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16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03 09:20:18
  宋兴明看完报纸后,把那份报纸塞到房间一角的旧书架上,随后蹲下,像是在找某样东西。
  “奇怪了,”宋兴明喃喃自语道:“怎么会不见呢?”
  床底下没有,宋兴明站了起来,随后开始在旧书架上翻找,可是依旧没有找到那样东西。
  宋兴明记得自己当年在“5.26白鞋子惨案”的案发现场里拍了五张照片,可现在少了一张。

  “到底哪去了?自己怎么那么粗心。”宋兴明抓了抓脑袋。
  “算了,暂先不管这些。”宋兴明心里思量着。
  在办收养手续的时候,宋兴明很清晰的记得,4月22号,也就是今天,是白文凯的生日,而且刚好周日,所以,现在应该去买份生日蛋糕,给文凯这孩子一个惊喜。
  想到这里,宋兴明拿起斜挎包背在腰旁,随后,走出了房间,走下了楼。
  日期:2017-12-03 09:22:13
  而另一个房间里的白文凯,听到动静后,从房门处探出头,恰好看到宋兴明下楼的背影。
  宋兴明走路的背影,依旧显得一瘸一拐,所以,白文凯看着难免有些内疚。
  宋兴明下楼后,很快便走出了家门,白文凯在三楼阳台上内疚的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背影,直至消失,才缓过神来。
  宋兴明离开后,白文凯显得有些落寞,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躺在床上,却放松不起来。他下了床,在房间及客厅处来回走动,却平复不了内心的那股冲动。终于,他停在了房间的旧书桌旁,旧书桌下有个小书架,他从书架里抽出了一本《青年月刊》。

  那本杂志白文凯先前已经翻看过了很多遍,里面的一些内容,他甚至都会背了。
  不过,白文凯此次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看这本杂志。《青年月刊》的第33页塞有一张照片,那是白文凯藏在里面的,照片就是宋兴明不见的那张,照片上的画面吸引着他,那是一种很特别的诱惑。或是说,对于人类而言,这种诱惑普遍存在,谁知道呢?
  日期:2017-12-03 09:23:51
  他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一些关于血腥暴力甚至是杀害的情节画面,这种幻想令他感到兴奋、刺激甚至是迷恋,可是当幻想结束之后,心头间却又会涌起一种罪恶感。
  我在干什么?长大了吗?或是说变态了?
  白文凯把那张照片扔在地面上,随后躺在床上猛抓着自己的头发,把枕头也踢下了床,显得很心烦意燥。
  良久过后,白文凯拿着那几张已含有乳白色液体的纸巾下了床,随后下楼来到一楼卫生间,把纸巾往蹲厕洞处一扔,然后拿起一个水桶,往蹲厕洞处猛冲。
  做完这些后,白文凯斜靠在卫生间的水池边,草草的用水洗了把手,然后用手撸了把脸。
  洗干净了吗?这样就洗干净了吗?
  白文凯抬起头,墙上污渍斑驳的镜子里映出一张被冷水浸湿的、苍白的脸,那脸上眼神呆滞。
  白文凯知道,镜子里的那张脸正是自己,不过自己熟悉自己吗?
  日期:2017-12-03 09:24:40

  正当白文凯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靠近的脚步声。
  白文凯是一个十分敏感的人,他知道,宋兴明已经回来了。
  想到这里,白文凯匆忙的走出一楼卫生间,随后赶回自己的房间里,把先前扔在地面上的那张照片捡起来,然后塞进《青年月刊》,最后再把《青年月刊》塞回旧书桌下的书架中。
  “文凯,在上面吗!”楼下传来了宋兴明的叫喊声:“下来,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嗯……”白文凯向楼下应了一声,不过那声音很轻,宋兴明或许压根就没有听到。
  这个时候,白文凯注意到床旁还有一个先前踢下去的枕头,便上前捡了起来,随后扔在床上。
  “我知道了。”白文凯揉了揉额头,随后左右打量了一下房内,在确认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后,口气稍微大声的向楼下应道:“马上下来。”
  “嗯,赶快哦!”宋兴明的声音显得很愉悦,对此,白文凯感到有些诧异。
  日期:2017-12-03 09:25:25

  下楼后,白文凯看到一楼的餐桌上摆着一份蛋糕。
  “嗯?”看到那份蛋糕,白文凯的脸色越发诧异。
  “哈哈!”宋兴明笑了:“自己的生日也忘了?”
  “我……”白文凯舔了舔嘴唇,显得有些尴尬,在顿了半晌后,轻声道:“嗯……忘了。”
  “真忘了?”宋兴明把蜡烛插在蛋糕上面,蛋糕是金黄色的,上面还堆着一层乳白色的奶油。
  “嘿嘿,”宋兴明边插蜡烛边道:“还有一个人帮你记得呢,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才下午六点多,看上去我太着急了,现在点亮蜡烛可不怎么漂亮。”
  “嗯……”
  “要不我们先等等吧,等到夜深以后再点亮蜡烛。”宋兴明向白文凯道:“对了,文凯,你以前有没有过过生日。”
  “我……”白文凯抓了抓脑袋,低头道:“没有。”
  日期:2017-12-03 09:26:15
  “这样啊,”宋兴明听后,舔了舔嘴唇,不过很快又笑了:“我以前也没有过过生日,听说这个好像是西方传来的舶来品,不过,还挺有意思的!”
  “嗯……”白文凯的回复依旧简洁,不过眼色间却多了一份感动。
  “哦,对了。”宋兴明拿起两件崭新的T恤冲白文凯微笑道:“生日礼物!嘿嘿,我专门挑的,是黑猫警长系列的哦!你看,这一件的图案,是黑猫警长指挥着小伙伴们,至于另一件的图案,嘿嘿,其实嘛,就是被追捕的坏蛋老鼠,一件指的是好人,一件指的是坏人,有意思吧!”
  “有意思。”
  “嗯?”宋兴明停顿了一会儿,一会儿后,才向白文凯继续笑道:“我以为你会跟我辩论呢!”
  “辨什么论?”
  “哈哈,其实也没什么,”宋兴明解释道:“两件衣服,一件代表好人,一件代表坏人,其实这是一种比较理想化的分类,现实生活中,“坏人”也是有行善的时候,“好人”也是有作恶的想法。”

  “哦,这个啊……”白文凯垂下头轻声道:“你说的对。”
  “是嘛?”宋兴明觉得白文凯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至于哪里不一样,宋兴明说不出来。
  他一边折叠T恤一边道:“嘿嘿,生日礼物好像是要装在一个礼物盒子里的。我没经验,不知道街上的哪个地方有礼物盒子卖,自己在这方面的动手能力又差,所以,希望你别介意。”
  白文凯忽然觉得有些鼻酸,在顿了良久后才道:“嗯,我是不会介意的。”
  永远……也不会介意。
  日期:2017-12-04 08:29:58
  2001年4月24号。
  案发后的第三天,警方开始引用警犬协助调查,警犬是外省的。
  其实,犬类的嗅觉敏锐程度虽然比人类要高得多,但在现实生活中,客观的干扰因素实在是太多,更别说已经案发三天。
  所以,平县警方对警犬的引用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而事实比预想中还要糟糕得多,警犬是从外省开车移过来的,车途大概为8个多小时,在到达平县后,车上的那几只警犬表现出了流涎、恶心、呕吐等症状,也就是所谓的晕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