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24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喝,我喝。能喝到墨少爷的喜酒,是鄙人的荣幸。”萧庭天赶紧答腔。
  迫不及待的将酒杯递到嘴边一饮而尽,喝得有些急切,他甚至呛了一下。
  在旁人似有若无的笑声中,尴尬的举袖掩唇,心里暗暗恼怒,他怎么会这么失态呢。
  上官映雪脸上的嫌恶就差没直接摆出来了。
  白明月看着萧庭天这副姿态,也一阵无语。
  墨子寒倒是面无表情。

  上官景辰和父母被到场的其他亲友拉着去寒喧。
  温兰对别人一向不在意,何况到了她这个年纪,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呢。
  因着墨夫人的身份,各种姿态讨好她奉承她的人数不胜数。
  她早就看惯了,再说她性子本来就温和,再不喜欢也不会摆在脸上,让别人难堪。
  “子寒,你也别光让白小姐站着陪人说话了,带她过去找个地方坐坐,吃点东西,你身体不方便,这些应酬的事情,就不用做了,潇然和映雪都会理解的。”
  温兰看了一眼墨潇然,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这是当然,是我考虑不周,一直拉着大哥说话。”
  墨潇然心里有些不满,脸上却不露分毫,赶紧顺着温兰的意思道。
  “是,妈。”
  墨子寒点头,不必多说的话依然不多说,一惯的惜字如金。
  “白小姐,子寒不方便,就麻烦你推他过去,找个地方你也好好坐坐,累坏了吧?”
  温兰很是体谅。

  “没关系,我不累的。”
  温兰的友善,让白明月很是不好意思,总感觉受之有愧,十分心虚。
  温兰却不以为意,笑着继续问道:“要不要找个人帮忙?”
  “哦不用,我一个人可以。”

  白明月连忙道。
  墨子寒看她一眼,松开她的手,抬眸对母亲道:“明月可以照顾我。”
  既然儿子都这么表态了,温兰乐得看她们两人独处。
  笑呵呵的道:“那行,你们过去吧,我还得带着潇然他们去应酬一下家里的那些亲戚。”

  今天来的亲友,不说上官家的,单是他们墨家的亲眷,到场的就不下百人。
  一边应酬,一边还得想着有没有漏了谁,像他们这样的人家,是很注重这些亲友关系维护的,不能冷落了谁,更不能落下了谁。
  身份地位不如墨家的人,会觉得墨家目中无人,看不起他们。
  身份地位和墨家旗鼓相当甚至高于墨家的人,更不能得罪,同样会认为墨家不把人放在眼里。

  怎样都会授人以话柄,温兰本身便是世家贵族温世家族出身,应付这些人,无不大方得体,善解人意。
  难得的是她平易近人,也不端着架子,白明月对她,心生好感。
  她走到墨子寒身后,正要推着墨子寒离开,无意中瞥见的投过来的视线。
  萧庭天一边热络的和墨潇然介绍着自己,完全没注意其他人听到他提起的,听都没听过的公司名称,知道不过是个小资企业,看着他都带了几分轻袖视之意。
  萧庭天浑然不觉,一边仍有意无意的看向白明月,含着一丝怨恨的目光。
  她垂眸,心里不由得冷笑,她和萧庭天交往的时候,两个身体上的接触,仅仅只限于牵手拥抱,并没有被他占到什么便宜。

  不用想都知道,他一定很不甘心。
  白明月只当没看见,正要走开,却听到正在与萧庭天交谈的墨潇然状似无意,笑着大声问了一句,“萧先生,你刚刚说白小姐不可能是我大哥的女朋友,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庭天完全没有料到,墨潇然话锋一转,突然问出这句话。
  不由得愣住了。
  白明月脸色一白,头皮发麻。
  正要走开的脚步不由得为之一顿。
  果然,萧庭天一出现,就准没什么好事。
  只是她不明白,墨潇然就算关心自己的哥哥,也没有必要关心到这个程度吧。
  对于她这个,所谓的他哥哥的女朋友的事情,问得这么清楚,有必要吗?
  墨子寒冷寂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厉色。

  没想到白明月的身份,会授人话柄。
  可人是他带来的,白明月所承受的的所有难堪,都是因他而起。
  他墨子寒可以冷酷无情,却没有那么是非不分,这一点,他很清楚。
  何况,他的人,几时轮得到别人欺负。

  墨子寒眼里的厉色一闪而过,冷笑一声看着萧庭天。
  脸上却没什么表情,可萧庭天望着墨子寒的眼神,里面的冷酷肃杀不言而喻。
  他怎么敢得罪墨子寒,何况他还是墨家的大少爷,更不敢得罪墨家。
  “呵呵,我、我刚才只不过就那么随便一说。呵呵,随便说说的,墨少爷,你们别当真,别当真。”
  萧庭天脊背发寒,额头上渗出一层薄薄的冷汗,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去擦。

  “是吗?”上官映雪看了一眼墨潇然,却好像被提醒一样,难得的转过脸,正眼看着萧庭天。
  嫣然一笑,“萧先生刚才直接叫出了白小姐的名讳,看样子你们一定很熟吧。”
  萧庭天只好如实的道:“当然,我和明月都是A大的学生,我们是……”
  白明月身形一颤,又惊又怒的朝他看过去,萧庭天该不会说出他们是男女朋友的事情吧?
  虽然这是事实,可他在这种场合这种情形下说出来,明显不怀好意,她根本就无法想象,到时候她又会面临一种怎样的难堪。

  白明月用力握着轮椅,指节隐隐泛白,萧庭天?她不禁咬牙,看样子他是存心报复,要让自己难过了。
  “是什么?”墨潇然笑着追问道。
  “是、校友。”
  萧庭天看了一眼白明月,视线在墨子寒身上一掠而过,心头一冷,根本不敢停留。
  墨子寒什么也没有说,脸上甚至都没什么表情,就那么看着他,可即使这样,他的后背,还是不受控制的出了一层冷汗。
  最终,他咬着牙,在墨潇然的追问下,只好说出这么一句。
  白明月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上官映雪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她敏锐的感觉到这个姓萧的男人,看着白明月的眼神很不一般。
  笑吟吟的接着开口,“这么巧啊,萧先生居然和白小姐是校友呢,子寒哥你知道吗?”
  墨子寒瞥她一眼,淡淡的道:“无关紧要的人,不必知道。”
  “萧先生既然是白小姐的校友,白小姐的事应该知道一些吧。”
  上官映雪咬了咬唇,笑着继续开口问道:“你刚刚随便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墨子寒看着上官映雪,眸光冷冽,声音却平静无波,甚至扯起唇角,露出一抹笑意。

  “弟妹,今天是你和二弟大喜的日子,旁人的事,何必多问。”
  “大哥的事,怎么是旁人呢?”上官映雪听到他一口一个弟妹,心头暗恼,脸上的笑几乎挂不住。
  听在耳朵里,有说不出的刺耳,面色一僵,墨潇然倒是笑着很自然的接口回了一句。
  看着萧庭天,依旧笑着的脸,却多了几许冷意。
  萧庭天不由得暗暗叫苦,可心里,也想知道白明月怎么会突然成为墨子寒的女朋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