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5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在她还没有强大,没有能力把小包子照顾好的时候,她不要做妈妈,让可怜宝宝来这个世界遭罪!

  “我凭什么要做贡献?法律哪条法则,规定妻子必须生了孩子才能离婚?”黎七羽清冷地睁开眼,像看着最憎恨的仇人。想把她当生育工具,去死!
  “薄家家规!”
  黎七羽真想扇扁他厚颜无耻的脸。
  “你确定要一个不干净、还有着心脏病史的女人,给你生孩子?”黎七羽嘴角带笑,扯着伤口发疼。

  “你现在的身体,调养好生孩子完全没问题!”
  他让医生查过,心脏病也分轻重,黎七羽现在病情还没严重到那个地步。
  她的排异情况是因为最近忘记吃药,加情绪不稳导致……
  “你不怕生出来的孩子,是北堂枫的?”
  薄夜渊被踩到暴怒痛点,浑身涌起戾气:“黎七羽!”
  “次在英国伦敦,我跟北堂枫度过旖旎一夜……不想知道具体细节?”她嘴巴这么痛,还要跟他说废话。
  “撒谎的代价你还嫌不够重?”薄夜渊明知道她是刺.激她,却控制不住怒意,“嫉妒是魔鬼,别逼我被它操控!”
  “哈……”黎七羽笑容开大,嘴角的伤口又裂开了。

  看到他动怒,她有报复的快感!
  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打不过他,只能口头气他……
  “是不是撒谎,你可以问北堂枫。不过下次我不会忘记拍下证据给你看。”
  “你敢!!”
  还有下次?他像被惹怒的野兽,怒意勃发要疯狂。
  “除非离婚,薄夜渊,”黎七羽的眼神冷厉如仇,“否则我会让你求死不如的悲惨!”
  薄夜渊强压下怒意,眼眸透出阴险:“你嫁到薄家这2年,吃穿用度,都是我薄夜渊的。想离婚,先生孩子抵债!”
  “那我这2年遭受的精神、肉体折磨,这笔账怎么算?”
  “是你咎由自取,没有做好少奶奶的本职该得的。”
  好一句该得的!

  黎七羽靠着床头,淡漠冷清看着他,从醒来她看他的眼神是针,她说的每句话都让他难受。
  “黎七羽,只要做薄太太,整个世界都是你的……”薄夜渊捧起她的脸,诱哄妥协,“陪在我身边,我给你盛世绝宠!”
  像过去一样悲惨?
  很抱歉,她黎七羽再不会“咎由自取”!

  “薄少爷最好算算我吃用了你什么,做个账本给我。不用孩子,欠你多少我也能还清。这样总能离婚了吧?”黎七羽摘掉他的手,再看他一眼都嫌多余,疲惫闭眼。跟野猪无法交谈,怎样能最快速划清界限,吃点亏她也愿意。
  薄夜渊气得掀翻了医药托盘,瓶瓶罐罐的药膏落地。
  黎七羽骄傲一笑,拿了浴袍披在身走下床。
  一股力量狂暴地扯下她的衣服,薄夜渊眼神赤红:“不是要跟我划清界限?有种别穿!”
  “……”
  “黎七羽欠我的你拿什么还!你花的每一分都是我的!”
  黎七羽冷笑,他英俊的脸是如此面目可憎。

  拿起一条毯子裹在身:“这是黎家!”
  “从现在起,黎家的一切我收购了!”
  “好啊,”黎七羽负气地扔掉毯子,全身不着一缕,“那我这样走出去好了。”
  薄夜渊拽住她的胳膊,扔回床,冷笑俯望她——
  “没有我,你一无所有。看看你现在有多落魄?乞丐都你富有!”
  “……”
  薄夜渊扔掉衣服,愤然离开房间,关门的嗓音好响!

