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5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自然的就像很寻常一样,不像她要那么刻意的端着,看起来再怎么自然,也是学出来装的。
  五分钟不到,一碗面就吃完了,把碗往面前一推,拿起一旁的餐巾擦了擦嘴。
  只感觉胃里有说不出的服帖,暖暖的,很满足也很舒服,“收拾。”
  他看了一眼白明月,发话。
  真把她当下人了,颐指气使的样子让白明月很想瞪他瞪死他,不过转念一想,下人也比当他的情妇陪他上床好。
  所以——下人就下人吧。
  白明月认命的走上前,收拾碗筷,他连汤都喝得差不多了,唯独两个荷包蛋没吃,静静的躺在碗底。
  白明月抬眸看他,墨子寒瞥了一眼碗里的荷包蛋,“下次记住了,我喜欢煎蛋,不喜欢荷包蛋。”
  白明月:“……”
  这什么怪癖。
  不喜欢就不吃,有钱人真浪费。

  不过她什么也没说,拿起碗筷便朝着厨房走去。
  墨子寒的声音再度响起,“收拾完去我房间放好水,我要洗澡。”
  还没完没了了是吧?洗澡水都要她放,没长手吗?
  白明月咬牙,转身怒目而视。
  墨子寒淡定的瞅着她,“别忘了协议规定。”
  白明月闻言,几乎要磨牙了,随时随地接受他的需求是吗?
  这算什么情妇包养合约,她感觉自己就像通房丫头,除了给主子暖床还得供他使唤。
  “再让我提醒你一次协议规定,你就等着包养期限无限延长吧。”
  清清冷冷的一句话,瞬间击退了白明月所有的抗拒。
  她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不问了,默然的朝着厨房走去。

  墨子寒你这个变态。
  他两条腿是装出来的残,心理却是真残的变态。
  白明月在心里将他骂了一万遍。
  走进墨子寒的房间,去浴室给他放好洗澡水。
  白明月看着他房间里不是灰就是黑的主色调,忍不住整个人也跟着压抑起来。

  太没趣了,连房间里的颜色搭配都跟墨子寒的为人一样,寡淡无味。
  看着就讨厌。
  白明月一边腹诽一边去给他放洗澡水。
  训了一天,还被他支使着做这做那,白明月很委屈,也很疲惫。

  好容易等水放好,她走出浴室,墨子寒已经朝着浴室走了过来,好死不死的将她堵在浴室门口。
  白明月赶紧侧身让到一边,告诉:“水已经放好了。”
  墨子寒嗯了一声,浴室里雪白的灯光下,她的肤色被衬得盈白如雪,偏偏浴室的热水水温蒸腾,她脸色被热气熏得染上一丝粉色,粉白丨粉丨白的一张脸,沾着些水汽,格外盈润,有说不出的动人。
  墨子寒喉结不可自抑的动了起来,忍不住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
  触手温润,如羊脂美玉,这触感极其滑腻柔软。
  白明月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迅速往后一退。
  却避无可避,后背抵上了浴室冰冷的墙壁。
  她望着墨子寒那双寒星似的眸子,感觉一股寒气嗖的从脚底升腾。
  “白明月,忘了你的身份吗?”墨子寒声音低沉冷冽,眸光沉沉的望着她,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迎面而来。
  “我怎么敢忘记呢?”白明月垂眸避开他的视线,咬唇满怀恨意的挤出这几个字。
  墨子寒靠近她,不同于以往见过的所有女人,她身上没有任何香水的气味。
  而是淡淡的,似有若无的牛奶沐浴露的奶香气。
  清淡而给人一种自然的感受,不会闻多了头痛。

  墨子寒凑得很近,几乎都要贴上的她的脖颈。
  白明月浑身僵直,忍不住出声抗议道:“你说过不会强迫我的。”
  墨子寒冷笑一声,直接含住了她盈润白皙的耳垂。
  仿佛有一股电流瞬间划过全身,白明月惊呆了,就在她想要挣扎的时候,墨子寒却突然松开了她,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出去。”

  白明月愣住了,呆呆的望着他。
  墨子寒轻薄的抚上她白皙柔嫩的脸颊。
  “怎么不出去?用欲擒故纵的手段勾引我是吗?可笑。”
  冰冷的眸子里仿佛有着说不出的嫌恶和反感。
  白明月闻言,这才回过神来,愤怒的打开他的手,他居然说她是欲擒故纵?
  居然说她用这种方式勾引他?
  这个男人也太自恋自大了吧,要不是因为他的胁迫,她巴不得离开他十万八千里,还会去勾引他?
  她又不是脑子有病活腻了去勾引他这么个变态。
  白明月羞愤交加,却顾不得许多,连忙夺门而出,头也不回的从他的卧室跑了出去。
  白明月跑回自己的房间,直到反锁好了门,才按住砰砰直跳的胸口,身体缓缓的滑落。
  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大口喘着粗气,努力平复着自己恐慌的情绪。
  幸好她来放水之前已经换了拖鞋,要是穿着高跟鞋,她这么跑出来,不摔死才怪。
  她越来越看不懂墨子寒了,这个人深沉可怕,明明说她不配,看她难掩嫌恶之色,为什么还会冲动的想要碰她。
  她既害怕又不解。
  白明月的上流社会交际礼仪培训结束,米琳对她学出来的成果很满意。

  只有白明月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戏,和墨子寒一样,做戏。
  外人看得再真,再像样,她也知道那是假的,刻意装出来给人看的东西。
  墨子寒的助手苏哲看到她,惊觉她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言行举止都便变了一个人。
  一举一动端庄而得体,连带着原本纯真简单的气质,仿佛也沉淀了不少。
  他一边拉开车门,一边对墨子寒笑道:“墨少,米琳的培训很成功哦,白小姐完全不一样了呢。”
  墨子寒瞥他一眼,上了车,什么也没有说。
  白明月听着,也没有任何反应。
  自那天晚上之后,她便沉默了不少。
  犹其是在墨子寒面前,学会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所以今天他突然带她出门,去哪里她也没问。
  跟着上了车,不同于以往,宽敞的车厢内设了一排躺椅。墨子寒照旧坐他的轮椅。
  见她怔仲,墨子寒淡漠的吐出一个字,“坐下。”
  白明月什么也没有说,木着脸坐了下去。
  片刻,车子发动起来,墨子寒扫了她一眼,声音清冷,“呆会儿在婚礼上,你最好不要摆出这种脸色。”

  白明月闻言,这才明白过来,他今天这是要带着她去参加婚宴。
  她深吸一口气,扯出一抹笑意,尽可能让自己脸色看起来更加柔和。
  应了一声,“好的墨少。”
  丫的,她又不是演员,随时随地都得做戏。

  片刻,车子在一家高级会所停下来。
  苏哲下车拉开车门,对白明月道:“婚礼在上午十点举行,还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也足够白小姐准备了。”
  他笑着看向墨子寒,墨子寒点头,不动声色,“带她上去。”
  “是,墨少,白小姐跟我来吧。”
  墨子寒呆在车上没动,白明月只好下车,跟着苏哲走进会所。
  这间会所是一家高端的形象设计中心。
  要不是墨子寒发话,这家设计中心的造型师化妆师只接待国内一线男女明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