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5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啊,让他慢慢等着。”黎七羽拿了礼服和自己的手提包,摇曳多姿走进盥洗间。

  推开窗户朝外看了看,5层高,酒店底下都是巡逻的保镖,严格把守。
  黎七羽打量四处,从包里拿出打火机,点了根烟……
  塞到防火警报探测器口,烟雾袅绕而出,引发报警系统。
  三十秒后,整幢酒店的警报器鸣笛!
  黎七羽从包里拿出一把阳伞。
  她特制打造的伞,伞骨柔韧强,伞面是滑翔布质地,仿照降落伞原理。
  钻石伞柄吊着根套绳,穿在手腕处。
  嘭,打开拱形伞面!
  黎七羽趁着保镖兵荒马乱,跳出窗口。伞在空鼓胀,像小小的降落伞,量身打造。
  一对经过的情侣看到她从天降下,惊讶得呆住了。
  黎七羽优雅落地,笑着将阳伞收拢,一拨长发离去……
  酒店的人员很快查出,警报器是从5888号豪华套房引发的,等北堂枫的人冲开盥洗室,哪还有人?
  “boss,黎小姐逃了……”
  Jun瞠目结舌,话音刚落腿弯被踹了一脚,跪到地。
  北堂枫冷厉踏进盥洗间,看到玻璃镜面,挑衅的口红印记:薄夜渊(爱心)北堂枫
  北堂枫:“……”

  第一时间调出监控录像,黎七羽撑着伞飘然降落,眼神挑衅!
  北堂boss的脸色更是黑暗浓郁起来。
  黎七羽下车以后,戴大墨镜,走进狭窄逼仄的巷子,消失了身影。
  一间昏暗的杂货五金店。
  黎七羽走在琳琅满目的货架间,绳索、瑞士军刀、放线铁钩等等,应有尽有。
  她没有身手,需要体力的工具都用不。
  不过倒是可以像这把伞,巧妙利用。
  她让店主配置了特制靴子,按下机关,鞋尖伸缩刀刺,踹起人来一定很疼。
  辣椒喷雾,可让对手短暂性失明。

  迷晕弹,人多时效果发挥最大。
  仙人掌手套,打起耳光来事半功倍。
  还有很多智能小物件,在紧急关头都能派用场。
  那次被围殴暗算,黎七羽留了心眼。
  今天又差点被谋杀,不提防点不行啊。她不会让贱人再有机可趁。
  防身用品全都收入囊,掂起来沉甸甸的。
  如果她早点来提货,今天不至于被狼狈追杀了。
  “我要的枪呢?”黎七羽将几颗珠宝扔在桌。
  店长拿出一把小巧精致的银抢,一盒子一弹:“不用付账,有人替你买过单了。”
  有人买过?黎七羽诧异,打开子丨弹丨盒检查,看到的是特殊的药剂子丨弹丨,还有一管管的针。
  “这是麻丨醉丨抢,一颗麻丨醉丨剂子丨弹丨可供应一管针,一管装108枚针。”店长用布擦拭着道,“薄先生说这东西太危险,你不适合使用。”
  黎七羽嘴角的笑容微僵,薄夜渊居然知道了。
  “你把我的清单都给他看过了?”黎七羽危险眯眼。

  “我还想要命,你让我多活一口气?”店长笑了笑,将手抢递予。
  黎七羽没有为难他,握着试了试,当场对着靶子射了几发。
  别说靶心,连靶盘都没挨到。
  “薄先生说,会好好教你用枪。”
  “啰嗦!”黎七羽丢下图纸,让店长继续给她制作防身用品。

  “买好东西,回去吧,薄先生还等着你吃晚饭。”店长幽深的眼光藏在镜片下,擦着一把军刀说。
  黎七羽走出杂货店,正准备去找黎百伊算总账。
  被挖走的心脏+今天的追杀=不可饶恕。
  谁知道,她才走出巷子,看到一排薄夜渊的保镖堵在入口,朝她军事化行礼:“少奶奶,少爷让我们来接你回家。”
  看来她一进杂货店,店长给薄夜渊通风报信了。

