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4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明月眸底闪过心疼。
  昨晚妈妈一定就坐在这张椅子上等待她回来,都是她不好,笨的要死,明明学习成绩第一,却总是容易相信别人,才会中了他们的计谋,从今天开始,她会慎重小心。
  她拿来一件缝补好多次的衣服盖在妇人身上,轻轻晃了下妈妈的身体:“妈,妈……”
  蔡舒雅悠悠转醒过来,经过初始的茫然后思绪清晰起来,有些紧张的抓紧她的胳膊,上下查看:“你没出什么事吧,怎么昨晚没有回家,不是去办身份证了吗。”
  白明月的心被诸多暖流填满,她嘻嘻一笑,吐了吐舌头:“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昨晚遇到了个关系很好的同学,就跟她玩了会,没想到会喝醉,就睡在她家了。”
  爸爸叫她出去的事情妈妈并不知情,她也不想妈妈再操心爸爸的事情,至于昨晚后来发生的事情……
  都不重要了,不是都挺过来了吗?

  蔡舒雅有浓重黑眼圈的眼睛露出笑意,透过窗户看了看已经透亮的天空,走向简单搭成的灶台桌子:“你看我,一睡竟然过了头,都没有准备早餐,现在我就做给你吃。”
  白明月从后背轻轻抱住了蔡舒雅的腰身,触感到的瘦弱令她鼻头有些发酸,声音故作开心:“妈,不用了,是同学今早送我来的,还在门口等我呢,而且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都不能回家了,因为同学给我介绍了一个高薪的外地工作。”
  爸爸嗜赌,将家里所有的收入全部抢去赌钱,还对妈妈拳打脚踢,这些年来,妈妈过的真的很不容易。
  “妈,我不在家,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她再次轻声说了声,在蔡舒雅的脸上落下爱的吻别,在门口换上的鞋子。

  她害怕自己在里面耽搁太久,墨子寒会冲进来,到时影响到妈妈就不好了。
  “怎么这么快就要走,那我给你准备准备行李。”
  蔡舒雅放下本要系的围裙,跑到床铺地方将她的几件衣服用布包裹好,又从床板下拿出几张花花绿绿的零钱,从五毛到十块,大小不一,却是平时省吃俭用讨价还价省下来的。
  白明月努力挤出灿烂的笑容,接过递过来的布包搭在肩膀,拒绝了蔡舒雅要出门送她的好意。
  门从外面被她轻轻关上,伸手抹掉眼角溢出的泪水,脚步有些沉重的走向劳斯莱斯。
  苏哲一眼就看到白明月肩膀上的布包,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什么年代了,还用布包裹着行李?就算再穷,也应该有个拉杆的行李箱吧。
  墨子寒对她肩膀上的布包只是一眼带过,眼力极好的他清晰看到了那双微微红肿的眼睛,却并不在意。
  她只是他用来发泄**的女人,生活贫苦与他有何干系?
  “明月,原来你在这里。”
  一道惊喜又熟悉的男声令白明月浑身一震,转身看到了将本田轿车停在不远处的萧庭天。
  今天的他一身白色西装,配合温柔的笑容像是活脱脱从书中走出的白马王子,手中的九朵红玫瑰花绽放灿烂,一步步向她走来。
  白明月短暂的失神后已经恢复淡然,脖颈微扬,高傲姿态看着来人,并距离劳斯莱斯远了些。
  这是她的私事,她不想牵连到墨子寒。
  萧庭天在她面前站定,手中玫瑰花递过去,满面歉意,声音依旧如以往动听有磁性:“明月,请你原谅我,昨晚我所做出的那一切都是因为太爱你,其实我跟林黛沫什么关系都没有,床上的一切只是在做戏而已。”
  “太爱我,所以想要强行得到我?”
  白明天为这理论气笑了,伸手夺来玫瑰花,狠狠丢在地上,使劲踩踏:“萧庭天,你现在应该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笑容真是有够恶心,还是省省表情去欺骗那些无知的小妹妹吧,我相信凭你的演技说不定还可以人财两得。”
  在大学时她曾经两次亲眼看到萧庭天与不同的女人出现在学校的小树林,当时她相信了萧庭天说他们在讨论学术的理由,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蠢的可以。
  如此不留情的嘲讽话语令萧庭天脸色阴沉下来,大手出其不意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目露狠戾:“白明月,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不过是想要用温柔手段将你带走罢了,但你却不识好歹,执意撕破脸皮,那么也别怪我粗鲁了。”

  萧庭天用力一拉,白明天本就有些不灵便的身体直接冲前方倒去,本能惊叫着闭上眼睛。
  萧庭天根本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没站稳,没有来得及做任何准备,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慢慢向大地倒去,越来越近。
  此时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千万别伤到脸,否则在做运动时会很影响心情的。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好像还有些软软的触感?带着热度?
  白明天睁开了双眼,看到一张媲美冰山的冷脸,因为光线非常明朗的原因,她这一次看的很清楚。

  看到了他俊美如上帝偏爱的五官,那长又卷翘的睫毛,在落下的两片阴影之下是一双反射亮光的黑眸,像是两潭黝黑的古井,没有丝毫情绪,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感,又像是吞噬一切的黑洞,正散发出幽幽的冷气,等待猎物的落网。
  白明月被那双眼睛盯的全身汗毛都竖立起来,快速起身,有些局促的站立旁边,很小声:“谢谢你。”
  傻子也知道,刚才自己是被墨子寒救了,看来这家伙也并非是冰山,也有感情。只是,他的速度怎么可以那么快?还坐着轮椅呢。
  萧庭天觉得眼前人有些眼熟,却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想到自己已经定好的酒店房间,没空跟这突然出现的人物纠缠,大手再次抓向白明月。
  “白明月,跟我走。”
  白明月正要闪躲,却听得咔咔两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音,接着,是如同杀猪的惨叫声,她定睛看去。
  萧庭天的手被墨子寒伸出的手牢牢抓住,并与胳膊构成诡异的角度。
  “兄弟,我告诉你,我爸可是厂长,识相的话今天让我带白明月走,你开个价,我们好商量。”
  既然武力上无法压制,萧庭天选择了在金钱上压倒对方。
  若非是场景不合适,白明月真的很想笑。
  跟墨子寒比财产比背景,那不就是屎壳郎钻厕所,找屎吗。
  对于无脑只有长相的面前人,墨子寒连个眼神都欠奉,眼睛看向水泥地面,声音淡淡:“我数一二三,你若不走,明天你爸将会收到厂倒闭的消息,我墨子寒说到做到。”
  萧庭天估疑的眼神上下扫量面前人,看到了不仔细看就会被人忽视的价值不菲西装,看到了皮鞋不显眼处的M字样,看到了他手腕上看不出价格却镶满钻石的手表,脸色越来越白。
  他想起来了,他曾经在杂志上多次看到墨子寒,所以才会感觉到眼熟,没错,眼前人竟是墨子寒,白明月这个穷又装清高的女人怎么会跟他搭上关系。
  “一。”不带任何情感温度的数字。

  萧庭天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想要将手抽出来,直接跪在地面,将头磕的梆梆响:“墨少,我有眼不识泰山,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将我当成一个屁放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