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7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高傲不过是骄纵出来的表象,并不是骨子里的个性。
  黎七羽眼眸里掠过淡淡的诧异,她们的命运好像有某种相似……
  洗什么澡,花了一个小时!!
  好不容易等她们出来,黎七羽拿了把剪刀,每个角落的探头剪断了线路。
  薄夜渊在隔壁起居室,明知道她们不可能发生什么,也感到心烦意乱。
  被咖啡烫出来一嘴的泡,辛辣的威士忌含进口里,疼得他深深吸气。

  也许她真的不在意他,没有女人在面对情敌时能泰然处之。
  【薄夜渊,其实我喜欢女人……叶之璐是我喜欢的那一款,我喜欢她……】
  混混沌沌,他眼前浮现两个女人纠缠的画面。
  薄夜渊手指一捏,酒杯裂出碎痕。

  起居室里亮着暖光,薄夜渊撞开门走进来,猩红着眼落在大床。
  两个女人皮肤白皙,大长腿,长发绝美,乍然看去像双生花靠着抱睡一起,美得不可思议。
  薄夜渊心口震荡得快碎了,冲到床前,一把攥住叶之璐!
  叶之璐习惯了抱着枕头睡,睡着后下意识朝黎七羽搭过去了一条胳膊和腿。
  剧烈的疼痛让她皱起眉,刚睁开眼对薄夜渊愤怒的黑眸!
  “薄帝,你喝酒了?”叶之璐吃痛地问。
  薄夜渊皱起眉,发现她们都穿着睡裙……看起来什么也没有发生。
  黎七羽冷然的嗓音传来:“滚出去。”

  薄夜渊收紧下颌,拦腰把叶之璐抱起来:“从今天起,你跟我睡。”
  黎七羽:“……”
  “还是,你更想侍候我?”薄夜渊沙哑着嗓音,狠狠盯向黎七羽。
  希望她开口留他,哪怕阻止他、骂他!

  黎七羽的脸,却依然是那一片冰冷的淡漠……
  “出去带门。”淡得像谈论明天的天气。
  薄夜渊心脏抽痛,她的老公马要跟别的女人睡了,她这样态度!
  “黎七羽,什么时候你空虚想要了,你把腿夹紧了,慢慢地回忆我以前是怎么占有你的!”他报复性地冷笑,“可惜这份幸运,以后不再是你的专属!”
  看着他抱着香软在怀离开的背影,黎七羽睡意一下清醒了。
  大半夜他闯进房间把叶之璐抱走……因为突然生理需求想要发泄了?

  他一向是个夜夜欢欲的男人!
  想到即将可能发生的,她竟觉得想吐。
  胃部难受地翻江倒海了起来。
  黎七羽下了床,冲进卫浴间,却只是朝马桶干呕地吐了些苦水出来。
  她心里划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前段时间跟薄夜渊做的频繁,他几乎是天天要!
  为了逼她怀孩子,他甚至像个塞子一样堵着她,不让精华流出来浪费掉。
  她虽然每天醒来后都会服用避孕药。
  黎七羽打开置物柜,除了卫生棉和各种女*用品,还有药类。
  她找到避孕试纸,这都是薄夜渊让下人准备的,很齐全,以备任何不时之需。

  她原以为,再不会有令她害怕的事,拆开纸包装的时候,她竟紧张得发抖。
  这个孩子不能来的,她计划好了,等处理掉黎百伊,她把叶之璐改造好推给他,她可以开始新的人生。
  【希不希望七爷怀孕呢?】
  黎七羽闭了闭眼,按照说明方法,将测孕试纸进行过尿检……
  后半夜,她靠坐在床,侧夜未眠。

  叶之璐被拽进房间,用力甩了出去,跌在柔软的地毯。
  薄夜渊危险的男人气息一步步逼近她——
  “薄帝……”叶之璐感到害怕,他眼眸里的嗜血,仿佛冥王来临。
  “从现在起,照我说的指令行事。”薄夜渊冷然扯唇,“否则,黎家的墓园里,会添一个新冢。”

