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6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蹩眉,在医院陪了一整夜,似乎陪伴着她,才能对罪恶的心灵进行洗涤。
  盛母曾经对她很好,为什么每个对她好的人都会悲惨?
  突然门锁打开了,有人走进来。
  一股阳光的味道似乎扑面而来……
  黎七羽勾起唇,淡然一笑:“之前姓高的主治医师,我已经让医院把他调走了,盛先生没意见吧?”
  盛十年手里捧着花卉,眼眸淡漠,一言不发。

  黎七羽撇过脸,看到他漂亮的侧脸。他的眼神琉璃般穿透她。
  “既然你来了,给盛阿姨办出院手续,接回盛家。”黎七羽从椅子站起来,“医院太不安全了,有人想害她。”
  “是你么?”盛十年嗓音低醇。
  黎七羽扬眉,什么意思?
  “她对你很好,躺在这里还不够么?”他淡漠地将花瓶里的鲜花换,“收手吧……”
  黎七羽心口被重重捶了一记:“你以为是我要害她?”
  “我见过百伊了,她伤的很重。”盛十年宽阔的背影在阳光下勾勒出弧光,“她只是个单纯的女孩子,我希望你的报复冲着我来。”

  单纯的女孩子?
  黎七羽扯笑。一个个都争着抢着要替百伊受伤!黎太太这样,盛十年也是!
  “她单纯,当年会置我于死地的?会挖我的心脏?”
  盛十年眼底的碎光一晃,“是我的主意。”
  黎七羽心脏绞了起来,眼圈微红,蓦然笑了:“黎太太说是她,你说是你?”
  “七羽,”盛十年微微握拳,低声说,“当初是你亲口同意的。”
  她同意的?所以呢——
  她被挖心了他无动于衷,黎百伊受伤他心疼了?
  “你变了。”他眼神清淡而悠远,“满心仇恨的你,不会快乐。”
  黎七羽挽起红唇,笑得高冷……仿佛谁也刺不伤她。
  盛十年终于转过身,从回到盛市,他的目光从来都是缥缈的,没有正视过她。
  他朝她走了几步,微微抬起手,想要触摸她的长发又僵硬落下,“我还是喜欢你以前的样子。”
  黎七羽的笑容更妖冶:“你喜欢以前的我,所以要把我的心脏挖给黎百伊。谁有我的心脏你喜欢谁?盛十年你的喜欢可真变态?别侮辱喜欢,你喜欢的一个器官?!”
  盛十年想要说什么——
  砰,门突然被撞开,走进来一群保镖!

  为首的保镖看了盛十年一眼,冷厉道:“少奶奶,请跟我回去。”
  “盛十年,我手里有黎百伊跟男人苟且的证据,还有她秘密约会高医生……”黎七羽从手提包拿出资料袋,摔在他脸,“你好好看看,她有多单纯?”
  “我答应过相信她,”盛十年没有捡掉落在地的资料袋,“我会做到。”
  黎七羽气到想扇他,肩臂却被保镖们架住:“少奶奶得罪了,如果你抗拒回去,我们只好押送你。”
  黎七羽这才发现,有个保镖端着摄像机对着她……直播?
  薄夜渊这么快从南极回来了?!
  “盛十年,你要怎么犯蠢是你的事,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没有将盛阿姨接回去,别怪我不择手段。”黎七羽恶狠狠地威胁,然后被拷铐链,像个犯人被押出医院。
  长排的车龙开回黎家,一进院子看到草坪空地,停着薄夜渊专用的皇家私人直升机。
  所有佣人兵荒马乱地忙碌着!
  主卧大床,森冷如帝的男人靠着大枕,面色失血的苍白。
  输液瓶静静挂着点滴……

