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2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明月摸到了房门的边缘,她有些感谢房间只开着床头灯,这让她此时手背后的动作看上去不会那样明显。

  听到萧庭天的话她已经没有太多感觉,也没有时间给她去感觉,身体上的燥热令她不得不用理智控制自己不要脱衣服。
  萧庭天的脚步越来越近,无形的压紧迫感令她的额头布满汗珠,分不清是着急还是太热导致,终于在面前人还有三步的距离时,她终于扭开反锁,接着快速旋转门把,与此同时大叫出声。
  “萧庭天,你看后面。”
  萧庭天本能的回头,看到双眼充满惊骇的林黛沫,暗道一声不好,快速回头,哪里还有白明月的影子。
  每年拿全校第一的女人果然不好搞定,都这样谨慎了还被她逃跑。
  萧庭天低低咒骂一声,想也未想,快速拉门跑出去,可视线中只有空空荡荡的走廊与两排竖立的房间门。
  白明月紧紧倚靠着背后的房门,由内而外的热量令她大口大口的喘息,脑袋已经处于不清楚的状态。
  她刚才手扶着门,整个身体却倾倒了进来,这证明这扇门的主人忘了关门。

  白明月努力睁大眼睛,用已经模糊的视线打量身处的房间。
  可能因为窗帘遮住的原因,照射进来的月光几乎不可看到,黑暗暗的一片,不过没有被她进来的动静惊扰,应该是房间客人暂时外出吧。她刚好可以趁这段时间令自己清醒冷静下来。
  白明月扶着身后的房门慢慢起身,一步步向隐约是浴室的方向走去,没有看到本静止的窗帘轻轻抖动了下。
  她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等走到浴室时已经脱了精光,却依旧感觉燥热无比。
  浴室有一个很大的浴缸,她走进去将水放到最大,冰冷的触感从每一个毛孔内钻入进去,令思绪瞬间清醒很多,可是,还不够,远远不够。
  她将淋浴的开关打开,任由下雨一样的冷水喷洒在浴缸中的自己身上,确保大脑处于可以思考的状态,她开始分析处境与逃生的方案。
  可最终得出无果的结论。
  以她现在浑身燥热难耐的情况,走出这个浴缸就会立刻失去理智,攀上男人的身体,可浴缸的冷水也只能支撑她一个小时,一小时之后,她又该如何?而且被压制一个小时之后的药性只会更加猛烈,到时她会连一丁点记忆都没有。

  是现在出去找个顺眼的男人解决身体,当作被猪拱了,还是一个小时之后不记得任何事情,连被个六十岁老头上了都不知道。
  白明月从来都不是犹豫的人,既然坚定了信念,她立刻从浴缸中站起来,决定趁自己还算清醒的时候跑大街上筛选男人。
  没有时间将身上的水擦干,她将衣服边套在身上边往出走,透过昏暗的月光,发现没了进来的出口。
  不可能。
  她顾不上惊骇,用手摸了摸记忆中的出口位置,好像有点……温热?不过摸上去好舒服,体内似乎不那么热了,难道说她遇到了一睹可以解春药的墙壁?
  她忍不住将另外一只手也摸了上去,接着,整个身体都靠了上去,上下噌着。
  不过可惜,这堵墙壁似乎有些矮呢。
  墨子寒垂眸望着在自己怀中来回噌的女人,视线清冷掠过她拙劣不堪的勾引手法,坐在轮椅上的身体丝毫未动。
  弟弟还真是没新意呢,又是老一套,只是这次来的女人未免也太差了,无论身材还是经验。

  简单的抚摸已经不能满足白明月身体的需求,她的唇开始在她所认为的墙壁上来回移动,轻轻啃咬,双手在墙壁上找寻可以进一步解决体内燥热的东西,终于,她握住了一根突出来的棒状东西,温度要比墙壁热好多,隐隐还带着跳动的节奏。
  就像是有毒的罂粟花一样,刚开始尝到一点点甜头,后面便会欲罢不能,想要索取更多,白明月此时就是这样的感觉,顺着本能的牵引,她低头来到那棒状物的旁边,伸出了舌头,却感觉整个身体飞了起来,落入一个可以解决她身体燥热的容器中。
  墨子寒从轮椅上站起,将这突然闯入自己房间的女人横抱而起,扔在床上,开始解自己身上的衣服。
  自从双腿好了后,他便如同正常的男人一样会有生理需求,弟弟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已经将他的忍耐力逼至极限,他决定这次不再忍耐,解决完生理需要后就将这女人杀了,不让她有通风报信的机会。

  白明月如八爪鱼一样的抱住了令自己体内燥热降温下来的物体,最后剩余的意识让她猜测自己碰到了一个男人,但是怎么碰到的?刚才不是还在噌墙壁吗?长的帅不帅?
  她抬头努力睁大眼睛看向头顶的那张脸,可惜光线太暗,只有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楚,突然下身传来的剧痛令她闷哼出声,手指下意识的胡乱抓在了某个光滑的物体上。
  墨子寒眉心微蹙,床单上的那抹深色让他忽略了背上如同挠痒痒一样的伤口。
  他的眼力曾经经过训练,拥有常人两倍的视力,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个处子,算是对他双腿恢复的庆祝仪式吧。
  墨子寒的神情重新恢复冷漠,一下下如同机器般碰撞着身下的人儿,也许是因为药性的原因,人儿很配合,也很疯狂,同时他的背上再次多了几道对他而言微不足道的伤痕。

  清晨,有风从窗外吹进来,扬起了窗帘的一角,将清凉喷洒在房间内。
  白明月悠悠从床上转醒过来,双手习惯性的撑住床准备起来,看到房间内陌生的一切,怔住。
  等等,这是在哪里?
  她拍了拍有些晕痛的头,慢慢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眼睛越睁越大,她猛然侧身看向身下的床单。

  在那白如雪的床单上,刺眼的红色如同腊月冬梅,耀眼夺目。
  白明月感受到下身的红肿难受,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这本该就是她想过的结局,但等待真正来临的时候,才发现接受是一件并不怎么轻松的事情,不过她并不怪那个男人,毕竟也是她自己需要。
  伴随自己二十年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了自己连脸都没有看清楚的男人?多少岁,什么身材,什么背景,是否有女朋友?
  她并非是不甘心什么,而是本能的去思考一切问题。

  对了,身份证,昨天她刚拿到新的身份证,若是丢失,补办很麻烦。
  白明月掀开被子想要搜寻自己的衣服,才发现自己竟然寸缕未穿,吓得整个人重新缩回被子。
  浴室忽然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白明月心头一惊。
  在做完事后竟然没走?这个男人想干什么?难不成以为她是随便的女人想要再继续昨晚。

  想到的猜测令白明月脸色煞白,但身份证没有找到,她不能走,或许浴室里的男人有看到。
  浴室门被打开,墨子寒下身围着浴巾走出,未擦拭的汗珠顺着菱角分明却不夸张的肌肉流淌下来,他看了眼已经醒来的白明月,淡然走到衣柜前拿出衣服,伸手就要解开浴巾。
  白明月吓得整个人转过身去,惊声:“流氓。”
  看到从浴室走出来的男人时,她承认自己被帅到了,可她想不到,此人竟是无耻下流不要脸,竟然招呼也不打,怎么说昨晚也夺走了她最宝贵的东西,如今更是直接当着她的面换衣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