  叶之璐揉着差点被扼断的手骨,毫不怀疑薄夜渊跺跺脚能踩死她,像碾死一只蝼蚁。她似乎……找错了避风所。
  “你让我做什么,我都配合你。”
  天蒙蒙亮,黎七羽才撑不住困意睡着,梦里可爱的宝宝倒挂在母体,睁开眼叫她妈妈。她想要抱抱它,它嘴角挑起邪恶的唇,背部撕裂出魔鬼的翅膀,成长着薄夜渊的样子破茧而出。犹如一团地狱之火。
  【黎七羽……你逃不掉了……】
  “少奶奶……你还好吧?”佣人看到突然惊醒的黎七羽,吓了一跳。
  黎七羽满额是汗,脸色难掩的疲惫:“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时间不早了,少爷让你给他送干净换洗的衣服过去。”小佣人一脸无辜,“他不喜欢我们这些下人碰他的私人物品,低等的味道会把他的衣物染脏了。少奶奶,你快醒来去吧。”
  黎七羽本来脑子乱糟糟的,被佣人一直哀求着也烦了,从衣橱里随便拿了衣服,等反应过来已经在门口了。
  佣人打开门小声道:“少奶奶,我不方便进去在外面等着。”
  很快,黎七羽知道佣人口里的“不方便”,是怎么回事!
  大床褶皱凌乱,白皙的女孩拢着被子蜷睡着,一双在外面的手臂和香肩满是红色吻痕。
  地扔着薄夜渊的衣物、鞋子,女式睡裙。

  叶之璐一个人睡在大床,想来一夜的激战耗光她的体力,她睡得香甜,而浴室传来水声。
  黎七羽像突然被灌进冰窟里,有瞬间窒息般的寒意。
  她扯了扯唇,让她送衣服是假,过来目睹他的糜烂放纵才是本意……
  黎七羽伸手去拧门锁,果然,从外面被锁了。

  咔嚓。
  浴室门打开,薄夜渊结实性感的身材滴着水,一丝不挂出现在她面前。
  他胸口的伤已经痊愈了,有着新增的疤……还有一道道像是女人挠过的抓痕。
  薄夜渊眼眸深谙的,像浓郁的黑夜走来:“她也是个雏。”

  “……”
  “黎七羽,你连唯一的优势也没了。”
  她的优势是雏么?!
  “后悔了?你还有机会……趁着我更习惯你的身体,对她还只是新鲜感……”薄夜渊嗓音低沉得可怕,走到她面前,极近的气息坏得邪魅。脸的深邃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
  黎七羽好像听到一个笑话,更可笑的是,她发现自己怎么会像个白痴似的还拿着他的衣服?
  一抬手,男人折叠整齐的衣物扔在他脸。

  薄夜渊脸色倏然一冷,看她转身要走,猎豹般扑来将她按在门。
  “黎七羽,签下那份誓言,现在还来得及——”薄夜渊浑身的肌肉噴张着,死死地抱着挣扎的她。
  他的心脏在胸口跳的有史以来的快,嗓音因为紧张而沙哑。
  黎七羽攥了拳,冷笑起来:“离婚吧。”

  “你以为薄家少奶奶是想换换的?受损的名誉你来负责?”薄夜渊冷凝,“你是老爷子钦点的,算我不要你了,也轮不到别人!”
  他断了她的后路,不让她妄想有离婚的可能!
  黎七羽讨厌他灼热的温度贴来,讨厌他像狗一样喷着热气……
  她也有洁癖,自己用过的男人,绝不能跟别的女人再染指!
  薄夜渊攥住她的肩头,让她面对他,深凝她道:“黎七羽,好好想起楚,你做错的每一步都是不可逆的。别等以后后悔!”
  黎七羽美魇地挽唇笑了,每个字都可以还给他。
  “对薄先生都没有区别为什么是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