  “滚开。”她嚣张地拔出麻丨醉丨抢,“看谁拦得住我?”
  “少爷说了,如果你不回去,他亲自来接你。”
  薄夜渊没有亲自杀过来抓她回去,已经很给她面子。
  “通通都是贱人!”黎七羽想了想,将沉重的包扔到保镖身,了吉普车。时间也不早了,她有些累,明天再去手撕黎百伊。

  黎家,别墅外站满了保镖,一排排地尤为壮观。
  整个别墅区的居民都知道,黎家住进来大人物——薄帝少爷!
  看到这样大的阵仗,他们门窗紧闭,连露台都不敢出来……
  黎七羽的车开回时,每家每户的窗帘悄悄拉开,偷看着。
  稍有动静,吓得他们犹如惊慌之鸟,像身处战乱年代,抱着孩子躲起来。
  黎七羽扯了扯唇,薄夜渊有这么可怕么?简直是魔鬼效应。
  黎家也犹如地狱,除了到处站岗着军姿的保镖,黎家佣人全跪在大门外,抖索着哭泣。
  看到黎七羽回来,她们才敢擦眼泪。

  雷克亲自在门口接她:“少爷十分生气。”
  黎七羽揉着自己的肩膀:“这么巧,我也很不高兴!”
  “少爷大发雷霆,少奶奶你可千万别火浇油了。”雷克神色凝重,这么多年了,第一次看到少爷气成这样。
  因为那通电话?
  黎七羽一脸好笑,看到薄夜渊坐在大厅沙发,眼眸泛着泣血的厉色。

  紧握搭在沙发扶手的拳头受伤了,血迹斑斑。
  他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杀意,没有佣人敢去淌地雷,包括雷克……
  手伤这样暴露在空气里,血凝固成暗红色。
  大厅里易碎的物品都没有了,空荡荡的,显然薄夜渊在这里乱砸一气,佣人已经收拾干净附近,唯有薄夜渊坐的那一块区域,碎玻璃渣子,沙发、地都是鲜红的血液,他流了不少血。
  薄夜渊下颌紧绷,牙关咬死,可怖的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她。
  黎七羽视若无睹,往楼走去,雷克立即拦住她,挤眉弄眼地示意。
  “我累了,没时间跟他浪费。”

  薄夜渊扯开猩红的唇,跟他相处是浪费时间?
  “得罪。”雷克架住黎七羽的胳膊,将她遣送到少爷面前。
  薄夜渊两只长腿跨着,犹如威武的帝王坐着,薄唇抿出狂怒之气。
  忽然他攥起皮鞭,卷在黎七羽的腰,一扯,她踉跄几步扑前,跌进了他的怀里。
  薄夜渊伸出一只手,接住她。
  扑鼻而来的浓烈酒气!
  薄夜渊的手掌捏在她的腰,那力道狂暴,快把她捏碎了!
  黎七羽微微吃疼,看到一双咆哮着风暴的双眼——

  她确实从未见过薄夜渊这样狂暴,怒意丛生如魔鬼附体。
  “你跟他做过了?”他的力道充满狠劲。
  她身这条包.臀黑色小礼服,是北堂旗下的奢侈服装系列——她换过衣服,证明洗过澡……是为了去掉身的情浴味道!
  薄夜渊化身野兽,一想到她跟北堂枫缠绵过,他要疯狂了!
  “做了,”黎七羽微抬娇俏的下巴,“狠狠地做过,导致我现在浑身发软,腿也站不稳呢。”
  她是要故意刺.激他!
  想起早晨看到的薄家家法视频里,她被丢进蛇缸里,薄老太养了许多蛇宠,在她的身缠绕着游走。当初薄夜渊从楼下来,看到她被家法了,却一脸冷酷,对她的求救声置若罔闻。
  虽是无毒蛇,哪个女孩受得了?吓得她惊慌尖叫,当场晕死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