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7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嘴角微扬,扯起一抹温暖的笑意,上官景辰半是掩饰尴尬半是打趣:“怎么,没事就不能在你家坐坐了?什么时候和我这么生疏起来了?”

  他端起面前的咖啡,呷了一口,墨子寒清冷的声音缓缓吐出三个字,“你随意。”
  饶是上官景辰性子温柔,再刻意想要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面对这样的墨子寒,听到他这样的话,也没有办法再厚着脸皮呆下去了。
  最终,他缓缓放下咖啡,“我想起来,公司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那我先走了。”
  墨子寒点头,依旧是那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无动于衷的样子,他越是平静,上官景辰心里越是有说不出的滋味,“我改天再来看你。”
  墨子寒转过轮椅,上官景辰按住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我说墨少,就咱俩的交情,你没有送我的必要吧?”
  他半是玩笑半是打趣,可谁都明白,他不过是体贴墨子寒行动不便,又不想直接说出来,伤他的自尊罢了。
  上官景辰一贯的温柔善良,哪怕是照顾他这个所有人眼里的废人,也尽可能的用最委婉最不伤他自尊的理由。
  墨子寒也没有说破,唇角一扯,点头道:“慢走,不送。”
  上官景辰盯着他看了片刻,见他没有丝毫异样,应该没有多想。
  这才转身离开,离开之际,他想起之前和墨子寒一起回来的那位衣着朴素的少女,看起来纯真而亲切,脚步微顿,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头也不回的离开。
  如今,他还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立场来过问墨子寒和什么样的女人亲近呢?
  望着上官景辰消失在别墅门口的身影,淡漠无波的脸上,此刻微微动容。
  墨子寒唇角微勾,似笑非笑,颇为嘲讽,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冷冷的笑了,所有人都因为他的腿,有意无意的对他百般照顾,他真是感激的很。
  虽然自己的腿根本就没事,可这样被所有人当废人一样对待的感觉,有说不出的讽刺。
  墨子寒搁在腿上的手骤然收紧握拳,眼里迸出慑人的寒光,如果、如果不是他的腿被苏哲暗中治好,那么,他以后的人生是不是都要在这种被同情被怜悯中度过?

  “少爷。”脚步声自身后响起,墨子寒倏地回神,脸上的表情收起,恢复那复冷俊淡漠的样子,他转过轮椅,芳姨走过来对他道:“少爷,那位小姐已经安排在客房了。”
  “她姓白,你叫她白小姐就好。”墨子寒看着芳姨,没错过她眼里的疑惑,继续道:“芳姨,以后她会负责照顾我。”
  因为腿的秘密,他不想有任何泄露的机会,所以创立了寒芒影视之后,便找了个借口从家里搬了出来,独自住到悠然园。
  除了芳姨是因为母亲实在放心不下他,执意安排她三天两头到这里看看他之外,他没有任何下人。
  所有人都以为他自从双腿残疾之后,人也变得冷漠孤僻,不喜欢人多。
  哪里知道他是不想自己双腿已好的事实泄露出去,让有些人再次蠢蠢欲动,生出对付他的心思。

  “太好了少爷,夫人要是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芳姨听说那位白小姐是特地安排过来照顾他的,十分高兴。
  心下也为之一松,少爷的腿自从出事以后,就单独住了出来,不愿意任何人打扰他,也不想见到任何人。
  现在他终于愿意在身边安排一个照顾他的人,不用说夫人,就是她听了,心里都很高兴。
  别墅里虽然只有墨子寒一个人住,回来呆的时间也不多,所以每天打理的事情很少,有钟点工会按时过来打扫卫生。
  除了别墅外的保镖,但毕竟只有她一个下人,也不住这里,还是隔几天就过来看看。偌大的别墅,实在太过冷清。
  现在多了一位白小姐,无论她和墨少是什么关系,芳姨都很高兴能有一个人专门照顾大少爷。
  白明月忐忑的坐在房间里,四下打量,偌大的房间,欧式家居的装修风格,高档而奢华。

  配有专门的浴室卫生间,芳姨带着她熟悉了一下房间的环境,她看了看,连个卫生间的面积,都比她家住的地方大了一倍。
  有钱人的生活条件,真不是一般人可以肖想的。
  白明月叹气,呆在这里简直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她现在总算亲身体会了一把,刘姥姥进大观园是什么心情了。
  门把手的位置传来响动,白明月倏地绷紧神经,房间的门被打开,墨子寒推着轮椅进来,随手带上了门。
  白明月紧张的看着他,或许因为他行动不便,他住的地方在一楼。
  芳姨给她安排休息的地方时,指着斜对面一间主卧告诉他,那是少爷住的地方,就在离她所在的房间不到十步之遥的距离。
  墨子寒眯起眼,眸光深沉的打量着她,即便她再怎么强装镇定,也难掩眼里的惊惶失措,就像误入狼窝的小白兔,莫明的想让人狠狠蹂躏。

  他盯着她那张精致小巧,却因为没有任何妆饰,略显清秀的脸蛋,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眸子忽闪着,菱形的红唇微抿……
  仔细看起来,她算不上绝色,却也称得上是清秀佳人,越看越觉得五官精致。
  白明月被他看得不自在,握紧了拳,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她不想在他面前落了下乘,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陌生的地方,冷酷肃杀的男人,再好的地方,再好看的男人,都让她放松不起来。
  见他许久没出声,白明月忍不住出声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墨子寒似是回神,却只有一句话,“以后在这里见到的人,没我允许不准多话。”
  白明月有些愤怒,可她清楚的知道,形势差强人意,没必要和他发生无谓的冲突,最后吃亏的一定会是自己。毕竟,她现在可是在别人的地盘上。

  她咬着下唇,定定的看着他,语气**的:“那位芳姨呢?”
  她看得出来,那位唯一在这幢别墅打理所有事宜的女佣,对墨子寒而言并不一般。
  “芳姨不住这里。”
  白明月有些惊讶,不难看出墨子寒对那位芳姨的尊重,他腿的事情,那位芳姨知情吗?

  白明月看了一眼他的腿,墨子寒根本不难看出她的想法,眼前的女人,聪明却单纯,或许因为她才刚刚大学毕业,还没有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不太懂得收敛自己所有的情绪。
  虽然已经在刻意掩饰自己的表情,但像墨子寒这样阅人无数,商场上历练多年的人来说,她那点小心思,怎么会瞒得过他。
  “我想白小姐是忘了合约上是怎么说的。”墨子寒眸光骤然冷厉,冷声道:“不该你说的,最好半个字都别吐出去。”
  他脸上肃杀的表情让人心头为之一凛,他冷眼盯着白明月片刻,不待她说话,便丢下一句:“没我允许不准离开这里半步。”
  说着便拉开房间的门,直接按了一下轮椅往后一退,他坐在轮椅上就这么笔直的退了出去。
  他一出去,白明月仿佛松了一口气,绷紧的神经骤然松驰,听到轮椅声走远,迅速扑到门边砰的一声直接关上门,反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