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6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久而久之,大家都私以为他不好这口。
  黎七羽下车的时候崴了脚,于是变成了这样。

  薄夜渊不嫌丢脸,她更无所谓了……
  何况这个占有欲极强的货色,给她戴了一顶垂下纱的帽子,不让任何男人窥见她的美!
  男人的商务会谈其实很无聊,他圈她在怀里,不让她离开半步。
  他的笔记本里下载了许多婴儿视频,开会的时候让她看。

  他每天强喂她叶酸片,塞一堆的婴儿书籍给她看,生病挂点滴的时候,也不忘让佣人弹奏幼稚的ABC音乐。
  用薄夜渊的话说,他未来的孩子不能输在胎盘里,怀孕时要每天胎教。
  黎七羽摘掉耳塞,将音量播放到最大声,打开一个黄页……
  英流利的外交官突然停止演说,整个严肃的会议厅传来娇媚的女声。
  薄夜渊的手在她腿狠狠揉.躏着:“关。”
  “我想学新姿势,来来回回那些腻了。”黎七羽故意给他难堪。
  薄夜渊亲吻她的耳垂,毫不介意道:“想要什么姿势今晚好好交流,我给你一整晚的时间提意见。嗯?”

  众:“……”
  这个骚.包奔放,一脸宠溺表情的男人,确定是薄帝?
  坐在他身的,是传说的薄夫人?
  黎七羽还想放肆,薄夜渊的手从桌下探进她的裙子里,低醇的嗓音沙哑了:“我不介意用手指服务你到会议结束。”
  黎七羽咬唇,他越来越不要脸了。
  结束商务会谈,薄夜渊带她去逛附近的商场,进的是婴儿用品区!

  大薄帝的用品全进口,不会随便购置,他不过是带她来体验。
  看着冷酷男人拿着奶瓶研究怎么泡奶粉……画风不对?
  “哇哇哇!”仿真娃娃被烫到,发出哭声,打分一颗星。
  偏偏薄夜渊锲而不舍……一遍遍塞进模拟娃娃嘴里喂奶!
  黎七羽:“……”
  很快,薄夜渊又对为宝宝换尿片产生浓厚兴趣……
  雷克也很惊诧,少爷仿佛被附体了一样,以前他从来没考虑过要孩子,薄老太逼了无数次,他从不心。
  “黎七羽!该你来换了!”终于学会为模拟娃娃换尿片,并且得到满星五分的薄夜渊,挑起英俊的眉拽她过来。
  黎七羽古怪地盯着他,薄家最不缺的是佣人,这些琐碎的事,用得着他亲力亲为么?
  “薄夜渊,这很无聊。”
  “你马要做妈妈了,还不做好功课?”薄夜渊将尿片扔给她,毋庸置疑道。
  她一直在吃避.孕药,怎么可能怀孕。
  不过薄夜渊曾跟雷克私下密谋,她排卵期为她人工受孕。

  黎七羽坏坏勾唇,他不会如愿的。
  “北枫……七羽?”她盯着货架的模拟娃娃念到。
  娃娃的外包装有名字:男娃叫北枫,女娃叫七羽!
  “薄先生想要我跟北堂枫的孩子?”她笑着勾住他的颈,“原来如此。”
  薄夜渊脸色倏然可怕,狂风骤雨的怒意。
  立即让雷克联系出厂商,24小时内更名,否则所有商品下架!

