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30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墨子寒不过是外人眼里看来的冷酷无情,这一点没有谁比苏哲更清楚。
  眼见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墨子寒冷哼一声,却答非所问,“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去公司。”
  苏哲一怔,旋即苦笑,不让他去公司,他就看不到那些漂亮的女明星了呗,算你狠。
  苏哲比了一个OK的手势,“别,我现在就去把她找来,不过,墨少,能不能提示一下,她去干嘛了?”
  “洗手间。”
  “我这就去找。”苏哲很识相的道。
  “找什么?”一道清丽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苏哲心头一喜,回头便看到白明月端着架子,从人群中一路摇曳生姿,款款的朝着这边走过来,眉心微蹙着。
  见有人看向她,她立刻展开得体的笑意,目不斜视。
  心里在却把脚底下这双好看却不好用的高跟鞋给骂了几百遍,好痛,她的脚跟都被磨得出血了呜呜。
  这个酒店太大了,她找个洗手间都找了半天,婚宴的客人太多,侍应生们忙得团团转,没人有时间带她去洗手间。

  她拉着他们问,得到的答复也只是随手一指,沿着他指的地方走去,七绕八绕的,又把她给绕晕了。
  只能逢人便问,这么一路找一路问一路走的,好不容易找到了洗手间出来,望着宾客云集的人群,她脑子开始蒙圈儿,记不得自己是从哪里走过来的。
  地方太大,人又太多,还得端着得体的上流社会交际礼仪,好不容易才穿过人群,糊里糊涂找了回来。
  脚背上火辣辣的痛,早就被磨破了皮。
  “找你呢。”苏哲笑着望着疑惑的望着他的白明月,笑得意味深长。
  “找我干什么?”白明月奇怪的,一边问一边走过来。
  即使她强忍着脚跟被磨破的地方传来的剧痛,很小步的走着,可走近了还是能看到她行动似乎有点艰难。
  苏哲盯着她迟缓的步子看了片刻,露出一个了然的笑意。
  苏哲耸耸肩,“这个嘛,我就不知道了,你可以问墨少。”
  他笑着看向墨子寒,“墨少,既然白小姐人过来了,那没我什么事儿我就先闪了。”
  回复他的依旧是一记冷眼。
  苏哲瞅着白明月直笑,说了一句:“白小姐,你应该很少穿高跟鞋,要是鞋子磨脚的话,就坐着别走动,反正你跟着墨少也不用走动。”
  说完便脚底抹油迅速开溜。
  白明月撇撇嘴,疑惑的看着他大步离开,他怎么知道她穿的鞋子磨脚,明明她没有表现出来,他怎么看出来的呢?

  再说一个大男人,对女人穿不惯高跟鞋并且磨脚的事情都能说得出来,他怎么会对女人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
  真是奇怪了。她是女人她不穿高跟鞋都不知道穿不惯高跟鞋会这么受罪,还磨脚磨得这么厉害。
  白明月回头,看着墨子寒冷漠的俊脸,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她也没有再说什么,更不会主动去问。
  她才不会自找没趣的去问墨子寒呢。
  走到他身侧的座位坐下,她四下看了一眼,没看到林黛沫的身影,不由得有些疑惑,黛沫不是说在这里等她的吗?人呢。
  一想到她是跟着萧庭天进来的,不由得有些担忧。
  可回头一看到墨子寒那张冷酷肃杀的脸,她想了想便明白了。
  墨少这样的气场,方圆几米之内寸草不生人迹罕至的,太变态了,黛沫一定是在这样的气压之下受不了,才会走开的。
  她是被逼无奈没得选,如果有的选,换做是她,她也不乐意在这样的男人身边多呆哪怕一秒——冷酷的让人要窒息。
  白明月四下望了望,确定没在周围人群里看到林黛沫,不由得有些失望。
  有个人陪着她在这座冰山下呆着也好啊,好歹没那么无聊。
  白明月不喝酒,也不敢喝饮料,生怕喝多了水又去上洗手间。
  这么大的酒店,哪怕知道洗手间的位置也要走上半天的,踩着七八寸的高跟鞋还得端着得体的礼仪姿态在人群中穿来穿去,不是一般的累啊。
  “白痴。”墨子寒却注意到她四处张望的眼神,知道她是在找刚才那个女人虚伪的女人,不由得冷哼一声。

  那个女人的虚情假意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只有白明月这样的白痴的女人才会被这么容易就蒙在鼓里。
  白明月闻言,不由得转头看向他发愣,他这是在说谁呢?
  墨子寒已经移开了视线,冷漠却优雅的举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周围没有其他人,他也没有看别人,除了说她还能说谁。白明月垂眸,被他的毒舌刺多了,早就虱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习以为常。
  虽然因为他突如其来的这两个字感到莫明奇妙,却也没有像刚开始那样,因为他一句话就气得不行。
  她没有多问,也没有生气,只是愣过之后,低垂着眸,小声嘀咕,“我是白痴啊,不然也不会遇到你啊。”

  她要不是白痴怎么会被人设计,又怎么会遇到墨子寒,更不会被他胁迫,当他的契约情妇,想想她就委屈。
  墨子寒冷眼看着她,问,“说什么。”
  白明月别开脸,摇头,“没什么。”
  察觉到那男人冰冷的探究的视线在脸上停留,白明月倔强的咬着唇,不吭声。
  你让我说我就得说啊,姑娘我偏偏不说。
  白明月很没骨气的想。
  脚后跟处刺痛的感觉一阵一阵的传来,她只要动动脚,就痛的难以忍受,忍不住的吸气。

  见没有人注意到这边,她拎起礼服裙宽大的裙摆一角,看了看磨得最厉害的右脚脚跟,血糊糊的。
  白明月咬了咬唇,一声不吭的扯开礼服裙摆,盖住脚背,在裙子底下偷偷把脚后跟抬出来。
  反正裙摆盖住了,在裙子底下也没有人会看到她这么失礼的动作,她实在太痛了。
  “脚怎么了。”
  她就坐在墨子寒的身边,见她时不时的看向自己脚下,偶尔像是吃痛的吸气,别人没注意,他怎么可能会注意不到。
  虽然并不想管她,可一想到她来这里是为了配合自己演一场好戏给人看,她要是有什么事一定会影响这场表演。
  想了想,墨子寒还是冷傲的开口,难得好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白明月咬唇,倔强的道,不愿意在他面前示弱。
  她就算有事也不会告诉他,还指望他能好心体谅他吗?
  怎么可能呢,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不趁机落井下石的折腾她就不错了。
  墨子寒眯起眼,俊美深邃的五官微沉,倏地倾身向她靠近,缓缓在她耳边吐出一句:“我最讨厌别人撒谎。”
  白明月身体僵了僵,男人话里隐隐传来的威慑不言而喻,白明月只好无奈的道:“鞋子磨脚,我脚后跟给磨破了,有点疼,不过真的没事,只是磨破了一点皮。”
  她这话半真半假,脚后跟被磨破一层皮是真的,不过不是有点疼,是非常疼,都磨出血了。
  对于本来就不怎么穿得习惯高跟鞋的她来说,实在是太受罪了。
  她目光盯着前面某处一直看着,刻意忽视墨子寒看着她目光如炬的眼神。
  墨子寒也不知道是对她如实的回答满意还是不满意,低冷的吐出三个字,“真没用。”
  白明月懒得跟他计较,她早就料到这个男人要是知道她受伤,一定不会有什么好话,更没指望过他能说出什么体谅她的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