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9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墨潇然接收到温兰的态度,嘴角的笑意更深。
  温兰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母亲,他早就料到她的态度,一定会软化。
  毕竟,就算温兰再怎么维护墨子寒,也改变不了上官映雪嫁给他的事实不是吗?
  视线装作不经意的掠过墨子寒,隐隐带着几分得意。
  微扬的嘴角,带着一种攻占他国领土般的示威,墨子寒唇边漂着一层冷冰冰的笑,丝毫不动声色。

  白明月看着那对新人,虽然有点距离,却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新人一举一动,新郎倌脸上的表情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墨潇然她之前已经近距离见到过了。
  此时不由得把视线重点放到覆着面纱的新娘子身上——这个按照她听到的八卦,原本应该嫁给墨子寒的女人。
  她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婚礼,难免感到新鲜。
  更想要知道这个勇气可嘉大胆的甩了墨子寒的女人,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白明月瞥了一眼墨子寒,线条冷俊的侧颜,一身黑色西装的他,即使是坐在轮椅上,也丝毫不减他出众的气度。
  仿佛他坐的不是什么轮椅,而是皇帝的宝座一样,带着一种天生的、高高在上的王者霸气,不怒自威。
  想当然的认为,敢甩了墨子寒这么可怕的男人,女主角确实很有勇气,她真是太佩服了。

  墨子寒视线笔直的看着前方,冷静淡漠的样子,白明月根本看不到他脸上有没有其他表情。
  不由得撇撇嘴,原谅她的不厚道,她很恶意的希望能在墨子寒那一贯冰冷的脸上,看到一点其他的表情。
  能看到他哪怕有一点点难过的表情都好——她承认他有点幸灾乐祸,可这能怪她吗?
  任是谁被逼着给人当情妇,都会对那个逼迫她的人恨个半死吧?

  恰在这时,隔在中间的温兰侧头过来看着她,视线和她一碰。
  看她一眼,又看了一眼墨子寒,眼里的疑惑一闪而过,倏地露出一个了然的笑意。
  白明月脑袋一空,尴尬的咧开嘴讪讪的笑笑,赶紧把目光转到前面那对,在婚礼司仪的主持下,已经当着所有来宾的面,开始深情宣誓的新人身上。
  温兰看着白明月有些掩饰的不自在的举动,又看了看丝毫没注意到这边异样的墨子寒,不由得笑了笑,想当然的误会了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新娘子一身洁白的婚纱,难掩她窈窕的身姿,她的脸被薄薄的一层头纱覆住,朦朦胧胧看不清楚她的长相。
  单是看她行走过来,举手投足间的优雅,足以看出这是一个教养良好、气质出众的名门淑媛。

  白明月觉得自己就算培训的再好,也做不到那么自然而然从骨子里带出来的优雅。
  那是一种天生的、自带的优雅,和她刻意端出来的礼仪教养完全不同。
  这时,新郎握着她的手,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给她无名指上,套上婚戒,象征着此刻开始,她已经完全归他所有。
  新娘身体轻颤着,明显能看出此刻的她,有多么的激动。
  新郎终于撩开她脸上覆着的头纱,露出新娘子的庐山真面目。
  白明月伸长了脖子好奇的看过去,总算看清了绯闻女主角的长相。

  “真美。”
  她忍不住低声轻叹,旋即了然一笑,也对,能甩了墨子寒的女人,她的长相又能差得到哪里去。
  上官映雪妆容精致的脸上,带着醉人的、甜蜜的笑容,深情的看着新郎,也给他戴上戒指。
  她五官精致,杏眼圆腮,很美,气质很温婉。
  原来绯闻的女主角上官映雪长这样,看起来是很温柔娴淑的一个女人。
  白明月心想,那对当着所有来宾的面,深情拥吻的新郎新娘,甜蜜的仿佛能感染在场所有的来宾——唯独墨子寒。
  看到台上的新人这么风光这么幸福,白明月此刻倒是有点同情墨子寒了。
  她想起看到萧庭天和林黛开房的那一瞬间,那种被背叛的耻辱和难过,远远胜过他设计她,想要强上了她的感受。
  毕竟,萧庭天是自己的初恋男友,哪怕他现在暴露了本性,证明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伪装,也无法否认她曾经,真切的爱过他的事实。

  她是真的喜欢过他、爱过他,所以当她看到他背叛她的那一刻,她有多么难堪,就有多么愤怒。
  墨子寒心里,也一定很不好受吧。
  白明月忍不住再次看向墨子寒,却不料墨子寒也在此时,恰好也转过脸看向她。
  两道视线在空气中交汇,白明月嘴角一抽,忍不住别开脸。

  墨子寒嘴角扯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淡淡的,一闪而逝。
  中间坐着的温兰没错过他们无声的互动,不由得笑着自言自语,“哎,今天我坐的位置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呢。”
  她看着白明月,温声道:“白小姐,婚礼宴席很快就要开始了,麻烦你带着子寒过去入席吧。”
  “好的,阿姨,我知道了,我会的。不麻烦,呵呵不麻烦。”

  白明月连忙表态,尴尬的语无伦次,看温兰的表情,不难看出她一定是误会了,却无从解释,欲哭无泪。
  她对墨子寒没什么心思啊。
  而且,他强行给她的那层见不得见的身份,已经让她很难堪了,她和墨子寒绝对不是他母亲想的那样。
  白明月无奈的看向墨子寒,墨子寒却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眼花,居然笑了笑,“明月,过来推我过去吧。”

  “哦,好的。”白明月扯开一抹笑容,从进入婚礼现场便一直笑着,笑着,笑得脸要僵掉了。
  她真不想这样,可一想到那纸合约,墨子寒的威胁,她只能乖乖的照作。
  白明月起身走过去。
  温兰对墨子寒道:“子寒,你弟弟今天结婚,我这个当妈的就先进去,和你爸一起招呼两家的宾客。”

  “嗯,妈不用管我。”
  墨子寒亲呢的牵过白明月的手,她的手不大,小小的,却很瘦,握在手里骨节分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