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31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人说出体谅的话很正常,墨子寒这个变态要能说出这样的话,那也太惊悚了,她会以为这个世界玄幻了的。
  苏哲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向墨子寒报告,“墨少,墨董刚才问到你,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聊聊公司的事情。”
  “他原话怎么说。”
  墨子寒看着面前云集的宾客,今天是他父亲最溺爱的小儿子结婚,难得他还能想到自己。

  墨子寒眸光微沉,冷笑一声,除了对墨潇然溺爱放纵,他那个唯利是图利益至上的父亲对他可从来没有像苏哲说的这样客气过。
  苏哲知道瞒不过他,知父莫若子,何况墨子寒和他老子墨守成的关系,确实不怎么亲热。
  要不是墨子寒是长子又凭自己的能力自己开了一家公司远比一事无成的墨潇然强上太多。
  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墨守成如此偏爱小儿子,墨家的产业恐怕大部分都要交到墨潇然手里。
  苏哲清了清嗓子,转述墨守成的话。

  “墨董说,墨氏集团最近资金周转困难,想让墨少从寒芒影视注资,解决墨氏集团眼下的财务危机。”
  果然又是这样,墨氏集团有什么事,或者缺钱了,才会想到他这个所谓的墨家未来继承人。
  有什么好事却巴不得他离得远远的,都让墨潇然坐享其成了,他这个父亲倒也真是偏心至极。
  母亲温兰倒是会向着他,但她一向不过问也不懂生意上的事情,性格又太过温和,墨子寒也不想让母亲为难,从来没有说过这些。
  眼见着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一天不如一天,渐渐的他连回去,一家人吃饭的次数都越来越少,温兰不是没有问过他,也知道墨守成溺爱小儿子。
  可墨子寒毕竟是长子,长子身上肩负着墨家未来继承人的责任,温兰只当是墨守成将他当成未来接班人培养,难免严苛了一些,墨子寒没有说,她哪里会知道这些。
  “墨少,要不要过去和墨董说几句?”

  苏哲建议道。
  “不必。”墨子寒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什么财务危机?
  他那个父亲如今在商场上,进取不足,守成有余,怎么可能会让集团陷入这种危机?
  何况墨氏集团现在并没有交给他,父亲又如此重视墨潇然,给他安排了墨氏集团副总的身份,已经有心将他培养出来的意思。
  那他何必去多管闲事,何况母亲现在一定在父亲身边,这些事情他不想温兰知道,所以还是不过去的好。

  “哦。”苏哲在工作上,对于墨子寒的决策,一向都没有过多的异议,照做就是。
  何况他也看不过墨守成的作派,有好处就想着给好小儿子,出事就让大儿子上,这是什么道理,偏心也偏得太过了。
  他听到墨守成发话,也很不满,墨子寒会有这样的反应,他丝毫不觉得奇怪。
  白明月一直安静的听着他们谈工作上的事情,仔细想想,同样姓墨,苏哲又叫他墨董,既然是墨氏集团的董事长,那不就是墨子寒的父亲?

  这么说来墨子寒和他父亲的关系看来并不怎么好。
  不过这些她就是在心里想想,她现在最难受的还是自己被磨得血淋淋不用想都知道,现在一定惨不忍睹的脚后跟,哪儿还有空去管那些事。
  苏哲倒是望着白明月掩都掩不住的苍白面色,不由得皱眉,关心的问道:“白小姐,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哪里不舒服吗?”
  墨子寒闻言,也堪堪侧眸,看着白明月。
  白明月咬着唇,忍着痛勉强装出一丝轻松的笑容,“没、没事,就是鞋子磨脚,有点痛。”
  苏哲看着她勉强的神色,道:“白小姐,你的脚是不是被磨得很厉害?呆会儿,能走吗?”
  他说着,看了看墨子寒,他都能明显看出白明月是在硬撑,墨少到底怎么想?
  “可以的。”白明月一想到呆会儿还要从这偌大的酒店走出去,还要穿过城堡酒店面前宽阔的草地,然而再上车回去,不由得脸色发白,头皮发麻。
  却还是硬着头皮点头,丝毫不肯示弱。
  “磨脚的地方有没有破皮?严不严重……”
  苏哲好心的继续问道,正想问清楚白明月的情况,实在不行的话,他回到车上从备用医药厢里拿点创伤药过来给她处理一下伤口也好。
  白明月被他一直问弄得有些不自在,虽然明知道苏哲是一片好意,关照她,可她还是不想在墨子寒面前这么示弱,“苏特助,我真的不要紧,我没事的……”

  “够了。”墨子寒却突然沉了脸,沉声厉喝。
  白明月吓了一跳,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发火,旋即又很委屈,不由得红了眼,扭过头不理会。
  反正又不是她惹恼的他,关她什么事,她惹不起装死还不行吗?
  苏哲噤声,愣愣的看着墨子寒,墨子寒眸光阴沉的扫过白明月苍白的脸色,渗出的汗水濡湿了她的鬓发,她却一直在强撑忍耐。
  白明月的异样,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视线落到白明月的脚下,那一角淡粉色的礼裙下摆,不知何时染上一丝鲜红的血迹,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却逃不过墨子寒的眼睛。
  早在她时不时的,装作不经意的垂眸一直盯着自己脚下看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只是一直没吭声,倒是想要看看,她能强撑到什么时候。

  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嘴硬,明明已经快忍不下去了,却什么也不说,哪怕别人主动问她,关心她,也不肯说。
  这个女人现在在他看来不止白痴,还顽固的可笑,她这样死撑受伤的还不是她自己,何必呢。
  墨子寒看着她受伤的表情,强撑的样子,忍不住心头一阵烦燥。
  “墨少……”苏哲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发火,开口正要说什么,墨子寒已经看着他,沉着脸,冷声开口,“多事。”
  白明月垂眸,心头一寒,他自己冷酷无情就算了,也不允许别人体谅关心她,这是什么道理。这个男人也未免太过份了。
  苏哲张了张嘴,心知墨子寒明明不是这样的人,为什么偏偏要说这么伤人的话。
  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望着闷声不语的白明月,脸上一闪而逝的难过,不由得为她默哀。

  唉,惹上墨少的,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如果不是太过于了解他的人,都会忍受不了他说出的这样不近人情的话的。
  苏哲看了看白明月,又看了一眼墨子寒,道:“墨少有什么吩咐,没有的话我出去一趟。”
  他还是去车上拿点伤药过来吧,找机会帮着白明月上点药。
  墨少那个人完全是口是心非,他不会有那么残忍,而他看到美女这么受罪,也心于不忍做不到坐视不理。
  他和女人打交道太多,交往过的女朋友也不计其数,对女人比对自己还了解。
  不穿高跟鞋的女人在他的字典中几乎没有,而穿着高跟鞋的美女们人前风光无限,人后是什么样子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一看白明月的脸色就知道,她的脚一定被磨得受伤不轻。
  墨子寒目光冰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苏哲见状,知道他没什么事情要吩咐他,转身便走。
  “回来。”
  这刚走出两步,墨子寒便沉声叫住了他。
  苏哲回头望着他,不明所以,“墨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