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52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第一点奇怪的地方, 这样一个对民对朝廷有莫大的功劳之人,特别是开仓赈灾这一件事儿, 可是积了莫大的功德, 这样的一个人就算以后仕途上没有太大的成就, 起码可以安度晚年, 但是却为何会惨死在赴任的路上更是尸首异处连个全尸都没有?
  更有甚者, 这样的一个人有三子两女, 最后只留下一子, 其他的全部都惨死? 这不对劲儿, 老天有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如此一个杨奉贤似乎绝对不会有如此的报应。
  第二奇怪就是杨如是,杨如是这个人是个经商奇才, 杨家的家业在他的手里很快就发扬光大, 杨如是年纪轻轻的就成了洛阳首富, 并且他并非一个为富不仁之人, 做生意全凭良心并且对灾民多有救助。
  但是此人年纪轻轻的却废了男人之根本, 不能人道。 后来此人生意收缩, 并且在洛阳广设学院, 穷苦人家读书分文不取, 教育这件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可以说宋忠义对这个杨如是都是非常的敬佩, 敬佩此人经商头脑, 更是敬佩此人之胸襟。
  但是这样一个本身福寿兼具之人, 为何会中年身体抱恙, 后来更是死了一子只留一子, 再后来直接一命呜呼了?
  钦天监大人口中所谓杨家的善缘, 就是来源于这两代人, 可以说这两个人的确是不多得的好人, 咱不说好人有好报的说法, 起码这二人不该受此灾难却都是中年惨死, 这让宋忠义非常难以接受。
  而偏偏的,宋忠义是一个非常钻牛角尖的人, 他感觉这杨家之事颇为蹊跷。
  若是有善缘, 为何几代单传,家主中年惨死?
  若是天怨之家, 为何此次张真人都要下赦令保杨家香火?

  这之间实在是太过矛盾了。
  最终, 宋忠义决定走一遭, 去一趟洛阳, 他把这件事跟自己的同僚, 也就是那个钦天监大人说了一遍, 那人也表示赞成, 这次的洛阳之行, 他也感觉到了事情蹊跷的地方。 所以这宋忠义干脆报了个假, 没有用官方的身份, 只带了一个随从就奔赴洛阳而去。
  他此次去, 一是解心头疑惑, 二是实在敬佩杨奉贤杨如是包括冯金巧这几个杨家之人, 自己若能找到问题的根源, 也好早日为杨家解决。
  宋忠义到了洛阳之后, 直奔九道河子, 他最先看的就是杨家的风水, 包括整个杨家的坟, 更是打听到了杨奉贤那一支人坟茔的具体位置, 宋忠义看完之后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地方蹊跷, 但是前面说了, 他是一个执拗的人, 所以就连着几天干脆就蹲在了祖坟这边, 一个个的仔细研究, 从坟茔的埋势, 都地下的土质都一一的研究。 这一天他把几个坟茔下面取了土研究了之后天色已黑, 加上非常疲惫, 一不小心就在杨奉贤太公的坟地上睡着了去。

  在他迷迷糊糊睡醒的时候, 忽然感觉一阵大风, 睁开眼一看, 一个巨大的黑影带着一群不知什么东西扑扑愣愣的就朝着他给冲了过来, 他吓了一跳, 赶紧躲藏在两坟中间, 没过一会儿, 那黑影就带着一群东西落在了杨奉贤父亲的坟头之上。 宋忠义定睛一看, 这竟然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斑鸠带着一群小斑鸠飞落在此。
  宋忠义对风水涉猎颇深, 他马上想到了什么, 站起来一看, 杨家的整个祖坟园如同庄稼一样一排排而立, 恰似一个田野, 而这群斑鸠落在杨奉贤老爹的坟头上, 正是风水上所说的一种格局, 这种格局叫:“斑鸠落田阳。”
  这种风水格局写在一代风水大师赖布衣的青乌续里,  此等格局不需风水上的依山傍水却是一个极其显贵之地, 家中先人若葬在此地, 后人可出一“太师”。
  赖布衣那个年代的太师, 就是现在的丞相大人, 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上的显贵官职, 所以按照这个格局来说, 这杨奉贤刚好能入仕, 理应仕途上极其一帆风顺官拜当朝丞相!
  但是呢? 杨奉贤最为鼎盛的时候也就做了一个巡粮道, 这是一个五品官员, 离当朝一品还有一大段距离。
  这是为何?
  宋忠义知道, 风水大师赖布衣乃是神仙中人, 他对斑鸠落田阳之格局的理解绝对不会出错, 那为何杨奉贤早早的被罢黜?
  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正在宋忠义想的时候, 忽然从黑影里冲出来了几个人, 三下五陈二就把他跟仆人二人给摁在地上五花大绑起来, 一边绑一边打骂道:“竟敢擅闯杨家祖坟!”
  宋忠义解释道:“我们是路人, 路经此地休整一下别无它意。”
  绑他的其中一人笑道:“得了吧你, 像你这种盗墓贼, 我们一年不知要捉多少个, 还不是想盗我们家老爷子的金头?”
  “你跟他废什么话, 带回去见老太太, 也好领了赏钱喝酒去?”另一人道。
  ——原来因为杨奉贤的真正坟茔其实就在杨家祖坟里, 冯金巧挖金头救百灵那一次算是怕是暴露了位置, 所以在把金头埋回去之后, 夜间就派上人手在杨家祖坟这边巡视, 这几个人看到祖坟里有两个人鬼鬼祟祟的, 以为是想盗金头的贼人, 所以就把他们二人绑了回去押回杨家见冯金巧。

  见了冯金巧之后, 宋忠义虽然此时非常狼狈, 但是并不慌张, 他已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他非常钦佩的那一个女子, 不禁仔细端详起了冯金巧, 他这一看加上那眼神惹怒了下人, 上来就是一巴掌骂道:“ 看你娘的看!”
  “送官去吧。”冯金巧摆了摆手道。
  “夫人留步。”眼见着冯金巧要走, 宋忠义慌忙出声阻拦。
  冯金巧停下了脚步, 看向宋忠义, 一脸的疑惑, 既然是被捉现行的贼子, 冯金巧不想多言。
  “夫人, 我说我不是窃贼您定然不信, 把我送官也可以, 但是在送官之前可否听在下一言?”宋忠义说道。
  “你说。”冯金巧道, 她以为这盗贼是要求情, 若真的逼不得已那下不为例也好。

  “请夫人屏退左右, 此话只能单独言说。”宋忠义道。
  下人一听这窃贼竟敢如此张狂, 作势要打, 宋忠义说道:“我五花大绑, 定不能伤夫人分毫, 既然杨家多灾多劫, 夫人为何不抽空听我一言?”
  这句话, 才正中了冯金巧下怀, 她看了看这个窃贼, 只感觉这人虽然狼狈, 但是气度不凡, 那一身服饰也很精致, 并非一般盗贼能穿,就点了点头, 让下人们退了下去, 她坐在椅子上道:“那我倒要看看你有何见解。”
  “杨奉贤杨如是两代为善,结了天大的善缘却中年亡故, 杨家这两代人丁虽旺却多幼年夭折, 此事说不通, 我在杨家祖坟逗留已有三日, 今日终于发现, 杨家的祖坟别有蹊跷, 是那斑鸠落田阳之格局, 杨奉贤本能官拜一品, 但是杨家却为何遭受种种, 如同受到诅咒一般?”宋忠义说道。
  他的这一番话, 把冯金巧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马上招呼人道:“快来人, 给先生松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