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3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代价不小,花费的时间不少,好在,总算有点进步了。
  脚跟隐隐作痛,白明月顾不上这些,还有不到两天就是婚礼进行的时间了。
  墨子寒都已经安排人给她设计好了礼服,她不能因为被高跟鞋难倒的事情,让他看扁。
  白明月深吸一口气,忍着脚跟传来的剧痛,按照米琳的培训,优雅的迈开步子,朝着客厅缓缓的走去。
  动作那叫一个优雅,行云流水一般,她都觉得款款行走的她,摇摆的就像一朵花,自我感觉好多了。
  走到客厅站定的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累出来的汗,自言自语的喃喃,“不错不错,我就说嘛,有什么事情能难倒我呢。”
  她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
  一个转头,抬眸便对上一双幽深的墨眸,她吃了一惊,墨子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客厅门口,冷眼看着她,不知道看了多久。
  她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人,怎么总喜欢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别人面前。
  见他审视的看着自己,白明月忍不住出声道:“墨少,我已经学得差不多了。”

  这下你没什么理由嘲笑我了吧?
  墨子寒勾唇,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的道:“是吗?”
  “没错,”白明月道:“米琳应该向你汇报了吧,这些上流礼仪我都学会了。”
  她一面说着,看着他定了定神,一面迈开优雅的步子,当着他的面朝着他走过去。
  脸上倔强的神色分明是在告诉他,要让他亲眼看看,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学会所有上流礼仪,还学的这么好,足以证明她是不是没脑子的女人。
  可当她越走越近的时候,看着墨子寒那张冷俊的俊脸,寒玉般冷冽的眸子,心下一突。
  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一时没留神,不知怎的脚下一歪,细细的鞋跟一撇,她不由得惊叫一声,笔直的向前栽去。
  她穿着高跟鞋摔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当着墨子寒的面摔倒,还是第一次。
  白明月第一反应是惊慌,第二反应是感觉到的丢脸,第三反应还是丢脸。
  太丢脸了,她忍不住的在心里哀嚎,都没想过自己会不会摔疼。
  墨子寒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上前一步。
  只一步,当他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扶她之时,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不由得面色一沉。
  可他还来不及收回手,便将朝他栽过来,倒在他怀里的白明月抱了个满怀。
  墨子寒面色一沉,他会伸手去抱她完全是出自身体本能,所以等他回过神来便立刻松开了手。
  白明月却本能的抓住了他胸前的衣襟,堪堪站稳脚跟,头顶上便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松开。”
  她一个激灵,身体先大脑一步作出了反应,迅速撒手,踉踉跄跄的站稳了脚跟。

  看着墨子寒的衬衫被她揪住,都扯脱了一颗扣子。
  抬头看着他几乎要冻死人的视线,呐呐的低头,说不出话来,粉色的脸颊渐渐涨红。
  白明月欲哭无泪,她明明已经练得很好了啊,怎么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马失前蹄呢。这无疑是自己给自己打脸啊。
  “山鸡果然变不成凤凰。”
  墨子寒阴着脸,打量她许久,最终冷冷的吐出这么一句几乎要让人吐血的话。

  白明月怒了,“你要是不满意,想要什么样的凤凰女没有,没必要这么训练我。”
  说着,高跟鞋狠狠的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嗒嗒嗒的绕过他便大步离开。
  只不过,七寸的细高跟,踩的还是有些歪歪斜斜。
  你不满意,我还不想练了呢。我凭什么要这么辛辛苦苦的训练这些所谓的礼仪。
  跟个学规矩的宫女似的,有意思吗?
  “站住。”
  眼见她居然还敢跟他叫板,当面想要撂挑子,墨子寒语气森冷,脸色一沉。
  “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吩咐?”
  白明月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住脚步,也没回头,梗着脖子问他。
  “不想离开你大可以练不好试试。”

  这些天他安排了人给她培训上流社会交际礼仪,自己也在公司忙得不可开交,倒是没空理会她。
  没来找她麻烦她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不提醒她一声,让她明白她现在是什么处境,他绝对能肯定这个女人,一定会把合同的约定都丢到脑后。
  “你……”白明月攥紧了拳,倏地回头看着他,太可恶了,居然、拿这个要胁她。
  墨子寒挑眉,肃容望着她。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相撞,一个怒火中烧,一个冷若冰霜。
  可不到三秒钟,白明月便在那张面瘫似的,除了冷着的表情还是冷着的表情下,败下阵来。
  她倏地扯起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你说的对,我一定会练好的,刚刚只是个小小的失误,我怎么敢不练好呢。”
  白明月咬牙,识实务者为俊杰,她犯不着去招惹这么个变态。
  墨子寒面无表情,“明白就好。”
  白明月垂眸,心里忍不住腹诽,真是变态,为什么一定要强迫她跟着一起去出席婚宴。
  她就不信墨子寒这种出身豪门的有钱人,会找不到熟知上流礼仪的千金名媛陪着他一起去。
  别人不说,米琳也可以啊,米琳还是礼仪老师呢,本身就是一部行走的礼仪书。
  长相气质也是端庄优雅,不说比她,她敢说比所有千金名媛都强得多。
  虽然米琳就快奔三的年纪大了点儿。
  但全A市都知道的墨氏集团长子墨子寒,至少也有二十七八岁了吧。
  她哪儿知道墨子寒心里那么多的弯弯绕绕,更不明白他的打算。

  白明月边想着,边抬腿就要离开,和这样又冷又毒舌的男人呆一块儿,不被冻死也会被吓死。
  珍爱生命,远离墨子寒——她一向很聪明,犯不着跟自己的小命儿过不去。
  还没走两步,一声低喝再度响起。
  白明月几乎无语问苍天,又有什么事?
  她回过头看去,墨子寒正脱了外套丢到沙发上,整个人也往沙发上一靠,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不等她问便发话,“泡杯咖啡过来。”
  白明月看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转身便朝着客厅酒具陈列柜走去。

  这些天她呆在别墅里,对别墅里大大小小的事物都熟悉了。
  芳姨果然不在别墅里住,几乎都是三两天才来别墅看一眼,偶尔补充一下别墅里的食材。
  除了上培训课,每天呆在别墅里饿了就自己从冰箱里拿出食材,自己做饭自己吃。
  反正她会做饭,做得还不错,就这么宅着也很欢乐——抛开墨子寒强加给她的身份不提。

  白明月一边乱七八糟的想着,一边去泡咖啡,泡好了之后直接端到墨子寒跟前。
  墨子寒看她一眼,少女半垂着眼帘,浓密的眼睫像把小扇子,排开优美的弧度。
  他没说什么,从她手里接过咖啡杯,呷了一口。
  白明月看向他,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依旧是那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
  “去弄点吃的。”
  视线触及到那双明亮的眸子,亮如星辰,却又似含着一汪水,看着人的时候,明眸盈润,格外慑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