  薄夜渊戴着氧气罩,英俊的面容满是戾气。
  他高烧反复,病情危险,随时可能长眠不醒……但他执意要求回国。
  连夜坐飞机赶回来,才到盛市派人去缉拿黎七羽了。
  床边的架子摆着播放屏——
  看到她跟盛十年在一起,薄夜渊脸色阴霾,当场气到呼吸不顺,医生立马给他加了氧气罩。
  佣人说黎七羽这几天彻夜未归,前两夜在酒店开房,昨夜去了医院。
  叩叩,保镖将黎七羽送进来。

  薄夜渊呼吸凝重,满房间的药水味道。
  他身赤.裸缠满绷带,整个人瘦了一圈,消瘦的脸颊更显锐利。
  兀立在床边的雷克顶着一张被扇肿的脸,冷冷地看了黎七羽一眼:“少爷还没脱离危险期,你已经犯了杀人未遂。倘若再让他病情加重,出了意外,我雷克算舍了命,也要第一个清理门户。”
  薄夜渊睁开幽暗的眼,盯着她。
  在南极,他要了命地想她,现在看到她却只想撕碎她那张冷血的脸!
  浓重的药味让她蹩了眉……
  薄夜渊嗜血地看着她走近,抬起一只手在半空,受伤的手也包了很多层纱布。
  她无动于衷,他一股心火来,猛地攥住了她的手腕,恨得一拽!
  黎七羽的身体往下跌去,扑倒在床。
  薄夜渊摘开氧气罩扔开,沙哑狠戾问:“想让我死?”
  “可光想也没用,你不是还好好活着么。”黎七羽只感觉手臂被攥得更疼,骨头都像要碎掉了。
  薄夜渊喉结浮动,脸色愠怒:“你说过接我回来——”
  可实际,如果不是他被救,现在已经死了!
  黎七羽淡漠:“我忘了。”
  她其实早有安排人在南极,发现暴风雪赶去接他的时候,他刚被救走。
  薄夜渊的唇扯开,龟裂的唇瓣扯出鲜血,宛如魔鬼般猖獗而笑。
  她把他丢在南极不管不顾,甚至能够忘了他!跑去医院跟盛十年雀巢相会!

  砰——
  他像丢一件垃圾。
  黎七羽被这股大力甩了出去,撞到一旁的斗柜,腰部碰到桌角,痛得弯了腰。
  一只珐琅马掉下来,砸在她脚碎开,疼的她更是咬唇。
  薄夜渊半躺起身子,雷克立即去扶他,为他垫高枕头:“少爷,你在输液不值得动气……”
  “我真想挖出你的心看看有多恶毒。”
  黎七羽苍凉地看着他,轻笑:“已经挖过一次了,所以我没有心了。”
  薄夜渊气得脸色发青,掀开被子要下地。
  雷克和几个医生都来拦他……
  薄夜渊气得恨不得硬生生撕开黎七羽,才走了几步,往地倒去,陷入休克。
  一时间医生佣人全都慌作一团。
  黎七羽拧眉,他的样子,真的病得很重……

  从医生的谈话里听出,薄夜渊体质虚弱,还处在危险期。他的脚因为冻僵,差点血坏死,如果时间晚了半小时,不冻死也要截肢。
  “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少爷。”雷克见少爷病情稳定下来,冷冷地问责黎七羽,“我信任你,把少爷交给你,你差点害死他!”
  黎七羽垂着长睫毛,眼神空冷。
  “明知道少爷两天没进食,你还把虚弱的他丢进南极挨冷受饿,少奶奶,你让我太失望了!”
  黎七羽只是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好像全然与她无关。
  雷克走出房间以后,她才走到床边,盯着薄夜渊僵白的面容!

  心里涌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她没想到他的病那么重。
  都是他活该的,他也罚过她,算扯平了!
  “黎七羽……”薄夜渊狠狠地从唇里逼出嗓音,涩哑叫她。
  黎七羽抿着唇,刚准备走,听到他肚子发出饥饿的声音。
  在梦里薄夜渊也饿了,沙哑道,“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吃!”
  他……梦见她做吃的给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