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5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汉不吃眼前亏,总有一天他会让白明月主动爬上他的床,在他想来,白明月与墨少最多就是一夜情的关系,至于对付墨子寒,给他一万个胆子都不敢。
  墨子寒从口袋拿出手帕,很仔细的擦拭刚才碰触到萧庭天的每一根手指,将手帕厌弃在地面,向劳斯莱斯转动身下的轮椅。
  对于这种垃圾,他真的不愿多停留一秒。

  白明月小碎步追了上去,重新半蹲在车内,心情却截然不同,唇瓣勾出灿烂的笑容:“谢谢。”
  墨子寒视线落在她的双颊。
  恰逢阳光从云层中钻出,透过窗将车内照的通亮,也将那笑容照耀的格外璀璨,他注意到她的眼睛,并非如一般人是黑色,而且夹杂淡淡的蓝,像是大海的颜色,给人安心宁神的放松。
  “愚蠢。”墨子寒收回视线,上下薄唇碰撞出冰冷的声调。

  笑容僵在脸上,白明月莫明其妙,她好心道谢,他不领情也就罢了,没必要拿这种侮辱人的话对她进行人身攻击吧?
  白明月咬着唇看他一眼,算了,看在刚才为她解围的份上,她不跟他一般见识。
  “墨少,现在去哪里?”
  司机发动车子,问出来的一句话缓解了白明月的尴尬。
  “悠然园。”
  男人吐出三个字,苏哲没再问,狭长的眸子直视着前方路况,眼中却眸光闪烁,心里在为白明月默哀,惹上墨少,不被他的冷气压压迫,就要被他的毒舌气死,但愿你心理足够强大。
  悠然园是墨子寒独自住的别墅,他开着车子朝着悠然园的方向驶去。

  白明月悻悻的转过脸,嘟囔着,小声又说了一句:“虽然我不知道哪里又惹到了你,反正还是谢谢你为我解围。”
  萧庭天已经彻底在她面前卸下所有伪装,被他纠缠上,虽然她宁死也不会让他动她,但想要轻易脱身,恐怕没那么容易。
  一想到萧庭天的手段,先是买通她的父亲给她下药将她送到酒店,之后又给自己下春药想要强上了她。
  这般处心积虑费尽心思的下作手段,她细思极恐不寒而栗。

  冷冰冰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不带一丁点温度,“不必。”
  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在脸上一扫而过,白明月下意识的回眸,墨子寒已经转开了视线,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我不过是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
  东西?什么意思?
  白明月握了握拳,“你什么意思?”

  她神色变幻,有些愤怒的看着他,他的意思是,她不过是他一样东西吗?
  这也太侮辱人了。
  墨子寒勾唇,唇边浮起一丝冷诮,看都没看她一眼,凉薄的开口吐出一句:“女人,你的身体只属于我,属于我的东西,其他人没资格碰。”
  他这才侧眸,冷冽的眸光掠过她羞愤的脸,冷冷的补充:“我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我用过的东西,也不准别人碰。懂了吗?”

  对上那双冰冷的眸子,白明月心底止不住浮起一丝寒意,她迅速垂眸,不再说话。
  垂在身侧握起的拳轻颤着,一种耻辱的感觉涌上心头。
  原来是她想多了,他不过是把她当成自己的私有物被人觊觎,所以才会出手帮她。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大概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会冷眼旁观哪会管她死活。
  刚刚升起的好感顿时消失,白明月的心里忍不住咒骂,什么变态的心理。
  身体残缺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理也残缺。心理残缺的人伤不起,白明月识趣的不再吭声。
  心里对墨子寒的憎恶更深了。

  她身子往后退了退,靠上车壁,尽量将自己身体上的重心靠上去,一直蹲着的她腿都要麻了。
  这滋味儿,真不好受。
  碍于车里那个自动制冷的,超强功力的冷气机存在,气压低冷,她只想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惹他注目,以免自找没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腿麻的都快没有知觉的时候,她感觉到车子缓缓停下,看着车窗外幽静雅致的别墅,她没有过多的惊诧。
  以墨子寒这样的身份,他住这种高端大气的别墅,一点也不奇怪。
  车厢的门被拉开,墨子寒看她一眼,转动轮椅,沿着苏哲已经搭好的滑板滑出车外。
  白明月腿麻的几乎都要站不起来,费力的支撑着从车内出去,两条腿感觉就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爬动在啃咬一样,那滋味儿——没法说。
  苏哲见她站立不稳摇摇欲坠的样子,看了看她的脸色,好心的笑着提醒了一句:“白小姐,你看起来气血不足,平时应该多注意补血,顺便补充点维生素C会更好。”
  白明月看他,正对上那双狭长潋滟的眸子,见她怔仲,苏哲笑着又补充了一句:“白小姐,我是医生,我的话毋庸置疑。”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明月苦笑,她并没有质疑他的意思。
  自己的身体虚弱她不是不知道,只不过,她的家里就那样的条件,生活着本就不容易,更不要提去注意这些营养方面的问题。

  她勉强站立着等着那阵酸麻劲缓缓散去,正要开口再说什么,冷冰冰的一句话突然插进来,瞬间犹如西伯利亚的寒风刮过,气氛骤然降到冰点。
  “推我进去。”
  墨子寒冷冷的扫了一眼苏哲,眼神明明白白的写着只有他能看得懂的两个字意思:多事。
  苏哲识趣的闭嘴。
  墨子寒眸光冷冽的滑向白明月.
  白明月蹙了蹙眉,就算不想被人看出他的腿已经好的事实,也用不着这样作戏吧?他自己不是可以操作轮椅行动吗?
  心里这么腹诽着,人还是很识趣的一步一挪的向墨子寒走去.

  腿上的酸麻劲儿还没完全散去,走动起来很是不舒服,看在墨子寒眼里,十分的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眯起的眸光掠过一抹不悦,就在她的手搭上轮椅的瞬间,墨子寒冷冰冰的再度开口,“记住我们的合约协议。”
  白明月手一顿,很快便明白过来他指的是什么,随时随地接受他的需求。
  “我知道。”白明月唇角一扯,咬着牙,愤怒的盯着他坐在轮椅上的后背。
  最终,什么也没说,缓缓的推着他穿过前庭花园,朝着别墅内走去。
  一位衣着简单的妇人从别墅内走出,看到墨子寒,眸光掠过一抹喜色,“少爷,你回来了。”
  墨子寒看向她,淡淡点头,“芳姨。”

  声音却明显没有那么冰冷,多了一丝温度。
  这是他母亲身边的贴身女佣,隔几天就会来别墅看他,帮着收拾一下他的别墅。
  说是女佣,可因为刘玉芳是她母亲老家的人,沾亲带故,又从小看着他长大,抛开双方的身份不提,待他就像自己的孩子,照顾的无微不至。
  彼此自然而然多了几分不同寻常的情份。

  芳姨笑着道:“上官家的大少爷在里面等了好一会儿了。”
  一面说着,一面注意到了推着轮椅的白明月,不由得有些奇怪的打量着她。
  墨子寒自从出事之后,脾气一直不太好,虽然奇怪他怎么突然带个女人回来。但他没有多说什么,芳姨也没有敢多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