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赎之宿命》
第7节

作者: 海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么,为什么要调查居民的指纹?警方随便找了个借口。这个啊,听说平县人的祖先多是从福建和江西移居过来的,不过不知道具体的比例,据说指纹的一些特征可以看出祖先是哪里人,所以我县决定安排千名警员前去研究这个课题。
  老实说,连宋兴明都认为这个借口很烂,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但为了服从上级的安排,以及早日抓到那个逍遥法外的凶手,在进行指纹比对的时候,当别人问为什么要这么做时,宋兴明还是用上了这个烂借口。

  当时,整个县城及其周边村镇所有户籍所在地为平县的男性居民都被要求比对指纹,这是很大的工作量,当时侦查技术并不成熟,比对指纹的时候也只能通过肉眼比对,可到后来,除了抓到一群小偷小摸的混混和贩卖丨毒丨品的人员外,对于犯下连环**案的凶手,依是查无此人。
  凶手在此后的五年内,仿佛像是在平县蒸发一般,不管警方怎样查找,都没能抓到他的尾巴。
  日期:2017-11-28 15:36:50
  来自省城的犯罪心理学专家说,性变态杀人是具有成瘾性的,初次犯案的年龄平均为25岁左右,大多都有一定的性生理缺陷,凶手在童年或少年时代很有可能被他人伤害过,然后形成了扭曲的**观,在正常的男女**中无法获得欲望上的满足,但在虐杀的过程中却能获得性快感,并形成上瘾性,随后连续犯案,除非中途被抓到,或是说发生某些其它障碍凶手犯案的客观因素,如出车祸残废了等外,会一直做案,然后直至中年甚至是老年后才逐渐停手。

  这起案件初次发生于1992年,假设当时凶手25岁,到1995年的时候也仅是28岁而已,可他后来为什么不再犯案了呢?

  其实,1995年至2000年之间,外省川头县也发生了两起类似案件,川头像平县一样,也选择向外封锁消息。因此,现在身为民警的宋兴明也只是听说和怀疑而已,并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外省的那两起案子与平县发生的连环**案有关。
  1996年,宋兴明离开平县,被调去茂市继续当民警。
  虽然已不在平县,但宋兴明的那个习惯并没有因而改掉,在空闲的时候,他会从斜挎包里拿出那几张照片,然后看着,发呆。
  宋兴明本就出生于茂市,在回到茂市后,宋兴明与曾经的朋友何承为成为了同事,宋兴明经常和何承为谈起这个案子。
  何承为总是笑着说,凶手都半个月没作案了,估计已经死掉了……
  凶手都已经一年没作案了,估计已经死掉了……
  凶手都已经两年没作案了,估计已经死掉了……

  现在凶手都已经四、五年没做案了,估计已经死掉了……
  这话说的很幽默,宋兴明知道,何承为不想给他带来太大的压力,所以才这么说的。
  日期:2017-11-29 13:30:07
  2000年7月5号,茂市白家村。

  宋兴明的思绪在涌动着,难道那个家伙回到平县再次作案了吗?
  对于那个家伙的再次犯案,宋兴明曾矛盾过,你并不知道他是否会再次犯案作凶。作凶,那意味着新悲剧的发生。而就此销声匿迹,随着时间的流逝,证据和线索都会越发模糊。凶手就像是潜入了人群一般,你看着那些匆匆而过的路人,他们长着普通的面孔,而你怎样才能从中寻找出那个犯下连环**案的凶手?
  宋兴明曾矛盾过,而现在,如果宋兴明能作出选择的话,他宁愿凶手就此销声匿迹,他宁愿看到自己斜挎包里的那几张照片成为历史,也不愿意看到新悲剧的发生。
  可这只是他个人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凶手并不会因为宋兴明的这个想法而改变。
  沉默,或者再次犯案,这些都要看凶手在特定条件下的自我选择,而不是宋兴明个人的一厢情愿。
  日期:2017-11-29 13:31:10
  正当宋兴明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何承为上前拍了拍宋兴明的肩膀:“兴明呀!没事吧?我们还是先想一下怎样处理现在发生的这件事情吧!”
  宋兴明摸了摸额头,是的,眼下最主要的事情是处理这起突然发生的弑父案。
  宋兴明来到了那名少年面前,随后蹲下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文凯。”少年的回复很简单冷淡,在他看来,现在是丨警丨察审问犯人,犯人需要做的只是机械性的配合。
  “今年多大了?”宋兴明蹲下看着那名少年平淡的问道:“读初一,对吧?”
  “13。”少年的口气依是简单冷淡:“你没有必要问我读多少年级,因为我即将丧失上学的资格。”
  “你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读书吗?”宋兴明的口气忽然尖锐起来。
  少年沉默了,咬着牙,不语。

