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5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怀里的女人伤痕累累,像坏掉的玩偶。
  绝美、破碎。
  薄夜渊按住一直在抖的大手,嘴角扯出冷笑。他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时候恐惧过?算当年他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小小年纪已能淡然处之。可现在,他怕了,像风寒入骨,从骨子里冒出的惧意。

  黎七羽身的伤他无法亲自擦药,唤了佣人照顾。
  夜色静谧。
  绝美的女人宛如被暴雨摧过的花瓣……
  她是造物主偏爱的宠儿,可白皙肌肤斑斑驳驳,布满伤痕。帝看到也会心痛惋惜!
  好美……佣人盯着黎七羽绝美的脸发呆,涂抹到腿的时候,惊叫了起来,“少……少爷!血……少奶奶在流血……不是我弄的——”
  轰,薄夜渊的世界再次崩塌!
  “该不会是流产了吧?”佣人发现血从哪里来以后,吓得语无伦次。
  薄夜渊眼眸发空,还嫌他不够惨,又劈下来一刀。

  他爱她了——
  薄夜渊从来没有如此地肯定过,害怕过。
  看着鲜血,他被吓到失去了心跳,突然产生没有她,他也活不下去的念头。
  这爱来得猝不及防,是最锋利的武器将他击倒。
  “你说什么?”他沙哑得变调的嗓音,一把攥起了佣人。
  “我……也不知道啊,血是从那里来的!”佣人哭了起来。

  薄夜渊一把扯着她扔出很远,低吼着让她去叫医生!
  黎七羽娇柔的身子被大手扶起来,靠在他胸口。
  这动作使得血液流的更多,像疯狂恣意盛开的曼陀罗,血腥妖娆。
  薄夜渊紧紧地将她按在怀里,脸色木然。
  他像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轻轻地安抚,低哑地说话:
  “孩子会没事的,黎七羽……我们的孩子不会有事……我不许你们有事……”
  然而他的心,却像是被啃掉了所有器脏,荒芜的空躯。

  喉咙剧烈哽咽着,他的眼眶越来越红……
  她有他们的孩子?为什么不早告诉他?为什么他没有早点发现?
  他的心里生出一万根后悔的荆棘,疯狂缠绕他,刺伤他,像死寂墓地里缠绕着墓碑的藤条。
  黎七羽长长的睫毛动着,眼前一片晕光。
  模糊听到有人说话:
  “少奶奶****没有刮伤……你说的性、经历,24小时内未发生。倒是少爷下次在使用道具时,注意着少奶奶的身体,她有心脏病,冷物容易诱发病情,而且会让女人宫寒、痛经……”
  医生检查过,说不是流产,只是女性经期。

  薄夜渊还是有种痛失去整个灵魂的空慌感!
  没有性.经历?
  医生递给检验单,确认黎七羽没有性.侵。
  薄夜渊心情复杂,眼神越发地幽暗——
  黎七羽撒谎,她骗他?根本没有跟北堂枫发生关系?
  狂喜过后,更大的后知后怕像魔掌扼住了他的心口。
  他没忘记今晚他做了什么!嫉妒是最可怕的心魔!
  “她的身体状况,什么时候适合怀孕?”紧紧抱着她,像抱着即将遗失的一个世界。
  “经期结束,少奶奶好好休养,选个排卵期可以了。”
  “人工受孕的几率?”
  “大概20%左右,几率低,胎儿畸形率高,一般不作为首选,而且受孕是一个复杂的生理过程……”医生惊讶,少爷身心健康,没有必要这么做?
  薄夜渊凝视着怀里的女人:“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成功率提到百分百!我要一对龙凤胎!”
  医生雷昏了,问她要孩子她也给不起啊!
  少爷今晚阎王还恐怖,她不敢否决:“做好充足的孕前检查和准备工作,能提高几率……”
  黎七羽冷笑,想让她给他生孩子?做梦五百年!
  他敢让她人工受孕,她偷龙转凤,掉包个女人去替她……
  她恨恨地想着,浑身疲乏无力,很快又陷入昏迷。
  整整一夜,薄夜渊抱紧黎七羽,像僵硬的化石。
  他等不及想要孩子,人工受孕的几率再低,也遥遥无期好。
  等她为人母以后,会收敛性子,专心在家里带孩子,不会整天想着离婚去勾男人!她现在是太闲,塞两个孩子给她带,看她怎么分得开身?
  低头亲吻她的发丝,闻着她的气味他才安心闭眼。
  但凡黎七羽动一动,他会很快醒来。
  像偷到绝世珍宝,攥在怀里怕消失了,神也不能把她抢走。
  黎七羽身体轻轻地舒展,睁开眼,她嫩白的肌肤涂抹着香香的膏药,一夜的时间擦伤已经好了很多。
  薄夜渊的手在她两腿间涂抹着……

  碰到她的粉嫩,他的手指一颤,眼眸极近幽深。
  黎七羽一脚朝他踹去,被他截住脚踝。
  “醒了?”薄夜渊嗓音沙哑,浓郁的眼盯着她。
  黎七羽淡淡扯了毯子遮盖在身,看着他欺身过来,压低了嗓音说:“你全身涂了最好的药,伤势好了不少,昨晚你心脏病发作了,为什么不早说?下次要及时告诉我,出了事来不及谁负责得起?”
  一晚过去而已,他变得像一只摇尾巴的大狗,脸色尽是讨好。

  是她打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重新睁开!
  薄夜渊依然深情地看着她,握着她冰冷的手吻着:“我以为你制作那些用具,是为了专门对付我。”
  “……”
  “你从我身边逃走,去见了北堂枫——让我怎么想?!”他眼神一窒,“医生昨晚给你做了检查,说你还是专属我的,我薄夜渊的女人!为什么骗我?”
  黎七羽妖冶的唇扯出冷笑,不耐烦地闭眼。

  “以后别再见他!我还像以前那样宠你,权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薄夜渊凝视着她的冷淡,心口发疼,“昨晚是我冲动失了理智,我道歉。”
  他从来不是低声下气的男人,今天已极致卑微,口气是他曾最不屑的哀求成分。
  他堂堂薄帝也有今天?
  偏偏这死女人,一眼也不看他,冷漠得让他抓狂!
  薄夜渊恨不得掐醒,却舍不得碰伤她一根头发:“黎七羽,我在道歉?!”
  黎七羽抿着唇,嘴角割着豁口。所以呢?他道歉她一定要原谅么?滚!
  她没办法忘,更没办法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她会永远记住昨夜,他的残暴!
  薄夜渊眼瞳紧缩,涌起戾气:“这件事你也有错,撒谎该付出应有的代价!没有男人能受得了妻子背叛——我对你已足够心慈手软!”
  黎七羽诡谲地冷笑——
  他是外星球来的异种渣人?她真想弄死他。

  “黎七羽,睁开眼睛,看着我!”薄夜渊遭到冷遇,心慌意乱地烦躁,“跟我说话!”
  黎七羽无动于衷地躺着,脸冷冰冰没有一丝表情。
  看到他、听到他,都让她觉得厌恶不止。
  薄夜渊低低的嗓音传来:“想我怎么补偿?”

  “离婚。”
  “你嫁到薄家两年了,还没做出一点贡献想走?除非给我生孩子!”
  当她智商跟他一样蠢?生包子不过是他的缓兵计,等有了包子这段婚姻才更牵扯不清!他会以包子来打苦情牌……
  黎七羽性格冷漠,那是对伤害她的人,自己的孩子她绝对舍不得弃之不顾!她不会像黎母,她想成为世界最好的妈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