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5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是她心里极大阴影一次,导致她在薄家丝毫不敢反抗,薄老太叫她做什么都乖乖听从指令。可乖训只换来变本加厉的欺负!

  “你找死——!”刺啦,薄夜渊扯开她的礼服,力道之大,硬生生将礼服撕碎。
  她洁白的肌肤,留着他的爱痕!
  黎七羽偏偏还要刺他:“他跟你不一样,喜欢用舔的……”
  “你骗我!!!”他阴戾地嘶吼,崩溃边缘。
  “那要不要我演示一下,他是怎么舔的?”她看着他的怒意,血液里报复的快感激荡。
  薄夜渊脑子轰然一炸,按住她在腿,拽下她的小裤裤,大掌如暴雨密集打下来。
  粉嫩的小屁屁,被一掌又一掌打下去——
  黎七羽吃痛地吸气,他下手粗暴,屁股好像变成两半了!
  身体被死死按着挣扎不了,脸也压在沙发,她咬不到他,用长长尖利的指甲抓他的胸膛……
  他敢打她,每一记她都会还回去的!
  被连接着打了十几巴掌,火辣辣的,疼得黎七羽颤栗。
  薄夜渊的胸膛坚硬如铁,挠抓了一阵,指甲断了……
  雷克早退避三舍,撤了大厅里的保镖。
  “知道疼了?”
  薄夜渊捏起她的下颌,暴戾地冷笑,“你有我疼?”
  那种被人用匕首硬生生刺进胸口的疼。
  黎七羽张嘴咬住他高挺的鼻梁,恨不得咬下来。
  薄夜渊冷眸,虎口掐住她的两颚,迫使她张开口,男性英挺的鼻子有她小巧牙印。
  “脏……”他脸浮起厌弃,“黎七羽,你从里到外的脏!”
  被别的男人碰过,尤其是北堂枫,他只要想到反胃!
  黎七羽笑得妖艳:“这么脏,你还把我当成宝攥在怀里?”

  她不干净了,不是该离婚么?
  薄夜渊阴测测地冷笑:“骚.货!你还想当宝?”
  “薄夜渊,是个男人该跟我离婚!”
  “那也等我把你玩成残花败柳再说!”薄夜渊攥她扔到肩,被嫉妒摧毁了理智,“我很想看看,你有多浪!”
  他尽心尽力地侍候都喂不够她?一转眼去外面找男人!
  黎七羽被领带封了口,激烈挣扎着,一次次被按进水。
  全身浸在水里无法呼吸,快要窒死了,每次才浮出水面换一口气,又被大掌压了下去。
  薄夜渊另只手攥着沐浴球,在她全身下用力地擦着。
  她身的伤还没痊愈,娇嫩的肌肤更是擦伤一大片。
  薄夜渊仿佛看不见,恨不得把她的皮擦下来一层。

  他受伤的手浸了水也疼,可都抵不过他心脏被锤子砸得血肉模糊的痛意!
  “黎七羽,你的罪孽深重,算忏悔到老也得不到救赎!”薄夜渊像黑化的神邸,英俊面容浮起邪恶的笑。心口却流着脓血。
  被用脏过的女人,怎么也洗不干净了……留着也是废品!
  为什么他是舍不得放弃她!

  这一夜,黎七羽双手被吊起来,像犯人一样靠着墙,只有脚尖触地。
  薄夜渊残忍地握着皮鞭……逼她认错。
  黎七羽像只受伤的小兽,倔强地怒目而视……
  于是,重重的鞭子朝她打了下来!

