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4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天晚上,我早早把那些网友打发掉,上床睡觉了。
  这段时间没人来可怜我,接二连三的客户涌来,真的感觉累了。我想还是身体要紧,***我还没结婚呢,美好生活还在后面。
  可是睡到半夜,我被哭声惊醒,这是谁在哭呢?一定是那个臧琳。
  我打开台灯,推开房门,我听到臧琳房间里哭声很大。这小丫头片子怎么了?平时很开朗的,遇到啥事了?带着疑问,我敲敲了臧琳的房门。
  “臧琳,你怎么了?遇到啥事就和哥说,别哭啊!”我在房门外对臧琳说。
  臧琳没理我,哭声更大了。
  我这个人天生就听不了女人的哭声,估计这丫头真遇到什么事了,要不她不会哭得那样凶。
  我推了下门,但门被臧琳反锁住了。没办法,我还得在外面劝臧琳,“小琳,凡事要想开,没啥大不了的,天不会塌下来!”
  但臧琳依旧在屋里抽泣着,也不开门。于是我就在房门外,把劝人的话都说了,还说到人生是多么美好,多想想你那在海外留学的帅哥亮亮;什么日子还长呢,不要与命较劲等等,反正励志的、心理的、未来生活的,都让我统统讲了一遍,把我自己都讲累了。但臧琳哭声依旧没断。
  我突然想到,这小丫头片子关着房门哭,肯定是发生了伤心致极的事情,不会徐亮这小子把臧琳给蹬了吧。
  正当我想着,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正好撞在我脑门上,把我撞的眼冒金星,只见臧琳从屋里跑出来,飞快的奔向卫生间。
  我听到卫生间里,臧琳哇哇大吐,我连忙把纸巾和水杯拿过去。卫生间地上和洗手盆里早已让臧琳吐得面目全非。

  臧琳吐完后,手扶着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这丫头不会喝多了酒吐吧。
  “小琳,你喝了多少酒?”我急忙上去扶住她,这时臧琳整个身体瘫倒在我身上,我把她扶到床上,递给她一杯水。
  “小琳,有啥事和哥说,哥帮你忙!”我又劝臧琳。
  虽然有时很烦臧琳,但说句心里话,有时自己为安萍公司跑销售,臧琳就在家给我看店,接待客户,预约疏导,干的真不错。

  如果从吕大安那边讲,也是哥们的小姨子,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哥,徐亮不要我了!”臧琳说完趴我身上又呜呜哭起来。
  我惊呀问臧琳,“这小子真是王八蛋,他凭什么不要你?”
  真如我刚才猜想那样,臧琳今晚痛哭流泪肯定与徐亮有关系。臧琳平时像个假小子,也没见她掉过眼泪,我想就爸妈死了她都不带哭的。
  我劝臧琳分手就分手吧,这小子我看着就挺花,不可能相守一辈子的。
  没等我说完,臧琳就大吼一声,“是那个外国娘们勾引的他!他不可能不要我!”
  我看臧琳这样大声的喊,心想真是没辙了,在臧琳眼里,徐亮是完美无缺的,与别人女人乱搞,还说是女人勾引徐亮,臧琳听了徐亮的鬼话被骗了,我还有啥可说。
  我看正面劝说臧琳肯定不行了,只能先伺候着她,把她刚才吐地上的那些脏物收拾干净。

  “仓哥,我怀孕了!”臧琳突然静静地对我说。
  “哦,那是谁的?”我问臧琳。
  “是徐亮的!”臧琳对我说。
  看来臧琳真怀了徐亮的孩子,我随口说道,“那还不快去把孩子打掉,还给这小子留着呢!”

  臧琳腾得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我就要给他留着!说不定哪天他就回心转意了!”
  臧琳说完这话,真让我彻底醉了,这孩子脑子缺根筋呢,还是被徐亮洗脑了,太鬼迷心窍了,徐亮都提出与她分手了,还想生下孩子,她是不是疯了?我真的搞不明白。
  “你一个大姑娘未婚,还带着个孩子,将来会很难的,别傻了,趁着月数小,赶紧打掉吧!”我劝臧琳。
  “我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这是我唯一的希望了!”看来臧琳把孩子生下来的决心很大,不容别人相劝,我无语了。
  我给臧琳盖好被子,转身就走了。我实在看不透这个姑娘了,不,应该叫娘们了,彻底服气和失望了。
  “仓哥,你先别走,还有件事,我想让你帮我,好吗?”臧琳小声的叫着我,看来把肚子里的食物全吐出来,这是怀孕症状,如果再不去打掉,估计就打不了了。
  我转过身,看着臧琳,心想这丫头找我还有啥事?
  “说吧,都不是外人!只要我能办到的,在所不辞!”我信誓旦旦对臧琳说。

  “哥,我想嫁给你,好吗?”臧琳说完这句话,惊得我张大嘴,看着她,“小琳,你不是说胡话吧!”
  臧琳笑着对我说,“真的,难道我不配你吗?”
  我真是又一次被眼睛这个女人弄醉了,她居然说我配不上她,***我宁可去乡下找个村姑,也不能找你这样怀着别人孩子还不打掉的女人。
  我停顿了一会儿,我真让臧琳把我吓着了,我说,“小琳,你年轻漂亮,家庭也好,我是农村的,真配不上你,你还是再找一个吧,要不哥给你介绍一个?”
  臧琳听我这样说,哈哈大笑起来,“仓哥,看把你吓的,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别看你做情感疏导师,你的心思,我早就猜到了!”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小琳,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开!”我想徐亮这小子***把种子给臧琳种上,一尥蹶子跑到美国去了,让我给他擦屁股,这算哪门子事!
  我飞快的想象着如何应付眼前这个怀孕小娘子,臧琳只不定还会有什么歪招呢,我得做好思想准备,可不能随便承诺,这可是要生孩子的事,我还是个处男,还让我去接这烂事,那我比窦娥还冤呢!
  臧琳从床铺下拿出一张纸对我说,“仓哥,我这里有个协议,就只有你能帮我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没想到臧琳做事想的很全面啊。
  我拿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张与我结婚的协议书,里面明确了与我领结婚证,然后等徐亮回心转意后,再协议离婚,而且补偿我所有损失。
  没想到世上居然还有假结婚的协议,而且这份协议最让我生气的是,结婚后不同吃、不同睡,各自顾个人,还像往常一样,***!这都是啥协议,世上便宜咋都让你臧琳占尽了呢!
  我拿着这份协议对臧琳说,“我先回去考虑考虑,毕竟这是人生大事,我总的和家里商量一下吧!这不是一场戏,我也是主角!”说完,我回到自己房间。
  躲在床上,我思来想去睡不着觉,我不知道该怎么答复臧琳,谁我心太软了,她不找我帮忙,估计没人愿帮她,而且她也不放心。

  我越想越来气,是我命苦呢,还是我倒霉呢!有啥事也不想了,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没睡醒,就被臧琳的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我知道她是来催促那份协议的事。
  “仓哥,吃饭了!”臧琳用她那悦耳的声音叫着我。
  ***!今天太阳是不是又从西边出来的吧?以前臧琳懒的要命,从来都是我叫她,看来她的动力还是来源于那个远在美国的徐亮,已经给臧琳播下种子,即将结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