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2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睡了个懒觉,挺晚才起来。”楚天齐如实回答。
  手机里静了一下,女声才继续传来:“天齐,有一些事想和你说说。其实我爸并不是真的想和你为敌,他也是迫不得以。以前他对你出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因为我总和你做对;现在他针对你,完全是被张氏父子……”
  楚天齐打断对方:“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你已经和我讲过了,我也很能理解,你不必耿耿于怀。”
  “不,天齐,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大度的人,经常以德抱怨,可我还是想把好多事情告诉你。我不是为我爸开脱,也不敢奢求你的谅解,只是以此提醒你彻底认清那个混蛋张鹏飞。”女声很固执。

  “你要说就说吧。”楚天齐淡淡的说。
  手机里传来一声叹息:“哎,好多事都难于启齿,但我还必须得讲出来。你知道吗?我那次被下药,肯定是张鹏飞那个王八蛋干的。那段时间,我爸总卡着房改配套金,不给成康市下拨。我知道他是故意为之,也知道他是被张氏父子左右着,在找你的麻烦,为你的工作添堵。我也曾劝过我爸,要他不要与你为敌,可我爸总以‘你不懂’搪塞我。我明白他是做不了主,充其量就是个拿钥匙的丫鬟,可我也知道他们的做法让你很为难,于是就决定做做张鹏飞工作。

  严格来说,他们针对你所采取的一切打击行为,起因还是因为孟玉玲。张鹏飞不但把她从你手中抢走,还邪恶的认为是你提前沾染了他的女人,对你恨之入骨。哎,之所以发生那件事,我也是罪魁祸首。如果不是我奉迎拍马、乱配鸳鸯,玉玲也不会投入他的怀抱,又哪会给你造成这么大的困扰?
  不说那事了,还是言归正传吧。在四月二十六那天,我约了张鹏飞,给他做工作。我讲了以前的那些事,也评价了是非曲直,希望他认清事实本质,不要处处为难你,也不要让我爸给你使绊子。一开始的时候,他态度蛮横,不但不打算收手,陈述了你一堆不是,还声称要把你整垮为止。我知道他就是一纨绔子弟,骄横跋扈惯了,不可能轻易放手,便苦口婆心的做他工作。我说了不下两小时,他才勉为其难的答应‘再想想’。我见他有了活话,这才在见完他之后,电话告诉你,要你等着我的消息。

  等了一天多,没有张鹏飞的任何回信,二十八号一大早我便打电话给他,问他想的怎么样了?他说还在想,没想清楚。我又废了一番口舌,他答应可以和你见见,但在见你之前,需要我答应他两个条件。我一听有门,也为了节省时间,才马上又给你去电话,要你赶到省城。
  我和张鹏飞一开始见面的地点,是一个会所,是他选的地方。我等了他好长时间,他才去。到了那以后,他一个劲的说些无聊的话题,也不免轻浮。我不是和他第一次接触,也知道他就那德性,便也没在意,就和他周旋着。期间你正好来电话,我就先挂断了,然后给你回了‘正在帮你,进展顺利,还需时间,耐心等待’这么一条短信。
  午餐是在会所吃的,吃完以后,他非说要去保健房谈,我知道那家伙想占便宜。以前的时候,他也提过这种要求,那时我还一门心思的想着钻营,不愿得罪他,没少和他逢场作戏,当然我一直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可现在我看透了他,一听他的要求,只觉得恶心,也为我过去的荒唐脸红。只是我有求于他,便没有生硬回绝,而是答应和他去唱歌。我知道那家会所藏污纳垢,便选择到雁云大厦KTV去唱,他倒也没有提出异议。

  担心他发现我们的联系,一进包间我就关了手机。进到雁云大厦KTV包间,他的咸猪手就不老实,我只得一边推却,一边有限度逢迎着,他倒也基本做到了适可而止,没有得寸进尺。一直耗了几个小时,他却又提出了到客房的要求。我看时间已经下午七点多,就说先去餐包吃饭,他也答应了,我们就到了‘情义阁’餐包。
  从一进到餐包,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痞子样没了,显得温文尔雅。我当时有些奇怪,不知道他要耍什么花样,就问他原因,他说他要让我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我明白他话里隐含的意思,他是想在晚餐后干坏事,认为他现在是用献殷勤来博得我的好感。我有我的目的,便也没有点破,而是顺势提出了要他放过你。他一开始顾左右言其它,不正面回答,而是让我吃好喝好。只到九点多的时候,他才应承可以和你见面,并暗示我要先和他行鱼*水之欢。

  我一咬牙提出要求,要想和我做那事,他必须先放过你。他思索了好大一会儿,才看似很不情愿的点头答应了。我看事情终于有了转机,便以上洗手间为名,提醒你做好见面准备。刚打开手机,你的电话就来了,为了保险起见,我一边放着洗手盆的水,一边和你通话。可是他却在外面催了,还问我和谁说话,我便中途挂上电话,快速出了洗手间。
  当我回到饭桌上的时候,他更显殷勤,还脸露坏笑,我以为他是盼着那事呢,就假意应对着。不多时,你发短信,问上哪等我,我假装出去接电话,给你回了‘先到雁云大厦附近吧’。
  见我再次回到餐包,他给我添满了杯中饮料,说是来个‘通天乐’。我趁机再提要求,让他立刻和你见面,化解相互之间的隔阂。他当时答应的挺痛快,还说‘越快越好’。我还以为他是精*虫上脑呢,便没加提防的喝了那杯饮料,然后就要和你联系。他当时以‘我先想想一会怎么说,以免发生不快’为由,让我暂缓打电话。可就是这一暂缓,我的意识便不清楚了,脑中出现了乱七八糟的东西,眼前也有了幻觉。那天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就没脸再活了。

  事后,我才发现手机上有一条短信:天齐,速来雁云大厦‘情义阁’。我没发过那条短信,从时间点看,应该是他发的。还好,我也没发现有被他*的迹象。事后我才明白,他就是以想做那事为幌子,其实却是要用被药迷乱的我来陷害你。”
  听对方说的这些,楚天齐心里很不是滋味,便轻声道:“梓萱,辛苦你了。”
  “天齐,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你,而是给我爸爸救赎一些罪恶。我讲说这些,并不是为了表明我怎么样,而是让你知道张鹏飞的不择手段。”董梓萱声音幽幽的,“我爸虽然在你身上做了许多错事,但真的是身不由己,其实他也是做了一些好事的。后来配套金能够下拨,就是他坚持的原因,为此还和张鹏飞大吵了一顿呢。”
  听的出,董梓萱与董建设的父女情深,但楚天齐并不认同对方的观点,可又不便争辩,就换了一个话题:“梓萱,这几天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是不是他们要对我不利?”
  “没有听到具体的,但我听到了人们的议论,也能感觉到,他们要对你不利。”说到这里,董梓萱话题一转,“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楚天齐道:“我也和你一样,只是一种感觉。”
  日期:2017-12-06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