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27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黛沫不明白他突如其来的怒火,望着他泫然欲泣。
  却怕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被人笑话,压低了声音,几乎是讨好的问,“你到底怎么了嘛,人家哪里做错惹你不开心了,你说出来我一定改。”
  萧庭天见她这样子,软语温声之下,满腔的怒火总算消了一点,哼了一声,“改,你怎么改也比不上白明月。”
  长相气质这东西能改吗?
  林黛沫这么作小伏低的讨好他,不过就是因为他的钱罢了。
  白明月就不会。
  虽然萧庭天很不甘心,却不得不承认。
  男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好,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便越是不稀罕。
  女人对他而言,就是如此。
  林黛沫听到这话,不由得脸色一白,心下暗恨,倏地握紧了拳。
  萧庭天虽然长相帅气又有钱,出手也大方,可私下里并不好相与。
  犹其因为没有得到白明月,时常把气撒在她身上,她只能赔尽小心的讨好他。
  可他说她不如白明月,林黛沫恨得直咬牙,她哪里不如白明月那个没脑子又不解风情的蠢女人?

  她不解风情,不会陪萧庭天上床,也从来不和萧庭天亲热,她哪里比她强?
  心里虽然恨得不行,但林黛沫哪儿敢说出来,更不敢得罪了他。
  只好小心翼翼的赔着笑道:“庭天,你怎么又突然提到她了。”
  萧庭天睨了她一眼,冷哼道:“你没看到吗?白明月今天可是出尽了风头。跟她一比,你真不算什么。”

  林黛沫涨红了脸,却仍是奇怪的问道:“白明月今天也在这里吗?”
  她跟着萧庭天一起来参加婚宴,新人婚礼仪式一结束,萧庭天便不知道去哪里巴结权贵去了,没了踪影。
  她跟着别人走进酒店参加酒宴,一路也被不少浪荡的富家公子攀谈调戏。
  本不想放弃这种豪门阔少的机会,可又怕萧庭天看到了会不高兴。
  毕竟她现在还是他的女人,在她没有找到比萧庭天更有钱的男人要她之前,他一天没有踹了她,她便一天不敢生出别的心思。
  倒是没有发现,白明月竟然也在这里。
  “这怎么可能呢?”
  林黛沫不相信的道:“庭天,这是什么地方,白明月那个土妞儿,怎么配来参加这种婚宴。”

  她一脸的不屑,仰着自己精心描绘过的脸,傲慢的道。
  “你给我闭嘴。”
  萧庭天被她这个样子恶心的不行,指点着远处某个地方,酒宴专门为身份地位不一般的亲友设置的雅座,正在那里入座的白明月和墨子寒。
  似是恼怒,又似不甘,“白明月现在可不是什么土妞儿,看到那个坐轮椅的男人了吗?那可是墨家的大少爷,白明月攀上了他。”
  他咬牙切齿的道,白明月攀上了墨家大少爷,却背叛了他。
  林黛沫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开什么玩笑呢。”
  就白明月那个女人,就算长得有几分姿色也难掩一身的土气。
  怎么可能会和墨家大少爷,这种高高在上,连萧庭天这样的人,也只有给他提鞋份儿的男人扯上关系。
  白明月给墨子寒端来几碟糕点,陪着他远远的离开人群坐着,可心头那股子阴郁之气,仍旧挥之不散。
  墨子寒扫了一眼面前搁下的精致糕点,瞥她一眼,冷着脸什么也没有说。
  白明月定了定心神,看了看他的脸色,见他不出声,她也不敢多说什么,生怕惹来他的不悦。

  她现在已经很累了,没什么精力也不想再去应付他。
  她从来没有想到,参加一场婚礼会这么的累,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光是站着听别人说话,应对别人的问话,就可以这么累。
  就像戴着面具,换上一层伪装的戏子在唱戏,她扮演的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这种感觉,真的很累。

  “你是来参加喜宴,不是来奔丧。”
  毫不客气的一句话,低沉冷冽,没有丝毫温度。
  声音不大,听得白明月莫名的一个激灵,忍不住扯开一抹笑容。
  她的脸色有那么难看吗?为什么他要这么说,再说了,在人家喜宴上说奔丧这样的话,太不吉利了吧。
  这个男人的毒舌她早就领教了,虽然不指望他会对她说出什么好话来,却也没有想到他会说的这么难听。
  墨子寒看她笑得比哭还难看,一阵恶寒,眉峰一蹙,十分冷漠的移开了视线,冷冰冰的道:“不会笑就别笑。”

  白明月:“……哦。”
  片刻,白明月呐呐开口,“那个,墨少,我……”
  墨子寒转着手里的高脚杯,晃动着杯子里的酒液,闻言,冷厉的吐出一个字,“说。”
  “我能不能去上一趟洗手间。”白明月苦着脸,她快憋不住了。
  墨子寒手中动作一滞,难得怔愣了片刻。
  见他不说话,白明月权当他默许了,“那我先去了。”

  她说着便直接站起身,墨子寒看她一眼,直接移开视线,端起手中的酒杯轻抿着,什么也没有说。
  白明月知道他这是同意了的意思,笑了笑,转身便要走,迎面便传来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儿,瞬间将她笼罩。
  白明月不由得蹙眉,抬头便看到一张娇媚的脸,正一脸欣喜的看着着她,“明月,你也在这里啊,真巧啊。”
  白明月皱眉看着林黛沫,不由得冷笑。
  确实巧,冤家路窄。背叛她的两个人今天都出现在她面前,能说不巧吗?
  见白明月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并不说话,林黛沫目光迅速掠过她身侧坐着的墨子寒,掩下心里的嫉恨。
  她根本不相信萧庭天说的,白明月能攀上墨家大少爷,特地找过来,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白明月今天身上穿的戴的,耀眼的让她感觉到刺眼。
  她强忍着内心的嫉妒与愤恨不平,故意装作偶遇她,她还有别的打算。
  “明月,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呢。”
  林黛沫亲热的上前,想要去拉她的手。
  白明月侧身一退,避开她的动作,心里压抑着怒火,脸上的满是疏离和冷漠,“不好意思,我要去让洗手间,麻烦让让。”
  她冷冰冰的道。
  林黛沫闻言,这时候,她哪儿还能得罪白明月,迅速红了眼圈儿。
  看着白明月,很委屈的开口,就差没哭出来,“明月,我、我知道你还在怪我对不对。”
  “怪你什么?林黛沫,以前是我有眼无珠看错了人,以后我们都没有关系了。”
  她这副样子,反而让白明月无法对她动怒了,只不过,她依然不会原谅她,所以,仍旧没有一个好脸色给她。
  无论是对她还是对萧庭天,都是她有眼无珠错信过的人,以后都不想见到他们,更不会和他们有任何关系。

  墨子寒侧眸瞥了一眼她们,神色寡淡,面无表情。
  林黛沫见他看过来,虽然只是一眼,不由得心下一喜。
  那个男人哪怕是坐在轮椅上,那种天生的,高贵冷势的豪门阔少的气度,也不是萧庭天这样的男人可以比的。
  何况,他比萧庭天有钱,更比他有身份有地位。
  林黛沫垂眸,掩下内心的喜色,眼见着白明月伸手要推开她离开,连忙趁势一把抓了她的胳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