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20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现在看来,对方并没有那么笨,在还没有编设好其它说辞的情况下,还是先撤吧。
  “算了。”白文凯上前用掌拍了拍前台木桌,打算转身走人,却忽然愣住了。因为他注意到了对方的腰腹部,对方的腰腹部是赤裸的,在左侧上有块胎记,那块胎记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刻骨:“谣燕?”

  “什么?你认识我?”坐台鸡婆显得更紧张了,在惊诧了片刻后,转说法道:“不不,你认错人了,我叫红谣,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的,我想你认错人了。”
  对于“红谣”的这套说辞,白文凯不以为意,却没有多说什么。他直视着红谣,而红谣开始显得有些害怕,不敢与白文凯对眼。
  “你好美。”白文凯莫名其妙的说道:“就这样吧,我该走了。”
  说罢,白文凯转身离去。
  “嗯?”红谣看着白文凯离去的背影,满脸诧异。今天怎么碰到个这么奇怪的人?不过,自己已经四十来岁了,听到有小鲜肉对向自己说好美,心底多少都会有些得意。
  日期:2017-12-05 19:31:25
  红谣再次遇到这个怪人时是两天后的事情了。当时已半夜,前台及附近都没有人员来往,或许这个怪人是故意选择在这个时候前来登门的,谁知道呢?
  “我已经说过了,”见到白文凯再次前来,红谣说:“那东西我做不了主。”
  “不,你误会了,我现在对那东西已经没兴趣了。”白文凯顿了半晌,后继续道:“我对你有兴趣。”
  “你在说什么呀?”红谣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妆:“你就别逗我了,我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你呢,如果有野性,应该发泄在那些年轻的姑娘身上,对吧?”

  “一晚上,你跟我,一万怎么样?”白文凯看着红谣,脸色间却没有挑逗的意味。
  一万?听到这里,红谣有些心动。即使在这所楼房会所,那些年轻貌美的姑娘,一晚上的包夜费最多也仅是一千多块而已,更别说已经人老珠黄的自己。
  红谣在犹豫着,而白文凯再次开口:“两万。”
  “嗯?”红谣听后,越发心动,不过心里却还有个不安:“是在这里包房,对吧?我得先找个人看台。”

  “不,”白文凯盯着红谣一字一顿道:“跟我走,去我那里。”
  “什么?这个……”红谣虽然对钱很是不舍,但还是摇了摇头:“这个不行,真的不行,我们有规定的,不能随客外出,更别说我这个坐台的!”
  日期:2017-12-05 19:38:08
  “哦,是吗?”白文凯左右看了看,在确定没有第三者在场后,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了刑警证对向红谣严肃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一名刑警,这个会所将会在一个小时后遭到围捕,现在警车正在开来,对于你而言,这里很快就不安全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啊?”红谣听后,开始惊慌起来,连忙拿起前台电话话筒,想要向外拨号,却被白文凯用手按住了:“**那点破事我们刑警懒得管,刑警针对的主要是贩毒。不过,如果赶到的话,把你们给端了,也仅是顺便而已。”
  白文凯此刻的口气十分冷淡,而红谣的手已经开始微微发抖。
  “他们并不重要,别管他们了,你现在应该跟他们摆脱关系,以免到时候惹祸上身,对吧?”白文凯顿了片刻,后继续说:“你很美,我之前已经说过了的,我现在已经迷恋上了你。当然,我也承认这种迷恋仅是逢场作戏,可你也并没有失去什么,而且还得到了你想要得到的钱财,对吧?现在,你就跟着我入戏吧,我知道你是肯定会答应的。”
  白文凯说的这些话是有技巧的,先是编制刑警围捕的紧张气氛,后摆出诱饵,在言语口气间为对方作出肯定会答应的假设,对于那些意志薄弱的人,在这一连串的话术中,心理防线很快便会摇摇欲坠,而红谣正是如此。
  日期:2017-12-05 19:48:13
  “这……这……”红谣松开了话筒,手腕处却抖得越发厉害。
  白文凯这时双手上前握住她那发抖的手腕,并向外拉了拉:“别多想了,我们走吧,我在外面有车,再不快走就来不及了。”
  “嗯……”红谣心绪慌乱。
  或许……这名年轻男子真的能帮上自己……
  就这样,红谣糊里糊涂的跟着白文凯走出了会所,然后走进了一辆黑色面包车里。
  红谣对汽车的品牌有些了解,不过对于这辆黑色面包车,完全叫不出牌子。或许是因为红谣只记得那些高档的名牌汽车,而对于这种普通的面包车向来都是不以为意的。
  白文凯似乎看出了红谣的所思所想:“呵呵,出来执行任务,你认为上级会安排宝马给我开吗?”
  红谣没有搭腔。
  “别乱碰车上的东西,系好安全带,谢谢。”白文凯的口气很是冷淡。事实上,白文凯是专门在半夜挑没人的时候上前把红谣给骗出来的。在进入会所的时候,白文凯尽量不去触碰里面的物品,以免留下痕迹。在邀请红谣上车的时候,白文凯也在红谣坐的那个位置上临时铺上了个塑料坐垫,毕竟这辆面包车是白文凯从一个做二手车生意的朋友店中临时借过来用的。总之,也得尽量使红谣减少与车内物品的接触。不然如果警方事后过来调查车子的话,发现有红谣曾上过车的痕迹,那么,就很难自圆其说了。

  从后视镜上见到红谣系好安全带后,白文凯关上了车窗,车窗是黑色的,从外面难以看到车内的情形。
  日期:2017-12-05 19:53:14
  做完这些后,白文凯开动了黑色面包车。他是一名刑警,由于天生的敏感及本职的需要,他早就摸清了附近监控探头的覆盖区域,对他而言,躲开那些监控探头并不算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
  唯一使白文凯担心的是,从会所大门到车上的那半分多钟里,不知道是否有人注意到。
  或许那个时候街道上有个白文凯没注意到的行人注意到了白文凯,或许那个时候楼上恰好有人往下瞥了一眼,谁知道呢?
  不过话说回来,大半夜里到这条街上鬼混的人,要么就是卖身赚钱的,要么就是发泄欲望的,他们大多都是自私自利的人,对于与自己利益无关的事情,是懒得去管的。
  或许没人注意到自己,或许当时的确有人注意到了自己,但很快就会忘记,或许他们还记得,但他们懒得管,谁知道呢?
  这是侥幸的心理。
  事实上这的确有些冒险,不过有些情绪已经压抑在心底多年,不能再忍了!
  日期:2017-12-05 19:59:18

  黑色面包车逐渐开离城西琶塘,正往城东方向开去。
  “你左侧腰腹部上的那块胎记是天生的吗?”白文凯从后视镜上打量着红谣。
  “嗯,自小就有了的。”红谣这个时候已经不那么紧张了。
  “哦。”
  “你似乎很在意这块胎记。”红谣往窗外瞥去:“能开车窗吗?我有些晕车。”
  “不,这条路上有很多蚊、虫,最好还是不要开窗。”白文凯顿了顿,后说:“因为你的那块胎记很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