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6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栋梁示意刘卫红随他来,两人快步回到办公区那边,从保密电脑里调出了一份资料,指着上面的存照说:“柳小青,文工团歌手,春节到107基地慰问演出携带了窃密设备,后来随水推舟委托107部队长李牧接近他,发现她是被人利用的。这条线就暂时不用了,处于维持状态。”
  这件事情刘卫红当然知道,当时还是他提出让李牧帮忙的,只是后来调出的深入发现柳小青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卷入了泄密案件中,算是个无辜人,只等案子结束了再考虑如何处理。当时他也存了一些别的心思,既然乌鸦与柳小青有关系,那么养着柳小青这条线没准能成为破局的线索。
  眼下的发现绝对是重大进展,可是线头又回到了这位被他们派出的无辜人柳小青身上……
  “柳小青会是乌鸦的上级?”
  林栋梁不太敢也不愿意相信这一点,不敢是因为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柳小青这个女人就太可怕了,不愿意相信是因为,柳小青的嫌疑是国安这边排除的,柳小青重新被军方反谍部门纳入视线,并且极似乌鸦上级,那么国安的失责是跑不掉了。
  刘卫红凝重地说道,“目前只是有这个可能性,还不能完全确定。乌鸦在见台风之前首先与柳小青见面,很难有别的解释。乌鸦已经没有下级。”
  想了想,刘卫红说道,“林处长,对柳小青背景情况的调查工作,你们来负责吧。”
  林栋梁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这是适合的,刘卫红一来人手不足,二来是国安更了解情况。

  不过林栋梁提出了一个请求,“如果需要107部队的协助,尤其是李部队长,希望你们帮主协调。”
  “那是自然。”
  下午两点,杜晓帆提前半个小时来到了江边茶馆。那是沿江路的一栋高层建筑物,是泉州商会的地产,有顶好的可以居高临下看江景看临眺对岸的绝佳茶室。
  要了个茶室,杜晓帆点了大红袍,打发茶艺师出去,自己坐在那里泡起了茶,动作老道熟稔。在家时从喝大酒泡酒吧到喝茶玩茶艺和茶艺师,也是经历了一个过程。
  他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且与一些好吃懒做的富二代不一样,上学时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一个比较大的毛病就是太喜欢女人。用他的说话,十五岁破了身子之后,到参军入伍,拢共五年,他自己是数不清楚与多少女子有肉体上的深入交流的。
  头三泡喝完,乌鸦如约而至。
  杜晓帆连忙站起来,“吉姆兄。”
  “杜先生,抱歉,久等了。”乌鸦歉意道。
  “是我来早了。”杜晓帆道,“请坐。”

  两人坐定,一杯茶入口,杜晓帆说道,“不知道你爱喝什么茶,我就随意点了一些,味道还不错。”
  乌鸦知道这个地方,茶一般,消费不一般,做的大多是福建籍大多是泉州籍老板的生意,钱不当钱的。杜晓帆,哦不,此时应该是杜一凡,他的个人资料乌鸦已经拿到手,背景不一般,但家规甚严,可用的钱却是不多的。
  又抿了一口茶,乌鸦说道,“好茶,这里环境是不错,临眺江景。”
  “没错,一眼望去尽收眼底,心情也是舒畅的。”杜晓帆说道,流出一丝傲气。
  “消费也是不便宜的。”乌鸦说。
  杜晓帆呵呵一笑,“也不算什么。”

  分明乌鸦捕捉到了杜晓帆眼中闪烁了一下,底气不足,心里暗暗笑了笑。
  “吉姆兄,那天的事情,多谢了。”杜晓帆聊到正事,“家里的规矩比较多,若是老爷子知道我上班之余做那滴滴司机,是要发火的。本来早想请你坐一坐表示谢意,无奈这段时间单位工作比较忙。”
  “没有关系的,举手之劳而已。”乌鸦举了举茶杯,顿了顿,就着话题问道,“杜先生,我有一事不明,不知道方便不方便问问。”
  “请讲。”

  “据我所知,科研单位的待遇还是不错的,似乎用不着跑滴滴车补贴家用吧。恕我冒犯,没别的意思。”乌鸦说。
  杜一凡苦笑摆摆手,说道,“没什么的。其实科研单位没外人想的那么光鲜。当然了,私企不在范围之内。看似饭碗牢固,实际上除了工作稳定一些,待遇真没想象中那么好。除非能搞个重点项目。我是才入职,那点薪水说句难听的,勉强维持温饱。”
  乌鸦若有所思点点头,感叹一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就是那回事。也不能说很差,混个十年八年的,在金陵这个地方,好歹也能达到个中层水准,现在啊,还是得熬着。”杜一凡无奈摇头苦笑。

  “不知杜先生哪所大学毕业,学的是什么专业?”乌鸦问。
  杜一凡道,“航天科技大学,光电专业。”
  “很好的专业。”乌鸦说道,“我有一位朋友也是做这方面的工作,自己搞了个项目,然后成立了公司,三两年就起来了,很是不错。”
  “人比人会气死人的。”杜一凡呵呵笑道,递过来一支烟。

  乌鸦接过,说,“人挪活树挪死,杜先生完全可以考虑一下转个环境。”
  “我也想,可是我家老爷子……”杜一凡无奈苦笑,却是不再往下说。
  乌鸦笑了笑,没有继续问。再问下去就过于明显了。
  “吉姆先生是做哪行的?”杜一凡问。
  乌鸦谦虚地说道,“和朋友合伙开了个酒吧,做的庸俗行业。”
  杜一凡眼睛一亮,说,“酒吧?钱可不分高尚庸俗。酒吧好啊,日进斗金也不为过。哪里的酒吧?”
  “十字街口。”乌鸦道。
  杜一凡顿时高看了乌鸦一眼,说,“黄金地带,那里可是金陵夜场最集中的地方。吉姆兄你深藏不露啊,大老板。”
  “混口饭吃,若是有杜先生的才能,我倒是愿意安安静静搞搞研究工作。”乌鸦摆手说道。
  杜一凡呵呵摇头,并不接话。
  各怀鬼胎的两人暗地里频繁交锋,一会儿你主动一会儿我应对的,浅尝即止非常谨慎,都把各自的身份拿捏得非常的精准。论社会地方,酒吧老板不一定有科研人员的高,人家头顶上顶着科技工作者的光环,没准你家酒吧用的某些发光设备就来自人家的研究。论收入么,前者是甩后者几条街的。
  建立在各自的身份基础上,对双方来说,闲聊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一边要自然,另一边脑子要保持高速的转动不断三思要说出去的话到底符合不符合当前的身份。
  第一次正式见面也就如此,谁也不会主动表露出哪怕一点相关的痕迹,一个字也是最好不要提的。
  两个多小时后,杜一凡接了一个电话,随即抱歉说道,“吉姆兄,单位有点急事,我得回去一趟。本想请你吃顿饭喝喝酒,看来只能下一次了。”
  “没有关系的,下一次我请你。”乌鸦站起来和杜一凡握手。
  目送杜一凡离开,乌鸦顿时收起了笑脸,走到大面的落地玻璃前面,眺望着午后的江景,江面航道上各种江船是络绎不绝的。
  连续一周,李牧都在军区里面开会,107团编制计划研究小组大会小会天天开,光是临时会议就开了三次。与陆院的协调会开了两次。
  日期:2016-12-17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