  日期:2017-11-29 13:31:45
  “你的嘴唇被自己咬出血了,你会自己用纸巾擦吗?”
  “你跟我扯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干嘛?你应该用手铐把我铐走,然后强行拉去枪毙,对吧?”少年开始显得不耐烦:“直接点,好吗?”
  “枪毙?”宋兴明忽然冷笑起来:“你今年13对吧?连14周岁都没到,谈什么枪毙?你以为你喊出这两个字是因为勇气吗?哦,对了,顺便普及一下,我国刑法规定,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是不负刑事责任的,即使成年后也不能追诉,你顶多只能去少管所。”
  “你根本就不懂!”少年忽然大声的喊道:“90%的人都是机械人,他们的心理已经扭曲并形成惯性,根本就改不了!监狱和少管所改变不了他们犯罪的根本动因。监狱和少管所能做的,只是把他们的欲望暂时压制住。当他们出来的时候,他们会走上以前的那条老路,然后继续危害社会,明白?你想看到我从少管所出来后,再次犯罪吗?不想吧?所以,你应该把像我这样的人给直接枪毙掉,以免在以后出来时继续危害社会!”

  宋兴明和何承为听后,愣了愣,他俩都没有想到一名13岁的少年会说出一段这样的话。

  日期:2017-11-29 13:32:33
  沉默良久后,宋兴明再次开口了:“这些道理谁教你的?”
  “书摊上的几本小说上看来的。”少年顿了顿,随后边脱掉上衣边道:“不过,那并不重要。”
  少年的身体苍白瘦弱,但身上却有着很多伤口,他指着自己左肩膀上一处比较重的伤口冷淡的问道:“你想知道这伤口是怎么来的吗?”
  少年左肩膀上的伤口的确很重。宋兴明看着,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还是点了点头,他想知道一名13岁的少年会说出一个怎样的曾经。
  少年开始讲述,那口气依旧冷淡:“那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说到此处,少年用手指了指血泊上白志辉的尸体道:“当时,他去茂市做服装生意。”少年在这段话里,硬是把自己的父亲简称为“他”。
  对此,宋兴明苦笑,却并没有打断少年的继续陈述。
  日期:2017-11-29 13:33:41
  “他在茂市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谣燕的女人,就是先前在阳台上喊的那个谣燕。我妈和他的感情本就冷淡,勉强生活在一起。当年我妈怀上我的时候,他曾经逼着我妈向村里人发誓,只能生男孩,生了女孩必须打掉。我妈对此无奈,可幸运的是,我妈的确生了一个男孩,也就是我。可即使如此,他却依旧在生活中对我妈不好,并且也没有对我进行合格的关爱和教育。他总是去外地打工和谈生意,一年才回那么几次。几个月前,他在茂市做服装生意时认识了谣燕,在那个时候,他对我妈的态度更加粗暴了。他回来的时候总是辱骂,甚至是殴打我妈。我妈有时候忍不了侮辱也会还手。在有我在场的时候,我会站在我妈和他的中间,他俩打起来的时候,我站在中间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们的拳头,甚至是砖头。因为我并不想看到自己的家庭出现破裂,我左肩膀上的伤就是当时留下的。当时他拿着一块砖头砸向我妈,我站在中间为我妈挡下了那块砖头。我很痛,但如果能挽回破裂的家庭,我认为这是值得的。我妈当时哭着把我送进医院,他在医院的时候也向我妈和我道了歉,他甚至在医院里用跪下的方式来博得我妈和我的原谅。他买了水果,是我最喜欢吃的苹果,老实说,那天他买的苹果虽然又红又大,听说价格还很贵,但其实吃了后并不甜。可我的心是高兴的,我的左肩膀很痛,但我认为这值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