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41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看着程浩文说,现在常委们刚刚到任,有很多工作还没有开展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忙着调兵遣将是大忌,光杆司令是没法干事的,真要把浦和区的诸多工作做起来,离不开底下那些中层干部,不管他们是哪个阵营的。
  秦书凯这么一说,程浩文立即明白了秦书记心里的顾忌,他沉默了一会,对秦书凯说,秦书记说的也有道理,可是纪委办案子,重要的就是快,准,狠,一旦案件的调查拖延的时间太长了,情势很有可能发生微妙变化,到时候,只怕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会给办案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秦书凯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老程,我也是纪委出来的干部,正是因为我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心里才会有些犯愁啊,这帮科级干部现在要动,但是没到时候,不动又影响办案进程,难哪。
  程浩文说,秦书记,要不,擒贼先擒王,只要邬大光倒了,就算是一面旗帜倒下了,这浦和区的机关干部立马就能认清形势,对于很多人来说,也算是敲响了一个警钟。
  秦书凯看了程浩文一眼,心里明白程浩文之所以说出这样的馊主意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跟邬大光这些年来的纠结,看来,不管到什么时候,别指望下属在你面前说话没有私心。
  秦书凯摇头说,老程,现在还没到动邬大光的时候,证据没有充分到可以让邬大光再也无法翻身的时候,就算是把邬大光给控制了,上头也会有人出面保他。再说,如果邬大光走了,来了一个朱大光、牛大光,对我们来说都是不好对付的角色,所以暂时稳定是必须的。
  程浩文见秦书凯不同意自己的建议,脸上的神情有些暗淡下来,嘴里却还是敷衍说,是啊,是啊,秦书记说的有道理。

  第二天,秦书凯没想到敬书记会不声不响的来到浦和。
  当秘书向他汇报说,秦书记,市纪委敬书记已经到了楼下,他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站到办公室的窗口往下一瞧,果真看见敬书记那熟悉的身影,已经从车上下来,正往政府办公大楼里头走来。
  秦书凯有些急切的口气冲着秘书责怪说,怎么到现在才汇报?
  秘书有些委屈的回答,秦书记,办公室也是刚接到电话。
  秦书凯头脑中不由稍微转悠了一圈,敬书记来到浦和区,却没有提前通知,说明敬书记很有可能是故意想要弄出多大的动静来,所以才会到了浦和区之后,才让司机打了个电话过来,确定自己到底在不在,***,玩什么?
  秦书凯原本想要亲自下楼迎接敬书记,这样想着,脚步不由迟缓了下来,冲着秘书吩咐说,你赶紧的,到楼下接一下,我在办公室坐等。
  秘书得了指令赶紧一路小跑下楼,不一会就听见一行人来到楼上的脚步声。
  敬书记出现在秦书凯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冲着正往办公室门口走的秦书凯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秦书凯却摇摇头,只是冲他礼貌的伸出一只右手。
  两人握手后,紧随其后的秘书识趣的把办公室的门关紧,领着敬书记的司机一边休息。

  秦书凯跟敬书记一道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老领导,你可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啊,怎么今天突然有空冒到我这里来了?
  敬书记神秘的笑道,秦书记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上次是谁在酒桌上跟我提及要提拔浦和区纪委的刘春花副书记当纪委书记的,我这次可是给你带好消息过来的,你却连声谢谢都不说,还一副不欢迎我来的口气。
  书凯伸手拍了一下敬书记的肩膀说,我怎么会不欢迎你老兄过来呢?我这中午还发愁找不到对手喝两杯呢,正好你来了,解决大难题了。
  敬书记听了这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冲着秦书凯调侃说,秦书记,你整个一酒坛子,当了这些年领导,还没喝够?
  秦书凯说,那要看跟说喝,跟你敬书记喝,三天三夜,我都不带说“不喝”两个字的,感情深一口闷嘛,跟兄弟一块喝酒,图的就是一痛快。
  敬书记冲着秦书凯笑笑,放低了声音说,这次过来,有件事,我要跟你透给信。
  秦书凯脸色严肃起来,什么事情,搞的神神秘秘的?
  敬书记叹了口气说,这次浦和区蒋曲瑞的案子,我算是得罪了大人物了,当初推荐提拔蒋曲瑞的市委夏邦浩副书记,因为此事情,现在跟我是对面不啃西瓜皮啊,上次在唐小平的办公室里,差点没跟我当面掐起来。

  秦书凯忍不住皱眉,有这么严重?
  敬书记说,怎么不严重!幸亏我拿了兄弟你给我的那什么猫屎咖啡提前孝敬给唐小平了,把唐小平哄的高兴,所以唐小平当天的态度还算是公正,否则的话,这两人之间要是有了什么默契,那天我可就要在书记办公室出丑了。
  敬书记这么一说,秦书凯大概能猜出当天在唐小平办公室的一些情形,他伸手拍了拍敬书记的肩膀说,放心吧,咱们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我听说那新来的夏书记也不算什么背景雄厚的人,要是上头真有人罩着,也不会一个正厅级的干部,到了底下连个市长都混不上,你说是不是?
  敬书记点头说,秦书凯,话是这么说,可毕竟他在领导的位置上,级别又比咱们高,他如果真要插手蒋曲瑞的案子,对咱们来说还是有压力的,为了你浦和区的事情,兄弟我可真是费心费力了,你小子可得把这份情给我记牢了,改天记得报恩。
  秦书凯听了这话,心里不由笑道,这孙子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了吗?他之所以这么积极插手蒋曲瑞的案子,还不是为了老相好赵亚楠竞标工程的事情,现在居然向自己讨好卖乖起来,真是有一套。

  秦书凯并不点破,只是敷衍说,行,你敬书记对兄弟自然是没说的,我心里明白就是了。
  敬书记说,还有夏书记的事情,上次听了你的话,效果还可以,可要是接下来,夏书记在蒋曲瑞的案子上给咱们使绊子,咱们又该怎么应付呢?
  秦书凯说,你记住了,对付他就一句话,有理走遍天下,他既然有心要包庇蒋曲瑞,提出来的要求必定是不合理的,就算他是天王老子也改变不了蒋曲瑞已经存在的反贪污受贿事实,只要手里证据确凿,你有什么好担心的,撕破脸跟他斗,我就不信收拾不了这家伙。
  敬书记听了这话摇头说,多一个仇人毕竟不是什么好事,依我看,夏邦浩要是对蒋曲瑞的案子表现的过于积极的话,很可能他本身也是得了蒋曲瑞的好处的,你想想看,现在这年头,下属不送礼,上头能有领导帮忙说话推荐,关键问题是,调查夏书记这样级别领导的权力不再咱们手中,否则的话,我顺道就把他给办了,看他还敢在我面前嚣张。
  秦书凯听了这话,脑中不由一闪,冲着敬书记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要他真的有违法行为,有什么不能收拾他的,大不了把案子交到省纪委,一样可以收拾他,省里如果有包庇的,我们就到中纪委,看看谁怕谁。
  日期:2017-12-07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