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21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吗?”红谣笑了:“以前也有人这么夸过,不过那都是我年轻时候的事情了,现在还听到有人这么说,嘿嘿,蛮意外的。”
  “嗯……”白文凯忽然感到有一股沉重感在心底涌起,同时也打开了他记忆深处的某个屈辱闸门。
  日期:2017-12-05 20:03:33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他还是个少年,上学时因为没钱买资料,所以决定一个人前去市区找他的父亲,而他在后来所看到的画面,令他永生难忘……

  你好美……
  父亲专门在沙发旁单膝跪地并用嘴亲吻着那块胎记。
  你好美,特别是那块胎记!
  ……

  回想着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白文凯有种抓狂的感觉,那段记忆已经给他留下了永远也无法磨灭的残酷印象。
  他已经想不起少年时的自己在后来是如何回家的。当时他的心绪是悲痛而又迷茫的,由于心不在焉,在回家的路上,他似乎还撞到了人,或许撞到的并不是人,而是街上的一根电线杆,他现在已经回想不起来了,他最后的印象便是父亲那惊慌失措的叫喊声:“干嘛呢你?出去,你快出去!”
  当那叫喊声再次在他心底响起的时候,他总会莫名其妙的涌起一种撕心裂肺的沉痛感————我是一个被父亲抛弃了的孩子,没有温暖的家。
  可我真的没有资格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吗?是谁毁了那个温暖的家?白文凯从后视镜上打量着红谣,眼神越发冷酷。
  日期:2017-12-05 20:31:12

  “我们才刚认识一、两天,你不觉得你现在的行为有些不成熟吗?”白文凯故作平淡道:“我是指随便上陌生男子车上的这件事,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是个搞传销的,或是说——一个碎尸犯。”
  “嗯?”红谣这次倒没有被吓到:“你是指平县的那起案子吗?”
  “哦?你听说过那起案子?”
  “当然。”红谣停顿了半晌,后说:“因为我就是平县人。虽然我现在很少回去了,但对于那起案子或多或少都是知道一些的,老实说,那起案子挺吓人的。”

  “吓人?嗬嗬——”白文凯冷笑了几声:“我们这里距离平县并不算远,而凶手可能压根就不是平县本地人,因为警方早就对户籍所在地为平县的男性居民进行了好几次大规模的排查,但依是查无此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凶手是个外地人,只不过比较熟悉平县,所以到平县随机犯案而已,他可能就是茂市人,比如说你现在所遇到的这名陌生男子,也就是我,难道你就真的不害怕?”
  “哈哈!”出乎白文凯的意料,这个时候红谣笑了:“你就别逗我了,我以前跟别人做过假证生意,所以在看到你的刑警证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那是真的证件。嘿嘿,刑警也是男人嘛,也有性需求,我懂的。至于那起案子,凶手好像是在1992年开始犯案的,你现在25岁左右对吧?这么一算下来的话,92年你才10岁吧?一个10岁的小孩怎么可能犯出那种案子?哈哈!你就别吓唬我了。”
  “哦。”白文凯没有跟着笑,只是面无表情道:“1992年至2011年,一共相差19年,你数学没有学好。”
  “哈哈哈!”红谣继续笑道:“差不多啦!总之那起案子不可能是你犯的。我现在在想,是不是因为你们丨警丨察压力太大,想抓到那个家伙想到疯了!哈哈!”

