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8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才放下心来,她抵着门把,轻轻的舒出一口气,旋即又觉得自己很没出息,她为什么要怕他?
  她的贞洁被眼前这个人夺走了,虽然她是被萧庭天设计,她不会把这件事情怪到他头上,可到底,吃亏的是她,受到伤害的也是她,为什么她这个受害人还要被他这样胁迫。

  白明月在心里将墨子寒骂了千百遍,她缓缓的抱着胸,顺着门板缓缓滑落,坐在地板上。
  墨子寒对她的所作所为让她很愤怒,如今她的处境,也让她感到很委屈。
  这一切都是为了妈妈,白明月忍着泪告诉自己,只要妈妈没事就好。
  她完全相信墨子寒那样的人说得到做得出,她不能让妈妈受到任何伤害。
  豪门秘辛,她没兴趣去探究,墨子寒为什么要隐瞒自己双腿健康的事实,甚至不惜胁迫她不能说出去,她也没有多问。
  理由绝对不会单纯,而且还见不得光。

  她没必要知道那么多的秘密,到时候一定死得快。
  只是她要呆在他身边当他情妇多久?
  事发突然,墨子寒那个人手段冷酷霸道,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这些问题。
  现在想起来,他们的那纸合约没有约定时间,而她最害怕的是,既然是他的情妇,那么,她要陪他上床吗?

  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不,绝对不可以。她虽然已经**于他,可那是因为被人下了药。
  现在理智如她,清醒如她,怎么可能接受和一个陌生的,她根本不爱的男人,做那种事情?
  白明月心乱如麻,呆坐在地板上,想了很久。
  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她要问清楚这些事情,不能就这么糊涂的过下去。
  拉开房间的门,刚走出去便显些撞上了一个人,“呃对不起对不起。”
  白明月见是芳姨,赶紧退后两步,连声道歉,“没撞着您吧?”
  芳姨见她这副客气小心的样子,不由得莞尔,十分温和的笑道:“白小姐,不用这么客气,不介意的话,您可以和少爷一样,叫我芳姨。”
  “好的,芳姨。”白明月从善如流,微微一笑。

  “白小姐出来正好,我正准备叫您出来用午餐呢。”
  “哦,谢谢。”白明月道,长长的眼睫轻颤,眸光微闪,她居然一直在房间里,独自进行思想斗争一上午吗?
  芳姨领着白明月走到就餐区,雕花描金的高档餐桌及座位,明明白白的写着两个字——奢华。
  宽大的大理石桌面上铺着洁白如雪的桌布,餐桌上摆着装盘精致的四菜一汤。
  糖醋排骨、西兰花及玉米浓汤这类的中餐荦素搭配,还有几碟精致的糕点,白明月看了片刻根本就叫不出名字。
  另外还放着几样切好的水果。
  一顿饭看起来琳琅满目,没有尝到味道,视觉上倒先享受起来了。

  芳姨笑着道:“也不知道白小姐喜欢吃什么,今天没有想到您会过来,时间有点仓促,来不及准备,白小姐别见怪。”
  原本她过来看看就应该离开的,可少爷带回来的女人,虽然没有明说她是什么身份,芳姨还是想好好招待一下她。
  白明月连忙道:“没事,这些就好。”
  墨家这样的人家,哪怕是一个下人,对这些东西恐怕都已经是司空见惯了,怎么会理解白明月此刻激荡的心情呢。
  他们家普通的一顿饭,在她的家里,连过年都没有这么丰盛过。
  “白小姐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呆会可以跟我说一下。”芳姨拉开椅子,认真的说了一句。
  白明月摇了摇头道:“芳姨,您随意安排,我不挑食。”

  芳姨笑:“也对,以后白小姐想吃什么,都可以自己安排。”
  她毕竟隔几天才过来别墅看看。
  她四下里看了一眼,没见墨子寒,不由得有些奇怪,芳姨道:“少爷已经出去了,他很少在家用午餐。”
  “哦。”白明月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要面对墨子寒,她便条件反射的神经紧张起来。
  可转念想到自己还要找墨子寒问清楚自己内心的疑惑,她便忍不住的有些沮丧。
  芳姨一边招呼她用餐一边继续笑说道:“……少爷不在,就我们自己吃饭,没有弄得很丰盛……”
  白明月无语的看着面前的中餐、西点和水果,什么也没有说。
  架不住芳姨的热情,埋头吃了起来,很想告诉她,这对她而言,已经很丰盛了。
  有钱人格调真高,普通人家谁家大中午的光吃午饭不算,还得配着点心水果呢?
  不过她也没有必要感到惊讶,没见过,不代表她没见识。
  吃完饭,白明月忍不住问道:“芳姨,那墨少今天什么时候回来?”
  想起自己的目的,她便有点紧张。
  芳姨道:“这就不知道了,不过,少爷很忙,他要是出去的话,一般都要到晚上才回来。”
  “哦。”晚上啊,白明月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欧式大摆钟,刚到下午一点多。
  百无聊赖的在别墅里晃荡,想起墨子寒说的,没他允许不准离开这里的话,不由得叹气。
  她学校里也有不少漂亮的女学生每天有豪车接送,虽然没有明说,但傻子都知道,她们其中家境一般的,大部分都是被有钱人包养,当情妇罢了。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可即使当情妇,也没有她这样惨,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吧。
  白明月独自在别墅里走动,熟悉环境。
  这也是芳姨提议的。
  墨子寒的别墅真大啊,她这么一圈走下来,都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大部分房间都空着,每天都有安排钟点工按时过来打扫卫生。
  可再富丽堂皇,也难免给人一种空荡荡的感觉。
  就这么七想八想的,最后,白明月还是回到自己房间,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一团漆黑。
  只有窗外的灯光,细碎的透过窗帘射进来。
  白明月一个激灵,忍不住赶紧爬起来,已经到了晚上了?她这是睡了多久啊。
  经历了昨天晚上那么一场惊心动魄,到今天一直都是神经紧绷的,也难怪会疲惫的睡着。
  她看向房间里的复古式座钟,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这一觉,她都睡了三四个小时了,精神倒是恢复了不少。

  墨子寒应该回来了吧?
  白明月随手整理了一下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正准备走出房间,想到什么,又忍不住一阵恶寒,抬手便将自己刚才整理好的凌乱发丝胡乱弄了两下——越乱越好。
  她现在还需要什么形象吗?
  巴不得没形象才好,最好是让那个男人倒了胃口,嫌弃她,从而讨厌她——最起码不碰她就行。
  白明月越想越不放心,忍不住又跑到卫生间照了照镜子,头发蓬乱如鬼,活像个鸡窝。
  嗯,她这才满意。
  转身出了房间,来到墨子寒房门前,深吸一口气,心里暗暗给自己鼓劲,不怕不怕,他也是个人,反正不会吃人。没什么好怕的。

  白明月敲了敲门,没反应。
  她不由得愣了片刻,咬了咬牙,硬着头皮继续敲,还是没反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