  “更名薄帝!”薄夜渊将男娃扔在地,狠狠一脚碾下去。
  大薄帝因此失去继续逛商场的兴致,带着她去了顶级私人会所餐厅。
  菜还没来,薄夜渊教她打桌球,她没有兴趣……桌球还用得着教?她早会了。
  黎七羽从架子拿出一把弓,对着靶心。
  男性的手臂从身后扶住她的手,为她放一根箭。
  他的气息灼热,男人好闻的雄性味道!
  英俊伟岸的身躯,在水晶玻璃酒柜映出璀璨的辉影!
  “集注意力,先学会不闭眼。”薄夜渊力量惊人,带着她一松手,箭直直了靶心,“你想学什么,我都教你!”
  饭后,他们走出豪华包间,经过奢华的赌场大厅。
  洛可可风格的主厅,水晶灯具缠绕着骷髅头和钻石,豪门阔少们一掷千金!
  薄夜渊护她在怀里。
  一双鹰疠的眼,透过声舍犬马的景象盯着她。
  黎七羽看到梭哈赌桌前,小厮正提着一箱筹码牌放到男人面前,一垒垒的纯黄金筹码——

  北堂枫身后缠绕着两个美女,目光森然盯着她。
  那眼神,像猎豹寻找到了猎物……充满了男人对女人发出的浓郁占有。
  黎七羽挑了下眉,身体还依偎在薄夜渊的怀里,大胆地伸出手钻进薄帝的衬衣纽扣间,在他的胸膛抚摸着,宣告所属地画圈。
  薄夜渊浑身一僵,幽暗不定地盯着她。

  黎七羽挑逗得厉害,望着北堂枫的眼神却充满了轻狂不羁。
  她,宁愿是薄夜渊的女人,也不想跟北堂枫这大仲马扯关系。
  “你在看谁?”薄夜渊发现她眼神不对劲,转过脸看去,小手立即捏住了他的下颌。
  “看谁都没有你英气,满场男人都之不及……”黎七羽踮起脚,双唇奉。
  薄夜渊背脊僵硬,眼眸里绽放着焰火!
  柔软的小唇,青涩地舔尝他。
  他胸口爆出闷吼,粗暴地将她卷进口,大掌按在她腰紧贴住自己,无法自控地热情狂吻,吮到她舌头发麻也不放过。

  黎七羽双手捧着他的脸,吻得难舍难分,火热缠绵。
  啵~
  终于分开的唇,像被摧残过的花瓣,柔嫩地娇魇。
  黎七羽手搂在薄夜渊的腰,微笑道:“还没吻够么?走吧。”
  “……”薄夜渊嘴唇珊瑚红,“理由!”
  黎七羽无语,吻他还要理由?他脑子太瓜了!
  “你今晚表现不错,赏你的。”
  薄夜渊被勾得心猿意马,雄伟的力量紧紧攥了她问:“黎七羽,你爱我了?”
  北堂枫捏着扑克牌,看着她摇曳多姿挽着薄夜渊离开,搁在男人背的手对着他竖出了指。
  嘴角扯出狷狂的笑意,从来没有女人敢如此挑衅。
  曾经那个他不屑一顾的女人,日新月异地变化……

  每次出场,都让他十足意外。
  “北堂少爷……”妖娆风情的女人妩媚揉捏他的肩膀,“该你开牌了。”
  【看谁都没有你英气,满场男人都之不及……】
  薄夜渊挑起唇,这真是她说的?

  雷克一脸莫名,少爷从回来一直这样笑得诡异!
  黎七羽的排卵期在一周后——
  他很快会让她有孩子。
  “今晚在会所里的话,你再重复给我听!”薄夜渊镬紧她期待着,嗓音黯哑。
  “我忘了……”
  他视若珍宝的话,她只是随口说说忘了?!
  “我对你这么好,还有什么不知足?黎七羽,算我以前做错过什么,你把我扔到南极差点害死我,已经还够了!”
  “还不够……”黎七羽描绘他的眉眼,才刚刚开始怎么会够?

  佣人手捧大束玫瑰花送来。
  薄夜渊绷紧下颌:“知道玫瑰代表什么?只要你每天都像今晚这样乖驯,我可以给你一切。包括爱情。“
  黎七羽挽着他的颈,讽刺笑了:“玫瑰代表血腥、杀戮,背叛!”她嘲笑他的天真,爱情怎么会是想给能给的?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