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20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像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一样保养得很好。
  或许因为家庭条件不好经常干活的原因,她手心都有些粗糙。
  墨子寒微微蹙眉,这种感觉却很真实,也莫名的让人安心。
  白明月脸上勉强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心里却在发毛。
  这样看起来温情款款的墨子寒,还不如摆出那张万年冰块脸呢,起码没那么膈应人——她瘆的慌。

  温兰深深的看他们一眼,满意的笑着,放心的离去。
  墨子寒的妈妈转身离开的一瞬间,白明月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从墨子寒手中抽回自己的手。
  然而并没有成功,察觉到她的动作墨子寒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加重了力度。
  将她的手牢牢握在手心,转而近乎强势的,与她十指相扣,不容她有丝毫抗拒的余地。
  白明月惊诧的看着他,墨子寒看着她,倏地弯起嘴角微微一笑,这一笑,仿佛春雪消融。
  那张冷俊的俊容上,重墨般绘就的浓眉,朗若星辰的眸子,薄唇含着微笑,端的是风姿出众,英俊无匹。
  白明月一时看得呆住,怔怔的一时之间忘了抗拒。
  墨子寒握着她的手微一用力,白明月恍如被催眠了一样,愣愣的照着他的意思俯下身去,听他说什么。
  墨子寒抬手,格外温柔的将她鬓边的碎发拂到她耳后,凑到她耳边,轻声低语。
  男人在女人耳边含笑私语,女人脸上闪过几分不自然,有羞有恼,这一幕看在外人眼里,有说不出的亲呢暧昧。

  只当是情人间的切切私语,纷纷好奇于墨子寒身边的那个女人,是什么样的身份。
  能让从来不近女色,向来冷漠无情的的墨少如此温柔以待。
  只有白明月知道,根本不是外人想的那样。
  墨子寒凑到她耳边,笑着对她说的却是,“白小姐,演好这出戏,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脸上的笑容,丝毫掩饰不了这句话里的冰冷肃杀之意。
  他这是再度提醒她,要配合他,当好他的女伴演好这出戏。
  白明月回过神来,直起腰,看着墨子寒脸上看似温暖的笑容,心里一阵一阵的发寒,哪里还有一丝绮念。
  她暗骂自己没出息,竟然会被墨子寒的美色所迷。
  白明月啊白明月,你不要命了,墨子寒再好看你也不能心动啊,一点也不能啊。
  这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啊,一个不小心你就死无全尸被他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白明月腹诽,嘴角的笑意却深了深,看起来格外甜美动人。
  聪明如她,怎么听不出他话里暗含的威胁之意。
  最明智的举动,无疑就是很好的,照着他的意思,配合着他演完这出戏。
  “墨少,这点不用你说我都知道。”
  白明月笑着说,她脸上的笑容有多甜美,心里怒意便有多深。
  她现在都佩服自己,明明心里对墨子寒恨个半死,脸上却还能笑得这么从容。

  演技最好的演员,也不外如是吧。
  她现在倒是觉得,她大学报什么财经系啊,应该去表演戏学表演才对。
  看看她现在的表现就知道,她简直太有天赋了。
  墨子寒勾唇轻笑,“知道就好。”
  他看了一眼两个人十指紧扣的手,意思很明显,作为他的女伴,他们之间的亲密举动都很正常,不亲密才不正常。
  原来她的抗拒,他都知道,而且很不满。
  白明月深吸一口气,抬起他们十指相扣的手,咬着牙笑着道,“那么墨少,我们现在是不是该进酒店入席了。”
  “嗯。”
  墨子寒这才撤了力道,白明月抽回自己的手,忍住想要在身上蹭两下的冲动。
  酒宴设在城堡酒店内。
  城堡酒店室外宽阔的草坪上,见证完新人举行婚礼的宾客们,都纷纷沿着百米长的红毯,朝着酒店内鱼贯而入。
  白明月推着墨子寒进去,沿路都有不少人冲着墨子寒打招呼。
  有熟识的亲朋,也有因为墨子寒的身份,上前客套寒喧宾客。
  其中有不少女人,因为墨子寒的身份,看到本人之时,被他出众的外表所吸引。

  即使他坐在轮椅上,那种气度和风华在人群中也十分耀眼。
  或倾慕或**的目光纷纷向墨子寒投来。
  而时不时落在白明月脸上的目光,却是或嫉妒或艳羡,甚至还有不屑的。
  人群中偶尔传来一两句窃窃私语,议论声。

  “啊,那位就是墨家的大少爷吗?长得好帅啊。”
  “人家还自己创办了集团公司,年纪轻轻已经是总裁了呢。”
  有知情的宾客透露出墨子寒的身份信息,可视线落到他坐在轮椅上的两条腿上,又不无遗憾。
  “可惜啊,这样的青年才俊却出了车祸,腿……哎。”
  仿佛意识到这样的场合说这个不太适合,说话的人赶紧将没说完的话咽回肚子里去。

  最终还是深深的,分外惋惜的叹气。
  “是啊,不然墨家大少爷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完美,全A市所有青年才俊的楷模啊。”
  有人附合的说法。
  还有女人却一直痴迷的看着墨子寒的脸,深深迷恋而爱慕。

  “那又什么关系,墨少是墨家未来的继承人,单是这样的身份,就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啊。”
  女人的声音不无嫉妒和醋意。
  “谁知道呢,长得倒是挺漂亮。”
  “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墨大少身边有女人,只听说他不近女色,也不喜欢女人的亲近,这个女人是谁还真不知道。”
  墨子寒无论是身份还是长相都太过耀眼,围绕他的八卦实在是太多。
  墨家和上官家的联姻,到场祝贺的宾客足足有四五百号人,人多嘴杂的,白明月想不听到都难。
  不过她也没在意,再怎么说,也不过就是说她虚荣拜金之类的话罢了。
  还能比对墨子寒说出怜悯的话更让人难堪吗?
  她真是佩服墨子寒,果然变态,明明是正常人,却被当作残疾人这么被人怜悯同情而无动于衷。

  她推着墨子寒沿着红毯步入酒店,新人和双方的父母都在酒店内与来宾寒喧着。
  婚宴同样采用西方自助式宴席,配着优雅的音乐伴奏。
  来往的宾客除了向新人祝贺,与双方父母亲人寒喧之外,熟悉的人都在互相攀谈。
  谈论着这场婚礼,或关于这场婚礼上出现的所有人和事。

  不熟悉的人也端着酒杯,四处交际着。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热情的微笑,嘴里说出来的,都是溢美之辞。
  一派热闹非凡、喜气洋洋的气氛。
  而在看到她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墨子寒走进来之时,双方父母包括那对新人的脸上,都不约而同的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
  “大哥,酒席已经开始了,快入座吧。”还是墨潇然率先出声招呼。
  已经换上一套红色敬酒服的上官映雪,端着酒杯站在墨潇然身边,格外娇俏美丽。

  “子寒,好久不见。”
  她笑意温柔的看着墨子寒,脸色有些不自然,却很快的掩饰住。
  大大方方的和墨子寒打招呼,没忽略他身边站着的白明月。
  墨子寒勾唇,淡然一笑,“祝贺你们。”
  “谢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