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5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抬起腿,膝盖狠狠地撞到他的男性骄傲。
  薄夜渊脸色一变,毫不设防,伸手捂住裤裆,疼得俊眉拧紧。
  “你真脏!”黎七羽手背擦着唇,推开他欲逃。
  薄夜渊长手一揽,将她狠狠又攥回胸口。不许她跑,想到失去她胸口挖空了。

  “黎七羽,为什么狠心这样对我?”他涩哑开口。
  他是对她粗暴,做错了,可是她先犯错!
  “我错了……”
  黎七羽挣扎的身形蓦然一顿。
  薄夜渊死死按她在怀里,坚挺的下巴抵在她肩窝处,嗓音一声一声沙哑:“我错了,老婆,我错了……我错了……”
  黎七羽嘴角扯开诡异的冷笑……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也是你的。”他炙热的气息喷在她耳迹,“我都给你。”
  脑震荡让他昏昏沉沉,他死死抱着她,倒了下去。
  薄夜渊昏迷了一整夜,固执地抱着黎七羽谁也掰不开他的手。
  她哪也去不了,晚餐是在他怀里吃的,越想越气,吃饱喝足狠狠殴打了他一顿……
  他全身坚硬如铁,砸多少拳都纹丝不动,倒是她的小拳头红了。
  黎七羽想了很久,盯着他英俊如斯的脸勾起魇笑。
  想到了怎么对付他了……
  她列了一张清单,丢给佣人让她们去置办。
  雷克过了目,见面并没有违禁品、危险品,答应让下人去买。
  黎七羽想到她很快要解脱,终于心满意足地靠在薄夜渊的胸膛睡熟。
  翌日,阳光晴好。
  黎七羽被禁锢一晚,胳膊都压麻了,睁开眼看到他深凝盯着她的俊脸。

  薄少胸膛多了很多道伤痕,像被野猫抓的。
  她的指甲为此全部崩断……
  黎七羽蹩起眉,发现十根手指都被贴了ok绷。
  她费劲也推不开他,他不说话,这样森然盯着她。
  直到雷克叩门,领着佣人送进来最丰盛的早餐。
  “少奶奶,少爷一整天都没吃过东西了,他伤势很重,不能下床更需要营养了。你喂他吃点?”雷克忧心忡忡,不管谁劝,薄夜渊自虐式的不吃东西。
  “我知道了,出去吧。”黎七羽淡淡应道。

  薄夜渊靠着床头,一只手像铁箍搂着她的腰,死灰的眼复燃。
  雷克很高兴,有少奶奶喂,少爷肯定会吃了……
  黎七羽见他们都走了,自顾自地吃了起来,肉粥的香味在空气散发……
  薄大少满怀期待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她喂。
  她吃得很香,空气里都是她咀嚼食物的声音。
  他拧了眉,感觉到饥饿。

  消毒药水的味道受够了,昨晚他被伤痛得一晚没睡好。
  黎七羽吃得差不多,把剩下的食物全都倒在了托盘里。
  大手捏住她的下颌,薄夜渊沙哑的嗓音终于发声:“宁愿倒了,也不给我吃?”
  “什么时候放开我?”她一脸淡漠。
  “原谅我为止。”
  “那我原谅你了!”
  “你没有!黎七羽,你还在生气!”他阴郁低吼。
  黎七羽心里莫名地烦躁,他连别人的原谅都要霸道地强迫而来吗?他这么蠢,他的脑子不知道?
  到下午,雷克把她清单的东西都买来了,她一个午都在睡觉、玩手机。薄夜渊躺在床挂点滴,他重病在身不能下床所以也禁锢着她不准走,他真自私!
  她只要转过身撞到他的下巴,他浑身是伤,落寞的眼盯着她,卸下平常的骄傲,显得很可怜。

  “薄夜渊,你的肚子一直在叫。”黎七羽的手按在他腹部,“那么饿啦?”
  “……”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薄夜渊死死盯着她,喉结下起伏着,还没说出话,她笑眯眯地说:“你伤这么重,不可以再饿坏身子,把小香肠饿瘦了怎么办?”
  薄夜渊握紧她的手,紧绷的脸扯出一丝笑意:“它不会瘦的。”
  “不管,你要吃得更加壮壮的,我下去做好吃的给你。”
  薄夜渊警惕地盯着她:“你是哄我开心,想借机逃跑!”
  她怎么可能突然对他好!

