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4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笑,说:“B哥,有那么夸张吗?”
  B哥说:“当然了,人精神多了,干练。”
  我说:“B哥,几天没见,你这拍马屁功夫见涨。”
  B哥哈哈笑了起来,说:“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哥俩喝一点,好久没聚了。”
  我说:“看老板给我安排什么活,不忙,咱们就去。”

  B哥笑笑,说:“老板当然给你安排的是好活。”
  我说:“谁知道呢。”
  B哥暧昧的笑笑,意思是你跟老板什么关系,她能亏待你吗?别逗我。
  笑笑之后,B哥说:“董宁,你没事了吧。”
  我说:“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B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那你坐着,我那边还忙,等会老板应该给你安排。”

  说完,B哥走了。
  我坐回了沙发。
  感慨万千。
  B哥变了,比之前更自信了,说话也有派头了,不过人变得圆滑了,如果我们还是之前那样,他一上来应该问我好不好,要不要紧,这才是朋友,一上来恭维,这不算朋友,他没这么提关珊,最后才提了一提,因为他知道白子惠跟我的关系,他拿白子惠的工资,要拍白子惠的马屁,间接的要抬高我,也可以说是巴结我。
  这样的变化是好是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和B哥的关系淡了。
  这很现实。

  过了一会,白子惠来了,又把田哲叫进了办公室,他还在,我也挺诧异的,不过总算是个熟人,虽然之前不太愉快。可他也说了陆明浩的隐秘信息。
  三个多月没见,田哲更妖娆了一些,他看到我,眼睛一亮,说:“董哥,哎呦,真看不出来。你变化可太大了,原来的你看起来特别土。”
  我说:“滚,好吗?”
  田哲掩着嘴笑,也不生气。
  我心中多少有些感慨,原来的B哥学会了虚伪,反而是田哲,还是那么讨厌。不过却真实。

  交给我的任务是谈判,白子惠扔过来很厚的一沓资料,说有几家公司跟我们合作,从今天开始便来公司跟我们洽谈,白子惠让我接待一下,田哲负责这个事,不过他是我的助手。我主导。
  吩咐完之后,白子惠把田哲打发出去了。
  白子惠很认真的跟我说,“董宁,靠你了,你一定要猜到他们的报价和真实合作意向。”
  原来是准备这样用我啊!白子惠还真是物尽其用。

  我说:“好吧,我尽力。”
  白子惠白了我一眼,说:“什么尽力,你必须用力,这是自己公司的事,你怎么不伤心呢。”
  看白子惠那个意思,她已经是我的人了。
  我说好吧好吧。
  出了门,我问田哲,今天有人过来吗?
  田哲说:“有一家公司联络人马上就到,我昨天晚上跟他们联络的,已经敲定好了,公司的实力还不错,负责人名字叫陶成,他还带了一个助理,兼职司机。”

  我说:“你再说一遍负责人的名字!”
  田哲白了我一眼,说:“讨厌,你故意的吧。”
  我等了田哲一眼。说:“陆明浩又不在,你骚给谁看?”
  我们在会议室,隔音,外边人听不到。

  田哲没好气的说:“我早就跟他分手了,提他干什么,负责人叫陶成,陶成的陶,陶成的成。”
  陶成,熟悉的名字,看公司地址,熟悉的地方。
  表姐夫,我等你好久了。
  你,终于来了。
  实在,太好了。

  表姐夫所在公司诚意十足,刚初七,刚上班,便派人过来了,我不了解情况,不知道各家公司的实力,可这样看,表姐夫陶成所在的公司比较会钻营,想先拔头筹。
  但是,不是努力便可以得到,还要看公司的实力,还有各种各样因素。现在,我成为各种各样因素的一种。
  人有七情六欲,有各自喜好,我也是人,表姐表姐夫一家这样对我,对我妈,我心里有气,不可能无动于衷。
  尤其是大家有矛盾,你对着我来,咱们是平辈的,难听的话说就说了,冲着我妈去干什么,晚辈要有点晚辈的样子。
  我的思路很清晰,有两种有段,一是直接判他们公司死刑,二是直接判陶成死刑。

  判公司死刑,就要看公司的资质怎么样,能不能成为合作伙伴。因为有几家公司来洽谈,选出最优的,符合公司利益,用这一点来拒绝占据大义,别人挑不出毛病。
  判陶成死刑,就是越过陶成,直接跟他公司联系换人,陶成因为没有这单生意支持,很有可能降回原职,让他嚣张不起来,可这样有点不近人情,别人不知道你们之间的恩怨。只知道你们是亲戚,断人财路,会觉得你有点太过分,殊不知,他们是怎么对我们的。
  我问田哲,说:“把这家公司的资料给我。”
  田哲说:“有什么就问我吧,我都清楚,你现在看也来不及了。”

  田哲这样说也没毛病,领导负责统筹上的事,要把握大方向,具体的事情下面做,我说:“这家公司实力怎么样?在几家公司中排名如何?”
  田哲说:“还算可以,如果实力不行,到不了洽谈这一步,排名的话中等偏下吧,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急,急巴巴的跑过来,他们的报价还可以,估计还能往下压一压,咱们利润空间大一些,白总的意思是看对方态度,有没有诚意。”
  我说:“你跟这个陶成有接触吗?”
  田哲说:“通过几次电话,说话挺客气的,小心翼翼的。骨子里挺狂,就社会人吧,感觉能力不怎么样,一个劲儿的想要攀关系,攀交情。”
  在白子惠手下干活,最看重的是实际能力。你的东西要好,你横一点没问题,怎么样都可以谈,你要是东西不好,你跪舔都没用。

  我说:“我知道了。”
  田哲说:“董总,等会怎么谈。”
  现在我也成总了,应该是个副总吧。
  我说:“你来谈,我做记录,谈就正常谈,问清楚细节,这点不用我教你吧。”

  田哲之前跟我不对付,是因为立场和性格问题。他能力还是可以的。
  田哲看了我一眼,说:“董总,你这玩的是哪一出,我是你助手,应该你主谈。”
  我说:“既然你是助手,就应该听安排,再说这几家的资料你熟悉,我在旁边记录就好。”
  田哲说:“这样的话,白总会不会说什么。”
  我说:“你就听我的吧,不用管白总。”
  白子惠应该不会说什么,毕竟我的作用是得知对方的心里想法,主要谈判我做不了什么。能力不在这方面。
  田哲说:“我知道了,这是迷惑他们,让他们不知道到底谁是真正做主的人。”
  我说:“对,不过,还需要你配合一点,就是谈判的时候,对我坏一点。”
  田哲一愣,说:“什么坏一点。”
  我说:“就是把我不当成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