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9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承为的手依旧搭在宋兴明的肩膀上。
  日期:2017-11-30 10:25:28

  好在何承为的回答与那孩子的事情无关,不过,却更令宋兴明感到悲怒。
  “平县发生的那起案子,”何承为顿了片刻后道:“省城的DNA鉴定结论虽然还没有出来,不过凶手在案发现场的一个茶杯上留下了指纹,你也知道的,指纹鉴定要比DNA鉴定快得多,嗯……没错,就是那家伙干的……”
  听到这样的消息,宋兴明的情绪反应很大,他想要站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腿还打着绷带。
  由于反应太大,腿部传来的疼痛感很快便蔓延全身,宋兴明差一点就摔倒在地,还好被何承为及时扶住。
  “这……”宋兴明摸了摸自己受伤的腿,最后悲愤道:“人家才8岁的一个小女孩,那家伙怎么能下得了手!”
  “抓到他了吗?冯磊抓到他了吗?”宋兴明抓着何承为的警服衣领急迫的问道:“有没有抓到他?”
  “还没有……”何承为用双手把宋兴明按坐在了床上,后道:“先冷静一下!平时处理事情的时候,你可是比我冷静多的啊!”
  “嗯……”宋兴明被按坐在床上后,揉了揉太阳穴,道:“我失态了。”
  何承为本来还想向宋兴明陈述一下这起新发生的案子的细节,不过,见到宋兴明反应那么大,便作罢了。
  日期:2017-11-30 10:26:08

  由于被害的是一名8岁的小女孩,性质极其恶劣,警局决定向外全面封锁消息。虽然何承为在茂市警界有很多朋友,但也仅能打听到那个8岁小女孩的化名而已,小女孩的化名叫霏霏,死于平县长乐街的某小区房内。至于具体的地点,由于警局这次封锁消息封锁的很紧,何承为没有打听清楚。
  霏霏死于自家家中时,嘴里被自己的衣物塞住,下身赤裸,脖部系有皮带,**被撕裂并检出精斑。
  在案发现场的餐桌上还发现了一杯喝到一半的茶水,茶叶是霏霏家的。
  日期:2017-11-30 10:26:51
  当时,警方怀疑是熟人作案,认为餐桌上的茶杯是霏霏自己端去给“熟人”的。可后来,在进行了痕迹鉴定后,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因为茶杯上没有霏霏的指纹,只有凶手的指纹,凶手在杀害了霏霏后,竟然从容的在霏霏家喝起了茶!
  对此,就连平日中憨态随便的何承为都感到气怒。
  这个时候,陈周抽完烟回来了。在陈周的身旁,还有他的老搭档赵云川,在赵云川的背后还有个人,正是少年白文凯。

  白文凯显得很害羞、谨慎,躲在赵云川的背后,双手不知道应该摆在哪里,眼神中已没有了先前的冷漠和卑傲。
  此刻,宋兴明的注意力也转向了白文凯。
  “我……就……”白文凯显得很紧张,说话都不顺畅了:“只是……只是过来道个歉……对,没错,一个歉……真心的那种歉……”
  宋兴明见到白文凯这样子,心底竟然涌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欣慰感。

  “对不起……我没钱买水果过来……”白文凯上前,道起了歉,双手则在大腿处来回摩擦,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宋兴明用手指指了指距离自己很近的床旁一处,白文凯见后,很听话的坐在了那里。
  宋兴明对此很是欣慰,他用手拍了拍白文凯的肩膀,白文凯则很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日期:2017-11-30 10:27:51
  “今后,”宋兴明拍着白文凯的肩膀,终于开口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白文凯垂着头,喃喃道:“去孤儿院呗。”

  “呗?”宋兴明严肃道:“你的其他亲戚呢?他们不管吗?”
  “他们?”白文凯忽然抬头冷笑道:“他们是不会管我的。”
  宋兴明盯着白文凯看了片刻,叹了口气。
  听着宋兴明的叹气声,白文凯再次把头低下。
  “要不,”宋兴明咽了一口口水,像是在聚集某些力量,在良久之后才把那段话说完:“要不,你跟着我吧。”
  白文凯在大腿处摩擦的双手忽然停了下来。

  “跟着我吧。”宋兴明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而口气越发坚定。
  白文凯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的喉咙已经被某种情绪哽咽住了,他抬手握着自己的嘴鼻,试图极力的控制住此刻的情绪,可到最后,却还是哭出了声。
  何承为、陈周和赵云川在一旁看着,却没有上前。
  日期:2017-11-30 10:28:40
  而宋兴明,在白文凯的背后帮他按起了摩,轻声道:“想哭就尽情哭吧,谁说男人就不能哭?我偷偷的告诉你,今年我30了,一直单身,没有姑娘喜欢我,在晚上,由于生活压力,我也是会哭的。所以现在请尽情的哭吧,我是不会介意的。”说罢,宋兴明上前,抱住了白文凯。
  而白文凯,在宋兴明的怀里,哭的越发厉害。
  良久过后,或许是因为眼泪在先前差不多流光了,或许是因为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白文凯的哭腔声逐渐低下。
  日期:2017-11-30 10:29:22
  赵云川见后,插话题道:“对了,那个谣燕,你知道是哪里人吗?有什么外貌特征?她的行为已经构成诈骗,如果再这样下去,不知道又要祸害几个家庭。”
  “谣燕……”白文凯含着些许哭腔声道:“该怎么说呢……我也只见过她一次面,没看清她的脸……我只记得,她的左侧腰腹部有块红色的胎记……”
  “左侧腰腹部有块胎记?那是隐私部位吧!你怎么知道的?”赵云川说完这段话后,立刻后悔了,对着这么一个13岁的少年问起这个,难免会勾起对方某些不好的回忆。
  “我……”如赵云川所判断的一样,白文凯被勾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他吞了一口口水,顿了半晌后道:“当时,因为学校要买资料,我没钱,我妈打电话给我爸,但显示无法接通,于是我便决定一个人前去茂市市区找他,他当时租住在德宝中路景扬公寓5楼的一个房间里。或许是因为匆忙,他忘了锁上门,我进去的时候,他蹲在沙发旁,而沙发上坐着的正是谣燕,他摸着谣燕的腰,特别是那块胎记,他还专门单膝跪地用嘴一边亲吻,一边夸赞,说什么你很美之类的话……”

  “嗯……”赵云川不知道现在应该说些什么了,而何承为见后,连忙转移话题道:“现在这都什么点了?吃饭,吃饭,吃完饭才有力气聊这些,对吧!所以说吃饭才是最重要的!”
  何承为装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目光在宋兴明、白文凯和陈周以及赵云川身上打着转。
  大家都被何承为那样子逗笑了,白文凯用手擦了擦眼角:“嗯……吃饭。”
  日期:2017-12-01 10:14:53

  宋兴明的父母在宋兴明就读警校期间发生意外去世了。
  父母本就反对宋兴明当丨警丨察,认为丨警丨察行业太危险,但宋兴明还是顶着父母的反对,坚决的选择了这条道路。
  得知父母发生意外去世的消息后,宋兴明走进警校办公事敬了个警礼,申请请假,随后回宿舍,哭了起来。
  宋兴明的父母是去南方海口探远方亲戚时发生客船沉没事件去世的,当时,连客船残留物都没有找到一块,更别说尸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