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7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扯开蝴蝶结缎带,剥下来包装纸,看到一个类似超鱼缸的大玻璃缸,有半人高,贴着南极冰层的背景画。
  两只新生不久的企鹅摇摇晃晃在盒子里走着,不小心撞到玻璃,一个趔趄摔倒,模样煞是可爱。
  黎七羽眼神微亮,手掌贴在玻璃。
  企鹅并非只能在南极严寒地区生活,在38°的亚热带也能很好适应。
  企鹅宝宝是一对情侣。
  母的戴着蝴蝶结,系着女仆围裙,绣字:七七。
  公的戴着黑领结,身穿蓝色肚兜,绣字:夜夜。
  黎七羽嘴角勾起,好久没有笑得这么心无城府……
  她从食物盒里拿出小虾,揭开玻璃盖喂食。
  小企鹅待在礼物盒子里大半天,已经饿坏了,胖乎乎的小身子肉嘟嘟的可爱,跳起来接住小虾。
  落地的时候没站稳,摔在细软的白沙,憨态可掬。
  不知道七七宝宝踩到什么机关,突然发出薄夜渊霸道的声音:
  【黎七羽,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还不原谅我是想怎样?过去的事当两清了,南极的事我都没找你算账!】
  原来在玻璃盒子底下,有可触机关。
  【送你的道歉礼物,喜欢?】
  蠢货,连道歉都这么理直气壮,一点诚意都没有!
  不过,看在企鹅宝宝这么可爱的份,原谅他那么蠢好了……
  黎七羽喂了一罐虾,小心合盒盖。
  再回头去看起居室里浪漫的布置,也顺眼多了。
  黎七羽打开门走出去,嘴角勾着淡淡清浅的笑意……
  走廊拐角,高大英俊的男人,正对着纤美的女人!
  她的笑容敛起,眼眸泛着冷光,这才想起门口的超跑,原来是叶之璐的!
  她转了个弯要走,薄夜渊眼角余光看到她,冷笑:“薄太太,这是要逃跑?”
  “……”

  “看到情敌,落荒而逃么。”
  黎七羽向来强势,从来没见她甘拜下风过。
  薄夜渊心里一紧,希望得到她哪怕只字片语的在乎,希望她的眼神有一丝丝的温暖!
  她什么时候能退掉满身强势,像个女人一样依偎他!
  黎七羽的脚步停住,笑着回过身:“你们亲密,我不打扰。”
  薄夜渊看着她眼眸里的淡漠,心口像被劈了一刀:“你嫉妒了!”
  “薄夜渊,你这股自信从天来的?你跟什么女人在一起……我高兴还来不及,凭什么以为我介意?”
  “不介意你看到我们调头走?”薄夜渊喝了些酒,散发着强烈酒味,“你躲躲闪闪,不是有鬼?”

  叶之璐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箭弩拔张的场面……
  他们吵架,受益人是她,她很清楚。
  “薄先生这意思,我应该打她两耳光再走?”黎七羽看到叶之璐的笑意,抬起手要扫下去。
  大掌擒住她的手腕,薄夜渊冷笑斐然:“她是我的贵客,黎七羽你还没有资格动手。”
  黎七羽狠狠地抽回手:“不知所谓。”

  很好啊薄夜渊,偏帮别的女人,今晚你布置的一切全都记零分!
  薄夜渊伸手一卷,将叶之璐搂在怀,高高在冷俯她。他是看不惯她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嚣张!
  “喜欢我的女人多得是,黎七羽你除了一张脸,没有任何狂傲的资本。”
  叶之璐突然被抱过去,闻到男人雄性的气味,差点迷晕了。