  特制的皮鞭打在身不会留下痕迹,但每一鞭都有皮开肉绽的痛感!
  她的心脏阵阵抽痛起来,每一遍都打在她的灵魂深处……
  想到黎七羽以前受的痛,她咬着泌出血的唇,闭着眼。
  清晨。
  黎七羽被抱进盥洗室,放进早准备好的温热牛奶浴缸里。
  她的头软软地耷拉在浴缸边,身体轻轻颤抖着……
  “这是你第一次背叛我的教训,黎七羽,你是我薄夜渊的女人……倘若还给别的男人染指第二次,我不会饶过你!”他恶狠狠地要挟,漠视心脏的隐痛。
  黎七羽看着他的背影,目光落在浴缸边架的美工刀片。
  薄夜渊拿了毛巾过来,拉起她纤细手臂,靠过来,忽然她的头抬起,嘴里咬着刀片,狠戾地朝他的脖子划过来!
  黎七羽双手被缚在身后不能动弹,跪坐在浴缸里朝他扑去。
  薄夜渊的警惕性很强,立即伸手挡住。
  刀片锋利地割过他的掌心……
  黎七羽死死咬着,下了狠力,刀背胳膊了她的嘴角,鲜血妖娆地滴淌而下。
  薄夜渊心脏一紧,想要摘下刀片。
  黎七羽眼神倔强,死死咬在嘴里。

  薄夜渊虎口掐住她的下颌,迫使她张了嘴……带血的刀片落下来,被他接在手里,死死地攥进手。
  任由掌心被割得血肉模糊,从指缝间淌出血液,他也浑然不觉得疼。
  凉进骨子里的寒意。
  锥心刺骨的痛觉,大抵是如此了吧。

  “那么恨我?想杀我?”薄夜渊喉咙里模糊地溢出震荡,“黎七羽!你够种!”
  她染着火焰的瞳孔里,是要焚烧掉他的恨意。
  她嘴角割裂的口子,淌出的鲜血一滴滴落在他胸口,灼穿他。
  “说啊!”薄夜渊掐着她的下颌愤怒质问,“你恨到要杀我?狼心狗肺的女人,我对你那么好!你背叛我,全天下的男人你偏偏找了北堂枫!现在还要杀我——”
  黎七羽的心脏早痛得喘不过气,被他掐着说不话,意识渐渐陷入黑暗。
  看着忽然昏厥过去的女人,薄夜渊眼眸蓦然一空,像世界瞬间毁灭。
  他猝然松手,黎七羽的身体像坠落的小鸟,落进水。

  僵白的小脸溺进牛奶水,没有一丝生息。
  薄夜渊脑子放空,猛地从水将她捞出来,她一只小手还维持着按在心脏的姿势。
  薄夜渊抱起她在怀里,差点一个打滑摔在地。
  正在换床单的佣人看到浴室门被撞开,薄夜渊丢了魂一样抱着湿漉漉的黎七羽冲出来:“医生!!!!”

  黎七羽被小心放在床,薄夜渊探她的鼻息,又伸手去掐她的人。
  她嘴角被划破的伤口,还在一点点地泌着血。
  她浑身白皙的肌肤,多处被摩出的伤痕。
  薄夜渊拿着被子,小心地将她包起来。
  黎七羽很痛,哪怕昏迷了,在沉睡也突然痛得发抖。
  心脏像了绞刑架,痛得她颤栗不止。
  薄夜渊手忙脚乱地从抽屉里找出心脏药,掰开她的嘴,将药丸丢进去让她吃。
  她痛苦地躺着,喉咙没有吞咽。
  薄夜渊去倒水,大掌竟止不住地发颤,怎么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失手打翻杯子,连水壶也抓不稳……
  医生提着医药箱赶来,看到少爷双手抓住头发,颓然坐在椅子。
  突然,他像幽灵一样转过脸看着他,厉声爆吼:“看你妈?还不滚过来给她看病!?如果她有事,挖你的心脏出来血祭!”
  医生吓得差点一脚摔倒。
  黎七羽好痛啊,心脏里的筋脉都好像扭了起来,拉扯着,痛得难以喘一息。
  “她心脏痛,给她下止痛剂!”

  “黎七羽,我不许你有事!”
  “你是我的,你的心脏也是我的……黎七羽……我不准你再痛……”
  医生用了止痛药,又强迫灌她吞下心脏药,那种绞痛感才缓了很多。
  薄夜渊用毛巾擦着她额头的汗,她嘴角的伤口开得有些大,虽然擦了止血药,那豁口还是让他看得触目心惊。
  打开她的嘴,果然看到她里面也受伤了……
  别说接吻、吃饭,伤口好以前她连说话都疼。

  薄夜渊想到她咬着刀片,跟他拼命那一幕,仿佛被心脏病传染了,也剧烈抽疼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