仇视,还有掩藏不住的嫌弃——
  “滚开!”
  薄夜渊眼里的残暴也被勾了起来,虎口掐住她的下颌:“既然嫌我脏,那你陪我一起脏到底!”
  黎七羽抬手想要打他,他才跟叶之璐翻云覆雨,他怎么有脸把别的女人才用过的东西……放她身体里来?

  “我们是夫妻,该臭味相投、狼狈为奸。把你也弄脏了……和我一起脏到难舍难分……”薄夜渊握住她的手指,放进他口里舔着。
  他舌的伤口触到她指的咸涩味道,又疼又刺.激。
  黎七羽的身体被他粗暴地往一提,他力气惊人,她被托起来脸与他极近平视。
  男人的手攥住她的腿,将她抵在门,蓄势待发。
  “薄夜渊,你不能……唔……”
  他以口封唇,堵住她所有的拒绝!
  她昨晚用过测孕纸,显示她已经怀孕了……
  怀孕初期不可以剧烈运动,流产风险很高……
  如果薄夜渊粗暴占有她,一定会发生悲剧。
  黎七羽抗拒得厉害,不让他得逞,在大力的磨蹭恨不得撞断他的傲然。
  薄夜渊倒抽了口气,紧紧地掐住她钉在门。
  她越反抗得厉害,他越愤怒!
  突然,她停止挣扎,眼瞳惊恐地睁大了——
  “进去了……”薄夜渊的眼眸撕裂地红着,带血的嘴唇挽起诡异的笑。
  她头发散乱,白皙的脸在挣扎时,被他死死掐着,留下明显的手指印。
  纤细的双腿,柔弱无依地挂在男性窄劲的腰。
  黎七羽呛然,怒声大喊:“薄夜渊你不可以碰我!因为我——”
  “不可以?”薄夜渊捏住她的牙关,低吼,“黎七羽,女王的时代结束了!你再也别想为所欲为!”
  我怀孕了……
  话已经溢到了嘴边,又狠狠压了下去。
  黎七羽诡谲地艳笑起来,如果没有叶之璐,她还会考虑告诉他——
  他根本不配知道!
  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她一点都没有准备,甚至没有想过是不是留下它。可是,她真的狠不下心扼杀一条小生命。昨晚一整夜,她都没有睡着,想到她要亲手扼杀自己的孩子,她跟黎母那样的女人,又有什么不同?
  孩子是无辜的,离婚后她也可以一个人带着。
  黎七羽的目光忽然落到大床,叶之璐听到说话声,早醒了。
  只是她才坐起来,看到眼前这一幕又躺了下去。
  意识到她的目光看向哪,薄夜渊笑得更坏了:“很介意她在场?”

  “……”
  “你跟叶小姐亲如姐妹,今天共同伺候我?”薄夜渊像被魔鬼占领,双手挽抱着她,如同抱一个孩子走向那张床。
  每一步,都让黎七羽轻轻抽气……
  “你有反应了,”薄夜渊摩挲着她,“黎七羽,原来你喜欢三个人?”
  黎七羽的手,狠狠地抓住他的头发:“薄夜渊,你让我感到恶心。”
  怒意冲毁了他的理智。

  薄夜渊只知道她恨他,不要他,看到他跟别的女人欢情也无动于衷。
  他受够了她那张冷漠的脸,只想疯狂地刺.激她,让她难受让她痛……
  仿佛唯有她鲜血淋漓地哭泣,才能慰藉他心脏的千疮百孔。
  嘭,两个人重重地一起倒在床。
  薄夜渊的重量压在她娇小的身,像一座巍然不动的大山。
  叶之璐吓得睁开眼,看到面前的景色又赶紧闭了。
  黎七羽一只手护在腹部,手心里泌满了汗水……
  有那么一瞬间,泪水要从她眼角流下来。

  他怎么可以这样伤害她,此时的她,有多脆弱?
  只要她说出怀孕了,孩子能留下来。可也意味着,她会失去一生自由。
  算她带着孩子跑了,孩子长得像他,以后她要怎么面对一张渣男的脸?
  薄家不会流落子嗣在外,更不可能放过她了……
  倒不如,借薄夜渊的手,扼杀它。
  这个想法让她眼神空洞,心脏像被拉扯着,猝然地跳了几下。

  她很狠,是不是?
  薄夜渊想狂风骤雨地撕裂她,可是她突然安静了,不挣扎了……
  苍白的小脸仿佛被蹂碎的花瓣的。
  黎七羽闭着眼,心脏绞痛难当,下意识抚住自己的胸口。
  薄夜渊想到她的心脏病,动作不自然变得轻柔……
  身下的女人让他极近疯狂,明明耳鬓厮磨地亲密,心却隔得那么远!
  黎七羽长长的睫毛滋润着,尤为地清冷。

  她觉得耻辱,叶之璐在她身后躺着,她甚至能感觉到另一个女人的气息。
  而昨晚,他们是在这张床********。
  黎七羽恨她还没有彻底强大,连孩子都保护不了。
  对不起宝宝……
  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滴下来,长长地流淌着。
  薄夜渊蓦然一僵,眼眸像瞬间挖去了精魂,空洞地盯着她的小脸。

  “这是什么……”他嗓音低沉,抬手滑过她眼角,泪水沾在他的手指,温热的还带着她的体温!
  黎七羽的泪腺像被唤醒,更大颗的泪水滚动而出。
  薄夜渊心脏锥心刺骨地疼了起来,掰起她的肩头让她半坐而起,摇晃地问:“黎七羽,你哭了?原来你这种心如铁石的女人,也会掉眼泪!”
  “……”
  “为什么哭?”他捧起她的脸,手忙脚乱地擦着。是为他掉的泪水?
  他开始后悔他的粗暴,他恨不得立即把她糅在心尖,呵护疼爱着。

  然而——
  黎七羽张开泪红的眼,绝魇地笑了:“只是……很同情此刻的自己。”
  “……”
  “被一只牲畜玷污着,连最基础的反抗力量都没有。薄夜渊,被你触碰我死了还痛苦,像掉进一个垃圾堆里爬不出去,脏臭得我想要吐了!”黎七羽流淌着泪水的眼只有蚀骨的恨意!
  那浓烈的恨像长出荆棘的藤条,狠狠抽打着薄夜渊血肉模糊。

  “薄夜渊,你在我心里像猥琐卑劣的老鼠,我只要一想到……我被你这样的男人禁锢在身边,我觉得我好可怜。”黎七羽抬手擦了擦眼角,“想到我要被你这样****,我想鞭尸你一百遍!”
  薄夜渊攥在她肩的手蓦然松开,离开她的身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