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15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里刚发生了一起抛尸案,早晨5点多的时候,一名姓徐的女清洁工在东湖郊区打扫卫生,注意到马路旁的绿化带上有一大包麻袋。麻袋是黄色的,印有猪饲料的图案,不过麻袋的着地处似乎有些鲜红,当徐大妈拿着扫把上前想要蹲下仔细查看的时候,忽然,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这个时候徐大妈终于知道那是什么了,那是一包尸段!
  徐大妈被吓的差一点摔倒过去,连扫把都没敢捡回来,更别说上前拆开麻袋。
  当时徐大妈失魂落魄的跑回了家,在缓过神后,才在家里拿起话筒报警。
  日期:2017-12-03 08:50:32

  警方赶到案发现场后,很快便拉起了警戒线。
  这是一起抛尸案,死者为女性,年龄大概25岁左右,赤裸无衣物,嘴处有被胶带粘卷的印迹,头部被殴打至肿胀、淤青,上下身被肢解分离为三段,上身共有砍伤40多处,另有多块皮肉缺失,两条大腿被整个割下,在大腿处还有多处烟头烫伤,手腕处则有被捆绑和刀割的痕迹,且双乳及**缺失,脖部被虐待后切开。
  这显然是一起**案,凶手在虐待并杀害死者后,将死者肢解为三段,塞进麻袋里,随后抛到了东湖郊区马路旁的绿化带上。
  几名痕迹鉴定人员在戴上发套、手套和鞋套后,在马路旁蹲下,开始仔细的观察马路地面上的那些痕迹。

  日期:2017-12-03 08:51:07
  那么大的一包麻袋,一个人背着走过来的话,肯定会引起路人的注意,可是经过初步的人员走访,并没有发现类似的可疑人员。
  也就是说,凶手很有可能是开车过来抛尸的。
  那一年,冯磊45岁,额头间已有了浅浅的皱纹,利落的平头上也有了些许白发,已不像年轻时那么阳光刚正。
  和那些痕迹鉴定人员一样,冯磊在戴上发套、手套和鞋套后,也在马路旁蹲了下去,试图仔细的去琢磨马路地面上的那些蛛丝马迹。
  “通过这些痕迹,”冯磊不是专业的痕迹鉴定师,所以便冲那几名痕迹鉴定人员问道:“能确定是什么型号的车辆过来抛的尸吗?”
  “恐怕很难。”一名痕迹鉴定人员顿了顿,后解释道:“因为马路是平坦的水泥路,留下的痕迹并不清晰,而且这条路平日中就有很多车辆路过,那些车辆的车轮痕迹重叠在一起,所以,要准确的确认是什么型号的车辆过来抛的尸,非常困难。”
  “噢。”冯磊显得有些沮丧。

  日期:2017-12-03 08:52:04
  “不过,马路旁的绿化带上有几个脚印,从移动轨迹上看,非常可疑,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留下的,通过足迹鉴定得出,留下这串脚印的那个人,身高大概在1米69至1米75之间,现在我们已经拍照并记录下来了。”
  “身高1米69至1米75之间?”冯磊咽了一口口水,随后握紧了拳头,难道又是那个家伙吗?不过话说回来,大多平县男性都在这个身高范围内,是自己太敏感了吗?以那家伙的风格,都是先尾随后入室**的,死者多是死于自家家中,而这次不一样,这是一起抛尸案,虐待**的第一现场目前未知。
  冯磊沉默了片刻,随后来到了尸段旁,尸段已经被法医从麻袋里小心翼翼的移了出来,正打算装上警车,移去解剖室解剖。
  一名法医见到冯磊上前后,指着尸体向冯磊概括道:“死者女性,年龄大概在25岁左右,通过尸体僵化程度得出,死亡时间大概在昨天中午,至于更具体的死亡时间则需要移去解剖室进行解剖。死者生前曾受到过各种虐待,致命伤在脖部,嘴处有被胶带粘卷的印迹,腿处则有被烟头烫伤的痕迹,至于是什么牌子的胶带、香烟,还需深入鉴定。除此之外,尸体和麻袋上还发现了一些不属于死者的毛发、皮屑等个人生物微特征,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留下的,可以移交上去进行DNA对比。

  “留有凶手的DNA?”听到此处,冯磊的脸色缓和了很多,不过,想了半晌后,再次凝重起来。

  有DNA证据固然是好事,不过那起连环**案的凶手也留下了DNA证据,但直至现在都还没有落网,因为有证据,但却没有线索,虽然你对凶手的指纹特征比凶手本人还要了解,但如果你无法抓到他,无法进行对比,那么那些证据也仅是单向的而已。
  凶手既然选择抛尸的话,那么第一现场肯定对他不利,第一现场肯定会暴露出凶手的个人信息,所以凶手才会选择抛尸,那么凶案的第一现场在哪里?
  日期:2017-12-03 08:53:03
  想到此处,冯磊的目光停在了已装进法医透明物证袋里的那个麻袋上,麻袋是黄色的,印有猪饲料的图案,凶手会不会是养猪场里的工作人员?或是说一名屠夫?一般来说,屠夫的刀功都是有一定水平的。
  想到这里,冯磊转头瞥了瞥已移上警车的尸段,尸段分割处的痕迹显得很粗暴,不干净利落,并不像是一名合格屠夫的“作品”,是否会有这种可能,凶手是一名刀功精辟的屠夫,不过在肢解尸体的时候,故意放水,想通过这种方式误导警方的侦查?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凶手真有这个智商的话,为什么又会在尸体上留下自己的DNA证据?想跟丨警丨察玩猫鼠游戏吗?或是说那些毛发和皮屑根本就不是凶手本人的?是凶手刻意用来误导警方的?
  想来想去,冯磊觉得脑袋有些疼。

  还是等DNA鉴定结果出来后再说这些吧,单纯的猜测是没有用的。
  现在需要做的是寻查死者的个人身份,或许凶手和死者是认识的。如果那样的话,只要确认死者的身份,其它的问题就会自然而然的迎刃而解。
  当然,不能在报纸上大力宣扬这种案子,那么做只会引起更大的社会恐慌。那么,怎么确认死者的个人身份呢?调查近几个月的失踪人口,看看是否有吻合对象。
  如果那样都无法确认死者个人身份的话,那么,无奈,只能选择借助媒体的力量,不过标题和内容不能写的那么耸人听闻。
  ……
  日期:2017-12-03 09:19:36

  宋兴明是从警界朋友的口中得知这起案子的。现在,他坐在床旁拿着一份报纸,报纸的一角上报道的正是这起案子,而报道上的内容很简洁:2001年4月21号早晨,平县东湖郊区马路旁的绿化带上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据警方勘验,死者年龄25岁左右,身高大概1米63,皮肤偏白,身材苗条,短发,嘴唇右下方有一颗黑痣。若发现自己身旁有这么一名特征的女性失踪,请迅速与警方联系认尸,以下为茂市及平县区域公丨安丨局的联系方式:09xx——826xxx15;09xx——826xxx47。

  报纸报道上,只是一些简单的陈述,至于尸体的惨状,一字未提。
  对此,宋兴明叹了一口气。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和谐”社会,这个社会每天都会发生一些各种各样不同的罪恶,那些罪恶不值得被宣扬,它们被政府和媒体掩盖,只露出冰山一角,而大部分,在某个你不知道的角落继续沉沦腐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