  黎七羽揉着被扯痛的胳膊,怒意狂生!
  几个保镖被唤进健身房,看着眼前浑然天成的王者。薄夜渊紧绷着俊颜,脸黑如墨,浑身的肌肉纠结愤起。他们五个加起来,都打不过他一个,人间惨剧啊!
  薄夜渊脱下衣物,赤躶着身走进斗场,肌肉一块块勃发:“揍我。”
  “……”

  “揍得越狠,奖励越丰厚。没有尽全力的,收拾包袱滚。”
  保镖们面面相觑,少爷疯了?
  下午,健身房一片血腥。
  被揍得浑身是伤的薄夜渊,昏倒在地,被抬着出来。
  雷克第一时间叫了医生治疗,轻微脑震荡,内颅淤血,肋骨裂缝,差点断掉……
  总之,那模样还蛮惨的。
  好在保镖把少爷的右眼打肿以后,他下令不准打脸,否则……

  薄夜渊躺在沙发,一身血气,嘴角也破了,血液涂抹在他的唇瓣显得异常邪气。胸口、手臂,受伤处都缠了绷带。
  他昏昏沉沉,在梦里也不安宁,黎七羽充满怨愤的眼神控诉他!
  浑身冒出冷汗,惊醒。
  雷克让仆人准备了吃的,少爷好像邪了一样,不说话也不动,呆滞了两个多小时!
  黑长的睫毛张着,双瞳一片荒芜的黑洞。
  黎七羽从楼下来。
  她穿着纸剪的长裙,白纸折叠成蛋挞一般的千层裙,不规则裙摆垂落,胸口是大蝴蝶结,一条紫色的纸腰带,乍一看像走红地毯的大腕明星,出自大设计之手的高定礼服!
  只是她没有穿鞋,躶得白足走下来,傲然地无视每一个惊艳盯着她的佣人。
  雷克在少爷面前挥着手,正怀疑少爷是不是瞎了?
  突然,那空洞的黑眸动了一下,直勾勾盯着少奶奶。

  雷克雷了,原来少爷的病只要一味药——黎七羽。
  黎七羽连眼角余光也没给他,径直走向玄关。
  薄夜渊突然从沙发戾气而起,豹一般跃到她面前,嗓音极近沙哑:“去哪!?”
  一大块冰挡在黎七羽面前,男性的手掌死死攥着她的手腕!
  “滚!”

  “薄太太,你身穿的纸,也是我薄夜渊的!”
  “……”
  薄夜渊全身的骨骼都在疼,她的冷淡更是唤醒了他心口的癌细胞。
  黎七羽冷冰冰地看着他,面前的男人高大威武一米九!
  但是身高不重要,她的气场两米八!
  “G-U-N!”她一字一顿地报出字母。
  薄夜渊攥着她不松手,两人互怼!

  她是蠢?还是没长脑子?一下雨,她要全部走光。
  宁愿穿成这样走出去,也要反抗他!
  薄夜渊的心越痛,嘴里的话越恶毒:“包括你大姨妈来访,身下垫的卫生棉,也隶属于我薄夜渊!”她的一切都是他的包括她!
  黎七羽脸色微变,脑子气到来不及思考,手探下去抽出姨妈巾,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拍他脸!
  “你的,都是你的!”
  “……”
  一众佣人全都惊呆了!
  雷克迷之震惊了整整几十秒钟,咳了咳声,让所有闲杂人等退场!
  黎七羽才换去的卫生棉还很干净,泛着淡淡少女的馨香,拍在了那张恬不知耻的脸。
  薄夜渊俊脸紧绷,嘴唇的鲜血在姨妈巾印出性感的红唇印,飘落在地。
  他一片狂风暴雨来袭:“黎、七、羽!”
  黎七羽甩开他的手,撕着身的衣服:“全都还给你,只要你放我走,薄夜渊沾了你气味的东西我都嫌恶心……唔……”
  男性逼人的唇蓦然压在她唇,薄夜渊按住她的手,阻止她继续撕衣服。
  她唇角很疼,他的唇她伤的更重!
  他维持着堵住她唇的姿势,并没有深吻,心脏在胸口跳的异常凶!

  想把整个他都塞进她心里,想成为她丢不掉的一部分!
  而不是她眼如此厌恶的垃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