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4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孩走了出去,把门关好。
  陶成狠狠的瞪了一眼二哥,二哥很不爽的低下了头,嘴唇不停的动,不知道说了什么。
  田哲手指点在桌面上,说:“你们春华公司的人素质不高啊!”
  陶成的声音从心里传来。
  “妈的,气死老子了,怎么带了这么一个蠢货来。给我添麻烦,可是这董宁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是这家公司的,哎呀,完了完了,之前把他得罪的狠了,我这该如何收场啊!”
  陶成心里想着,嘴上解释道:“误会,误会,我们跟董宁是亲戚,是认识的。”
  田哲看向了我,说:“董宁。这事是真的?”
  我点点头,说:“是的。”
  田哲一拍桌子,对着我吼道:“董宁,你怎么做事的,你把公司当什么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知会一声,你眼里面还有没其他人了,春华公司的人是你亲戚,你应该避嫌的,不过一直以来你负责,现在怎么找别人,如果你在这里面动点手脚,你知道不知道你给公司带来多大的损失。”

  田哲这戏演的真好,这孙子估计也看我不爽,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骂骂我,过过嘴瘾,不过我耽误我的事。我不找他麻烦。
  田哲还是挺聪明的,我只是告诉了他大概方向,便想了这么多,还加戏,厉害厉害,果然会伺候人,揣摩人心。
  我说:“很抱歉,我知道错了。”
  我低下了头,再抬头的时候,发现陶成的表情缓和了,二哥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哈哈,天不绝我。董宁看起来在公司混的不好,被人骂个狗血喷头,他也就个底层职工,这个叫田哲的应该是领导,能做决定的,我还是跟他搞好关系吧,刚才吓死我了,还以为董宁会从中作梗呢,哼,也不过如此嘛。”
  这是陶成心中的想法。
  二哥的更简单,看到我挨骂,他心里便开心,大概他们都把我当成敌人,而不是亲戚,我有些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想,就是因为我跟他们没有相同的价值观,没有按照他们想的那样去做,所以便是异类,所以便被讨厌。

  人性,真的好复杂。
  陶成摆了摆手,说:“没有那么夸张,我们和董宁不太熟,不会做什么手脚的。请问你怎么称呼。”
  田哲说:“叫我田哲就好。”
  陶成说:“请问你在公司里担任什么职务,直呼其名好像有点不太礼貌,看你这么年轻有为,职位一定很高吧。”
  又见马屁。
  田哲笑笑,说:“我们公司没有那么多规矩,称呼我名字就好。”
  陶成笑笑,说:“那好,那你叫我小陶就行。”
  姿态真够低的,让人作呕。
  田哲说:“咱们开始吧。”

  说完,他扭过头,厌恶的看了我一眼,说:“还不赶快记录。”
  此情此景。让陶成脸上的笑更浓了。
  “那个,请问你喜欢什么?来的匆忙,什么都没有准备,你多担待,等会请你吃饭可以吗?”
  田哲笑笑,说:“咱们谈正经事可以吗?”
  陶成说:“好好,咱们开始。”

  接下来便是正式的谈判,合同的签订要多方面的,初期一个意向达成,之后还要有考察,看看对方公司的实力,现在满嘴跑火车的人不要太多。
  陶成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不过好的有限,一些关键性问题,他都回答不上来,支支吾吾,旁边的二哥更不要说了,他听的云里雾里。双眼都直了,看他那样子都快睡着了,心里唱着十八摸,想女人了。
  在此期间,田哲时不时的训斥我几句,挑我的毛病。看得陶成眉开眼笑。
  谈了一个多小时,没什么好谈的了,田哲让陶成回去等消息,陶成婉转的表达了想跟田哲深入交流一下的企图,隐晦的描述了吃吃饭泡泡妞,听得二哥在一旁吞咽口水。
  我很羞愧。二哥有点太不像样了,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更失败的是陶成,泡妞怎么可能吸引到田哲,有帅哥在还差不多。
  田哲婉拒了,不过话说的很客气,陶成笑了笑。一定认为这事十拿九稳了,送两个人离开了公司。
  田哲问我,“董总,这事怎么办。”
  我说:“你觉得刚才谈的怎么样?”
  田哲说:“太差了,专业方面不行,如果他们公司都是这样的人。比他们的资料差远了。”

  我说:“那就通知他们公司吧,他们已经出局了,至于原因,实话实说。”
  田哲点了点头。
  我走到窗边,往下看,其实什么都看不到,可是能听到声音。
  陶成正在打电话。

  “老婆,我来办正事,你猜我看到谁了?”
  “董宁啊!他就在跟我合作的这家公司上班。”
  “哈哈哈,他怎么可能为难我,你老公我是谁。”
  “董宁就是公司的小职员,他决定不了什么,我跟他们公司上层处的关系很好,让他们给董宁穿小鞋,给你出出气。”
  “今天回不去,晚上还有应酬,对,你知道的,要陪他们公司的人吃饭,不会找女人的,放心。”

  笑的很开心啊!
  不过,有你哭的时候。
  在窗前站了一会,田哲进来告诉我,白子惠找我,我进了白子惠办公室,白子惠对我笑笑,说:“田哲告诉我了。”
  我说:“你是老板,他告诉你正常。”

  这是公司的事,我不能一手遮天,况且就算我想,也做不到。
  白子惠说:“是什么亲戚?”
  我说:“一个表姐夫,一个二哥。”
  白子惠点了点头,说:“我懂了。”
  我说:“你别误会,他们公司不行,完全是因为能力问题,跟私人恩怨无关。当然,我对他们的态度有一定的影响,但不是绝对性因素。”
  白子惠说:“我知道,这一点上,我百分之一百的相信你,刚刚田哲都已经告诉我了,他们公司确实不行,派来的人更差,我已经让他去联系对方公司了。”
  我说:“让你见笑了。”
  白子惠说:“谁没有几个混蛋亲戚。”

  提起这个,我便想到明天的家宴。头有些大。
  白子惠说:“没什么事你可以先回去,看看资料就好,公司现在也没有你的位置,等段时间就好了,你会有一间大办公室的。”
  我想想,说:“离你办公室近吗?”
  白子惠说:“就在我隔壁。”

  我笑了一下,说:“你这样对我,我很不好意思的,想想我也没做什么。”
  白子惠说:“你千万不要这样说,你能做的事情很重要。接下来几家的谈判,还需要你呢。”
  我懂白子惠的意思,我的作用就是要知道对方的底牌,从而指定最合理的策略,这会为我们公司节省巨大支出。
  老板这样安排,我没意见。
  又说了两句,白子惠这边要忙,我便出了办公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