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18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2003年2月,凶手再次犯案!
  2003年冬天2月7号,平县郊区汉川路的工地旁发现了一包装有尸段的黑色垃圾袋。
  发现尸段的是一名农民工小伙,小伙倒并没有十分惊慌,他是工地上搬砖的农民工。早上过来上班的时候,发现工地旁有一袋黑色垃圾袋摆在路中央。由于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小雪,黑色垃圾袋上面还堆了一层薄薄的白雪。
  当时小伙以为是垃圾。所以,便上前想要拿起,打算扔进垃圾桶。可是拿起来后又觉得不对,便用手拍掉薄雪,随后打开垃圾袋,而垃圾袋里面装着的则是两条血淋淋的手臂!
  当时小伙一惊,黑色垃圾袋落下了地。
  不过年轻汉子就是年轻汉子。在缓过神后,小伙安排工友去工地里拿了几个路障交通锥在黑色垃圾袋外围四角摆放,随后打上警示胶带,并报了警。
  日期:2017-12-04 09:53:45
  警方得知消息后,很快便出警赶到了尸段发现处。
  经初步调查,排除了工地农民工犯案的可能。

  按照常理来说,凶手拋尸的时候,肯定是不会选择在开工的工地上,因为那样做,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据农民工小伙陈述,工地的工作时间为早上6点至中午11点,随后休息两个半小时,在下午2点半的时候继续开工,一般会从2点半工作到6点半,如果加班的话,最迟也只是上到晚上9点。
  在暴雨或是说下雪天,太寒冷的话,则肯定不会加班。
  工地里所有的农民工都表示,在2月6号2点半过来上班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袋装有尸段的黑色垃圾袋摆在路中央。
  想必凶手也不会在一群农民工在工地上开工的时候过来抛尸,所以凶手抛尸的时间应为2月6号晚上9点至2月7号早晨6点的这个时间段内,也就是开始下小雪的夜里。

  日期:2017-12-04 09:54:21
  因为已入夜,并且当晚比较冷。所以,路上的行人很少,已初步走访,却没有发现任何目击者。
  对此,警方有些头痛。小雪虽不大,但恰好能掩盖掉凶手的踪迹,是凶手特意利用了天气吗?或是说这仅是个巧合?
  正当警方思索着这些问题的时候,警局再次接到民众报警,报案人称发现了一包装有一条尸腿的床单,地点为居佐岗小区附近的垃圾堆里。
  随后,剩余的尸段不断被发现。

  日期:2017-12-04 09:54:57
  2月7号早上十点二十三分,大银铜巷13号发现一包装有另一条尸腿的床单。
  2月7号中午十一点四十分,居佐岗小区附近下水道发现一包装有尸脚掌的黑色垃圾袋。
  2月7号下午三点二十分,东郊桥附近垃圾堆里发现一大包装有死者上半身的灰色胶袋,死者上半身被砍了数十刀,多块皮肉及丨乳丨房、头颅缺失。
  头颅是在案发后的第四天中午才发现的,地点为岐崎大秧道山坡草丛的一角,是距离市区最远的抛尸点。
  头颅被装在一个黑色垃圾袋里,虽然弃尸地点为山坡,但凶手并没有挖地填埋,而是很随意的扔在草丛一角。
  至于死者丨乳丨房部位,至今下落不明。
  日期:2017-12-04 09:56:14
  已发现的尸体部位为七段,分别为双臂、两腿、一掌及躯体、头颅!
  而装尸物品分别为黑色垃圾袋、灰色胶带及床单,这些都是很普通的东西,平县的很多百货店都有出售,所以寻查出处买家非常困难。
  而且,凶手使用的这些物品比较陈旧,并不崭新,或许是几年前买的,或许更久。

  所以,即使警方排查整个平县百货店,找到出处买家的可能性也是渺茫的。
  这与人的记忆力有关,一个百货店铺的店主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各样不同的客户。他们有些是过来买方便面的,有些是过来买风扇的,而让你回想一个近些天过来买黑色垃圾袋及床单的人,你能回想起来吗?
  或许能吧,那么几个月前呢?几年前呢?
  当然,凶手也可能压根就不是在平县买的,但不管怎么样,警方都有调查的义务,而调查结果如先前所料想的那样,从这方面没有找到任何突破性的线索,反而浪费了大量警力。
  日期:2017-12-04 09:57:44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起案子里,死者头颅嘴角及口腔处含有粪便物。也就是说,凶手曾强迫生前的死者吞咽粪便,而这些粪便就是死者本人的。
  或许是因为恶心,凶手后来再次用胶带粘卷住死者的嘴巴,而这一次,凶手抛尸的时候,没有选择另行处理胶带,而是把胶带及头颅一起扔掉。
  胶带上印有凶手的指纹,而指纹对比的时间比DNA鉴定要快得多,对比证明,胶带上的指纹与“5.26白鞋子惨案”现场留下的指纹痕迹吻合,也就是说凶手同为一人!

  2003年2月8号,通过查询及对比失踪人口,死者的身份得到确认,死者叫乔恩恩,平县第六中学的18岁高三女学生。2月4号下午外出买慢画杂志时失踪,据走访调查,乔恩恩生前最后的出现地点为平县青铜路,则杂志店铺附近。
  2003年2月13号,法医从床单及死者尸体上提取并检测出了凶手的DNA。或许是因为凶手早就知道警方已经得到了自己的指纹及DNA特征模型,所以凶手对此早就不作掩盖。
  凶手或许是这么想的:我留下这些痕迹证据又怎么样?你们不是依旧拿我没办法吗?哈哈哈哈!
  日期:2017-12-04 09:58:36
  对此,冯磊感到悲愧,如果是当年的话,他会冲到街上,向外面大喊:有胆量给我出来!我跟你一对一单挑!
  可现在呢?冯磊已经逐渐迈入中年,不再年轻,且即将退出刑侦一线。他还有冲动去街上大喊吗?
  不,事实上那毫无意义,事实证明那震吓不住凶手,反而更凸显自己的无能。
  可现在应该放弃对凶手的追捕吗?冯磊的答案是:不。

  冯磊绝不会放弃。
  这不只是为了颖颖,不只是为了那些逝去的生命,还有刑警的职责,还有世间公道!
  可是有坚定的信念就能破案了吗?
  不,更重要的是突破性的线索,而这正是目前警方所缺少的。现在的警方对于这起案子的办案方式几乎可以用盲目来形容。因为没有找到破案的核心,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整个办案过程都有了程序化的偏向,毫无灵活性可言。
  警员们在这样的办案方式下度过了一年,却毫无进展,一直转着圈圈搞无用功。
  日期:2017-12-04 09:59:37
  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宣布解散专案组,因为这起案子已引起警界的高度重视。从名义上,除非破获案件,抓捕凶手,或是说证明凶手已经去世,否则,专案组永不解散!

  2004年2月1号,川头宣布撤县设市。
  2004年3月,开始发行第二代居民身份证,在北京、天津、上海及广州、深圳等大城市开展了第二代居民身份证的换领工作试点。
  2005年1月1号,全国的其它地区也全都开展了第二代居民身份证的换领工作。
  警界决定利用这次全国性身份证换代换领的机会去侦破那起发生在平县及川头市的特大悬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