  黎七羽冷笑了一声:“裱子配狗,天长地久。”
  “……”
  “你们很适合。”
  薄夜渊黑眸森然,看到她转身离开,心脏骤然紧缩了两下,那股横冲直撞的怒意无处纾解。
  “薄帝……她好像误解了?”
  他揉了揉胀痛的额头,猛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砰!人被甩了出去!
  “站住!我还没允许你可以走——”
  黎七羽听到身后追来的脚步,也加快脚步闪进房间,眼看着薄夜渊的脸在门缝里晃过,她重重地关门,按下倒锁。
  贱人……渣!
  她眼神冷厉来下来,好心情消失殆尽。
  薄夜渊重重地敲门,吵得她头疼。
  在杂货店里买的那些用品,回来被他没收了——

  不过此刻,真想拿仙人掌手套狠狠掴他十几耳光。
  温热的水流冲下来,黎七羽心情没来由地烦躁,没有人再可以影响她的心情,他根本不值得她多想!
  所以,为什么心里会有气?
  浴室门打开了,她懒得回头,直到男人的手掌握住她的丰盈:“黎七羽,你吃醋的样子真应该揽镜自照。”
  黎七羽冷冷目光扫去:“贱手拿开。”
  薄夜渊偏偏将她抱进怀里,她身湿一哒哒的水蹭到他胸膛。
  想到他刚刚才用这只手抱过叶之璐,她觉得脏,偏偏他喷着酒气的唇还压下来,试图吻她。

  黎七羽抓起沐浴瓶,狠狠砸在他头。
  嗤——
  薄夜渊退后两步,额头被砸破了点皮,大手按着伤处:“你敢砸我?”
  如果她心再狠点,甩过去的是玻璃瓶,而不是塑料瓶了。
  黎七羽披浴衣走出去:“不去跟叶小姐恩恩爱爱,来我房间做什么?”
  “想喝你的酸奶……”
  薄夜渊邪肆而笑,跟在她身后像一头狼。
  大手扯着身湿了的礼服:“你全身下唯一可取之处,是有一副好身材,技术不错!”
  “薄先生不要太井底之蛙了,这辈子你睡过我这一个女人,评断我技术不错?”黎七羽笑着散开高盘的长发,“以什么依据?你过了?”
  薄夜渊眼眸里燃起可怕的光火:“你希望我过?”
  “最好是现场。”黎七羽扬起下巴,“叶小姐不是在么,让她一起进来啊。”
  “现场?”薄夜渊的怒意冲吼间。
  “说得浅显易懂点的,叫三飞。”黎七羽挑起红唇,媚眼如丝,“作为一个男人,连这都没玩过,不会太丢分了?”
  薄夜渊浑身纠结起愤懑的肌肉,她希望他阅女无数……跟薄野薰一样,到处玩女人?
  男性的身体跃然扑来,将她死死地压在床,雄伟地攥住她的手置放在头顶。
  “黎七羽,你说的话不要后悔!”
  “叫她来。”黎七羽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薄夜渊玩女人最好,也省得她每天被他当发泄工具!
  不过她有洁癖,可不喜欢跟女人共享同一个男人——他只是搂过叶之璐,她已经觉得他脏得不可救药了!
  “你要我当着你的面,玩别的女人?”薄夜渊握住她的下颌,眼神怪异,心脏扯痛。

  他的心撕扯得像碎片,她还可以不在意他到什么地步!
  “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妻妾成群,最好圈一个后宫?其实薄夜渊,你也该想想雨露均沾了。”
  “……”
  “去找别的女人玩,我保证不耍小心眼,跟她们和平共处,亲如姐妹。”

  薄夜渊心寒似铁,仿佛沉入无底的深渊。
  “我不会嫉妒你对别的女人好,我从来不屑你的宠爱。”她不是他的宠妃,她只做自己的女王!
  薄夜渊狷狂地冷笑起来:“话别说得太早了!”
  黎七羽身的重量撤去,薄夜渊下床,结实的背对着她,延伸出俊美的肌肉线条:“薄太太想清楚,要用什么花式,和她一起侍候我。”
  黎七羽眼神一黑,侍候他?
  “好啊,”她强挑笑意,“不过今晚你们先玩着,我累了,明天再来三人的。”
  “黎七羽,真到那个时候你别哭。”他冷言冷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