  日期:2017-12-05 20:37:14
  白文凯从后视镜上瞥了一眼红谣妖艳般的笑脸,心生厌恶,不再搭腔。
  红谣见白文凯没有搭腔,便不再妖笑。她把脸转向车窗,透过黑色的车窗望向外面漆黑的夜景。
  “这条街区看上去挺陈旧了,听说要拆了,对吧?”车子现在已经行驶到了城东旧街区,红谣说的正是旧街区上的房屋。
  “嗯,我们快到了。”
  “你就住在这附近吗?现在大多居民应该都搬迁去别的地方了吧,听说这里以后打算建成商业街。”

  “我是一名刑警。”白文凯顿了半晌,后咬了咬牙:“这里有我的记忆,我不希望这里被拆。”
  “嘿嘿,你想以丨警丨察这个身份违抗政府吗?当钉子户?”
  “呵呵,”白文凯反问道:“难道不可以吗?再说了,这个拆迁项目名义上是政府的,事实上,只不过是一些商人的把戏罢了。”
  聊到这里时,车子已经开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正如红瑶所说的,这附近的很多房屋都已经处于空置状态,已经没有多少户人家住在这里。在现在的半夜时分,路上更是连一个行人也没有,给人一种荒幽的感觉。

  日期:2017-12-05 20:44:16
  白文凯从黑色面包车上下来,到后面帮红谣开了后座车门,随后停好车向红谣道:“到了。”
  “老实说,这个点来到这里,现在我还真的感到有些害怕。”红谣下车后用手揉了揉颈部锁骨窝。
  “是吗?”白文凯上前靠向红谣,一边摸着她的那块胎记一边说:“等一下,还有更可怕的东西呢!”
  “嘿嘿。”红谣似乎在享受着被抚摸的感觉。
  “我们进去吧。”白文凯边说边把红谣靠引进屋。
  对此,红谣显得有些兴奋。
  有一句话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或许坏男人身上的确有着一种特别的魅力,女人明明知道那可能会导致危险的发生,却还是会情不自禁的靠上前。因为那种忽冷忽热的感觉最能使人迷恋、最能使人深陷。
  而红瑶正是如此,她把脸凑向白文凯。
  白文凯在闻到了红谣脸上的那股浓浓妆味后,本能的把脸别向了别的地方。
  白文凯在心理上对此十分厌恶,但在肢体上恰好能给对方制成一种忽冷忽热的感觉。

  日期:2017-12-05 20:49:13
  “怎么?”
  “没什么。”白文凯把右手从红瑶的腰腹部胎记处移开,随后插进裤兜,掏出钥匙,插进锁内旋转:“进去再说。”
  开了老宅大门后,白文凯绅士般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而红谣没有立刻进去,她向里观望着老宅,透过昏暗的夜色,叹道:“哎呀,看上去挺阴森陈旧的,你平时就住在这里吗?”
  “你不觉得这样才有气氛吗?”白文凯再次做了个请的手势。
  “嘿嘿,或许吧。”红谣终于抬起脚步走了进去。
  白文凯则在后面轻声的关掉了老宅大门。
  “墙角边上还有那么多蜘蛛网,哎呀,还有蟑螂,你也不打扫一下。”红谣进屋后开始左右打量起来。
  白文凯看着她左右打量的背影,脑袋里却混杂着各种令他抓狂的画面:父亲出轨、家庭破裂、弑父、那张照片、赤裸的女人、血腥的场景、那块胎记。
  我这些年都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这些年我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这些年我活得真的很压抑、很累,现在我只想把所有的东西都释放掉!
  日期:2017-12-05 20:52:21

  红谣还在打量着屋内,而白文凯在老宅门后拿起了先前藏在那里的几样工具,随后冷不防的上前用一个大透明胶袋将她给整个套住。
  面对忽如其来的套袋,红谣大喊了一声:“啊?”
  而白文凯并没有被那喊声吓到,因为他知道,在这个点上,附近不会有任何人过来打扰。
  之所以用大透明胶袋将她套住是为了防止挣扎时的肢体接触。

  在用大透明胶袋将红谣套住后,白文凯拿起先前准备好的电线,随后迅速上前套向红谣的脖子。
  虽然隔着透明胶袋,但那段电线十分硬朗。加上白文凯在背后使尽全力的疯狂拉紧,红谣瞪大着眼睛闷哼一声,想要拼命挣扎,然而,不消片刻,便觉得整个脑袋越来越涨,视线也变得越发模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