  “我陪你一起去!”又深怕她说的是真的,他带着一丝侥幸的希冀。万一她真的想通了?
  薄大少昏昏沉沉,跟着进了厨房。
  黎七羽翻出几个天际白眼,讨厌他像尾巴一样跟着她转来转去……
  能够感觉到他很高兴,盯着她的每个小动作。
  当初她为他做过那么多饭菜,他一次也没吃过。

  黎七羽忍不住冷笑,瞅准时机,抓起平底锅,朝他的后脑勺打过去。
  薄夜渊眼色一深,头疼倒地。
  平底锅凹了,他的头是陨石么……难怪像石头一样又蠢又硬!
  黎七羽心虚地探了探他的鼻息,仅有的一点担心也消失了。
  他这体质,别说一个平底锅,十个也死不了吧?
  雷克说他轻度脑震荡,托她洪福,现在是深度级别了。
  下楼之前,她吩咐佣人将她清单买好的东西都放进了厨房。
  黎七羽早看到流理台边的大箱子。按照原计划,她倒锁了厨房门,找出一根领带将薄夜渊的口封了起来……
  箱盖一打开,一米九的大抱熊从箱子里膨胀出来!
  布偶熊里的棉花掏空,将薄夜渊一点点挪动着塞进去。
  他很沉,黎七羽费劲了全身力气。

  半个小时后,薄夜渊和大熊成功合体,她再将空隙的地方用棉花填充饱满。
  布偶熊质地很好,长长的棕毛,即便没有棉花的状态也很厚实,像一件超暖和的羽绒服。
  做完这一切,黎七羽看了看时间,静等走私公司来访!
  午在玩手机的时候,她已经下好了订单。
  雷克在书房里处理公务,少爷病了,公司的事全权交由他处理。
  想到有少奶奶照顾着,他很放心!
  薄夜渊:“……”
  下人来说报备说,少奶奶叫了搬家公司,要把几样东西搬到亲戚家去。他们检查过了,都是不值钱的东西!
  雷克站在露台,看到两个工人扛着那大熊塞进车里——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毕竟,谁也不会想到黎七羽竟敢打薄夜渊的主意!

  薄大少昏昏沉沉,梦见世界大战,各国的军统发动战争,都想要争夺黎七羽。
  他带着她翻山越岭、横遍沙漠、又亲自战场,在战火连天的一线穿梭。
  身了很多枪,痛得四肢百骸都在颤栗,右腿被炸断了,他还在硝烟作战。
  没有人能把她从他手里夺走!

  忽然,从天而降一个平底锅砸在他头,他浴血奋战的身躯痛苦倒下。
  薄夜渊热汗涔涔,从噩梦惊醒。
  模糊,他听到交谈声:“黎小姐,你这布偶跟灌了石膏一样,死沉的!装的是什么人啊?”
  “我拿钱,你们办事,废话那么多?”
  “既然答应你负责把他运出国去,总要知道他的身份?”
  “一个保镖叛徒。”黎七羽丢过去一个小袋,里面都是钻石。
  花着薄夜渊的钱把他卖了。
  对方检验着钻石,见钱眼开地笑了:“行,我们也是爽快人,保证照你的要求,安全把他送达。”
  薄夜渊皱起眉,双手双脚被绑住不能动,身体被毛绒绒的东西挤压着。
  该死,嘴被封了发不出声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