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3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墨子寒连眼角都没有抖动半分,慢条斯理的穿戴好衣服,并未被声音打乱自己的节奏。
  一身黑色西装穿戴在身,白色衬衫上的领带被他刻意拉低了高度,转身过来的同时,将手表扣在手腕,也看到了依旧背对自己的人儿,斜长的黑眸闪过一丝不耐之色,伸手从柜子中抽出一张白纸走过去。
  “签了它。”

  墨子寒将纸递到白明月的面前,同样递来的还有一只笔。
  在她睡觉时他通过身份证调查出了她的所有信息,又因为昨晚她睡着时的梦话,判断应该不是弟弟所为。
  作为禁欲已久的自己,既然已经开荤,自然不愿意再舍弃那份欢愉,她的身体倒也算干净,就是技术太差,又为了双腿的秘密不被泄漏出来,他只好将她囚禁在身边了,若非念及这些原因,昨晚他就会杀了她。
  白明月为钻入耳中的平淡声音表示不满,她昨晚到底将自己给了什么样的人?递过来的又是什么东西?
  当视线落在合同第一排又大又黑的字上时,她的瞳孔瞬间睁大。
  “情妇包养合同。”直到她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依旧是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文字。
  合同内容很简练,要求就三条,不得泄露双腿已好,不经允许不得离开身边,随时随地接受他的需求。
  她习惯性的开始思考,推测这三条要求的来由。
  首先,她看向了本好好可以站着如今却坐上轮椅的墨子寒,推断出他不想让别人知晓腿之事,不离开身边很好理解,就是为了防止她泄露第一条,至于第三条……

  白明月想到了昨晚的事情,心中咒骂一声,将合同如垃圾扔在床上:“若我不签如何?”
  墨子寒按动了轮椅上的一个按钮,有暗格从侧面跳出来,里面是一张样式崭新的身份证。
  “我的身份证。”白明月下意识的就要上前拿,忽然想到自己还光着身子,连忙重新用被子将自己裹好,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墨子寒斜长的黑眸闪过寒光,下一秒已经消失在轮椅上。

  白明月只觉眼前一花,身体被某个重物压倒,动弹不得,定睛一看,可不就是刚才坐在轮椅上的混蛋。
  “你做什么?”她怒目而视,伸手遮挡住空无一物的胸前。
  她到底是睡了怎样的男人,脸俊美的连女人都要嫉妒,却是一个面瘫冷脸喜欢暴露自己跟别人的变态。
  墨子寒轻易将她的双手用一只手擒住放在空中,任由胸前的雪白风景暴露眼前,那两点颤栗的樱红引得他下身一阵燥热。
  对自己禁欲能力表示不满,墨子寒从她的身上撤走,坐回轮椅上,看着从她眼中流出的眼泪,声音依旧冷淡:“我只是想要让你认清事实,昨晚你的浑身上下已经被我摸遍,毫无秘密,遮掩的动作只会令人感到可笑。”

  话落的同时,墨子寒低头看了眼手腕的表,眉心簇起。
  他是个不喜欢浪费时间的人,今天早上所用的时间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他决定快速结束谈话。
  “刚才你问我不签如何。”
  墨子寒推动轮椅到房门口,手拉住门把手:“那就是你妈妈蔡舒雅的性命。”
  白明月狠狠将身体本能流出的屈辱眼泪擦拭掉,听闻话语,身体僵硬在床上,涌上头的怒火很快被深深的无奈代替:“我签。”
  她没有问出你调查我之类的愚蠢话语,因为用她高中时的智商就可以想出是通过身份证查到的信息,至于眼前人的身份,根据今早的一切行为与关于他的描述,她想她已经猜到了,也是她快速妥协的原因。
  全A市都知道有一名年轻才俊,他的名字叫做墨子寒,在成年的当天出车祸坐上轮椅,令诸多富家千金心碎了一地,在短短的几年内创办寒芒影视,曾用一千万的成本拍摄电影,却创造出了一个亿的票房,自那以后,被奉为影视界的神话,而且他还是墨氏集团的长子,本身具有集团的继承权,可谓是财势滔天。
  白明月在合同上落下自己的名字,趁着面前人背对着自己,她快速将地上掉落的衣服穿起来,走到轮椅旁,将合同递了过去。

  墨子寒看也没看,直接将合同塞入轮椅的暗格中,出了房门。
  白明月充满愤恨的目光盯着挺直宽大的背影,没想到她昨晚竟是刚出狼窝又掉虎穴,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出了酒店旋转玻璃门,白明月转身仰望而去,记下了酒店的名字,让自己铭记这一晚上的深刻教训。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从停车场停在了他们的面前,司机位置走下来一位身穿黑色职业装的男人。

  年龄不大,笑貌清秀而阳光,一双眼睛斜长而上翘像是会放电,唇角带出一丝若有若无轻佻的笑意,看到她,似乎有些意外,视线多停留了几秒。
  “墨少。”苏哲对墨子寒鞠了一躬,后拿出一块板将墨子寒连同轮椅一起推入车内,接着对她做出请的手势。
  虽然不知刚才的司机是谁,但她早就在媒体上见过此人,深知司机就是墨子寒的贴身助理,这让她刚加确定自己的猜测。
  她竟是跟传说中的墨少在同一辆车上,若是发生在昨晚之前,她一定引以为豪兴奋睡不着觉,可如今她恨不得躲远一些。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竟然没有地方坐?
  白明月瞪着眼睛在车子后面空荡荡的空间来回扫视了好几圈,显然这里原来的座椅皆被移除,难不成让她一直保持半蹲着的姿势?

  她看向那张稳坐轮椅上的冷脸,粉唇动了动,最后决定不开口说出自己的抗议。
  以这面瘫男的性格,她说出口只能是自讨没趣。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缓缓停下来,白明月看向窗外的房屋,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惊讶。
  她自诩定力不错,只是在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面前很轻易的被一次次破功,为什么车会在她家停下?

  “你早晚要回家。”墨子寒伸手拉开车门,将得到答案恍然的她一脚踹出车。
  白明月揉了揉特别痛的屁股,抱着擦伤的胳膊默默问候了墨子寒的八代祖宗,有些一瘸一拐的用钥匙开门走回家。
  正如墨子寒所说,今天不回家,以后也会回家汇报接下来不能呆家的理由,可是这家伙的脑袋会不会转的太快了点。
  苏哲从司机位上转过身,意味深长盯着消失在门内的背影,唇角挑起玩味的笑容:“墨少,这次不打算忍耐了?”
  他是墨少的贴身助理兼医生,腿疾就是他治好的,也是唯一知道墨少秘密的人,不过现在看来,要多一个人知道了。
  墨子寒平淡无波的黑眸扫过苏哲,被后者讪讪一笑转过头去,狠狠揉搓着脸部肌肉。
  只是一道眼神而已,竟是感觉自己的脸要被冰冻住了,可想而知与墨少零距离接触的亚历山大。
  苏哲对今早彻查过底细的白明月在心中竖起默哀的旗帜。
  一门之隔的家中,白明月在门口换了鞋,视线掠过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家。
  地方不大,也就二十平方,家具都是用最廉价的木头用钉子钉住,此时木头椅子上正坐着一位妇人,单手撑住头,眼睛处于闭合的状态,在眼尾地方有着比真实年龄更加多的皱纹,脸颊隐隐可以看出干燥的皮屑,眉心紧锁,似是梦到了什么忧心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