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25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墨子寒的身份,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哪怕他双腿残废,能配得上他的,也只有豪门千金,世家名媛,怎么着也轮不到一个家境贫寒的白明月。
  这不是自降身价吗?
  眼见墨家人不依不挠的问着,萧庭天心思电转,迅速想了一句完美的措词。
  既不得罪包括墨子寒在内的墨家人,还能完美的回答这个问题。

  “上官小姐别误会,我确实没有别的意思,我和明月虽是校友,但我对她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她在学校交往过一个男朋友。”
  他的话到这里就停住,抬眸笑着看向白明月,带着一丝恶意,“是吧,明月?”
  白明月抬头看着他,迎着他的视线,咬牙冷笑,“是。”
  又如何?她承认又如何,她是交了一个男朋友,就那么一个,没什么不可告人也没什么说不出口的。
  上官映雪惊奇,“白小姐在学校交过一个男朋友吗?那是……”
  要是她没听错的话,白明月分明是才刚毕业的大学生,她要是在学校交过一个男朋友的话,那和墨子寒又是怎么一回事?
  以墨子寒的身份,白明月的身份,说不定她是抛弃了自己原来的男朋友,看上了墨子寒的家世才跟了他也不一定。

  上官映雪内心有些莫名的兴奋,这样的女人,就算墨子寒肯要墨家人也不会答应吧?别人又会怎么看?
  她一面说着一边看向温兰,果然温兰听到这话,也不由得皱了皱眉,虽然没有说什么,却明显面色不豫。
  上官映雪正要问白明月那个男朋友是谁,白明月面色发寒,墨子寒却直接截断了她的问话,镇定的吐出两个字,“是我。”
  上官映雪瞬间失声,萧庭天如遭当头棒喝。

  温兰听得头痛,正好这时候,有相识的宾客过来,眼见着无论是墨潇然还是上官映雪,都丝毫没有要前去应酬的意思。
  她只好说了一句,“你们别一直光顾着聊,潇然你等会儿还要带着映雪去给家里的长辈敬酒。”
  “知道了妈。”
  墨潇然笑着回了一句。

  温兰又看了一眼墨子寒,墨子寒向她点头表示让她放心。
  温兰于是没再说什么便直接走去,端起得体的笑容应酬,“王夫人,您也来了啊,这位是令媛吧,长得可真漂亮呐。”
  “哪里哪里,墨夫人,恭喜恭喜啊。”
  “咦,不是说白小姐在大学交的男朋友吗?怎么会是大哥呢?”
  上官映雪粉拳紧握,不满墨子寒如此维护那个女人,咬着牙紧跟着追问道:“是吧,萧先生。”

  墨子寒冷冷的扫他一眼,萧庭天畏惧的张口结舌,吞吞吐吐的道:“是,我是这么听说的。”
  墨子寒淡定的道:“明月是我暗中交往的女朋友,正因为她那时还在学校,所以没有公开。”
  白明月一怔,没有想到他会出声说出这样的话为自己开脱。
  “哦,是这样吗?”墨潇然似是十分惊讶。

  白明月垂眸,避开他探究的视线,聪明的没有作声,权当是默认。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丝毫异样。
  “有哪里不对?”墨子寒倒是淡淡一笑,冷郁的视线一瞬不瞬的看着墨潇然。
  “哈,当然没什么不对。”
  墨潇然笑得爽朗,看着白明月的眼神却格外意味深长。“只是没想到大哥眼光这么独特,白小姐还是在校学生就看上了人家。”
  “是么。”墨子寒勾唇,不置可否。
  “白小姐这在校女学生,可比很多社会上的女人更有魅力呢。”
  上官映雪不无讥诮的道:“爱慕子寒哥的女人可不少呢,哪个不是挤破头的,都盼着子寒能看上她们从此一步登天呢,白小姐还是学生在学校就能让子寒看上,很不一般呢。”
  饶是白明月再迟钝,也听出来上官映雪话里的嘲笑,还有莫名的敌意。
  她抬头看着上官映雪,扯开一抹从容得体的笑意。
  “上官小姐说笑了,今天是你和墨少爷的婚礼,你们还要忙着招呼其他宾客,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呢。”
  墨子寒闻言,眼里闪过一丝赞许,这个女人终于从被动中回过神来,知道怎么主动让自己摆脱窘境了。

  墨潇然扯开一抹笑意,望着墨子寒格外关切的道,“白小姐说哪里的话,不过我大哥的腿不方便,得麻烦你好好关照他。”
  他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刻意强调了一下墨子寒的腿。
  白明月倏地嫣然一笑,笑容格外明艳动人,墨潇然不由得为之神迷,脸上闪过一丝迷恋。
  只听白明月笑着看着他:“您说哪里的话,正如上官小姐所说的,爱慕墨少的女人数不胜数呢,能有这个福份照顾他的女人却只有我一个,又怎么会麻烦呢。”
  白明月眼风扫过上官映雪,看到她面色微僵,眼里闪过一丝快意。
  无论上官遇雪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这么三番两次的有意让她难堪。

  就别怪她利用她对墨子寒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让她难过。
  墨潇然也面色微僵,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白小姐倒真是心大。”
  墨潇然回过神来,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
  白明月笑着道:“我不是心大,只是没什么小心眼。”
  她一语双关,意有所指,上官映雪的脸色几乎难看起来。
  墨潇然一笑,似是高兴,又轻声叹息。
  “我大哥居然能遇到白小姐这么好的女人真是难得,像白小姐这样不但不计较我大哥身体上的残缺,还能如此……”
  白明月微笑打断他的话。
  “墨少爷,对于我来说,人呢,身体上的残缺没什么可计较的,最可怕的是缺心眼,身体看起来健康,心理却残缺了的人最可怕了,您说是不是?”
  墨潇然脸上的笑僵住,再也挂不住,这个女人居然说他缺心眼?
  “你什么意思?”
  上官映雪听着她毫不客气夹枪带棒的几句话,忍不住出声,有些生气。
  但还是要保持自己的修养和风度,温柔端庄的开口,“白小姐,你这样说话有点不太礼貌吧?”
  “上官小姐,当众揭别人的短更不礼貌,你说是不是?”她含笑看着上官明月,直接回敬道。
  上官映雪语塞。
  白明月继续道:“墨少的身体方不方便,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何必一再提起,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墨潇然已经丝毫不顾墨子寒的颜面,不客气的连残缺这样的话都能当众说得出口。
  难以想象,墨子寒这是没事,要是真残了腿,听到这样的话得有多难堪?
  一想到他们夫妇就算针对墨子寒也就算了,何故连她一并算上,步步紧逼。
  连她和萧庭天那点子糟心的事情也想挖出来拿来当众说,白明月心里有气。
  见他们不客气她更没必要客气了,如果不是墨子寒掐着她的命门,姑娘她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站着让人随便说的。
  墨子寒有些意外的看着白明月,好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一样,从来不知道,她还有这么牙尖嘴利的一面。
  他望着白明月的目光逐渐深邃,若有所思,唇边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或许,他到现在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一条蛇,轻易不会伤人,犹其是,当你捏住她七寸的时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