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42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舒舒服服睡觉前,把滟.照发送了一份给盛市长。

  附字:真为未来的儿子担忧。
  关机,美容觉。
  黎百伊靠在盛十年的怀里,眼睛哭肿,嗓音哭哑。
  最终还是被送出盛家……

  黎家别墅一夜无眠,黎百伊疯狂地在家里砸东西泄气,盛父本来不喜欢她,只是以前并不过问她和十年的感情。
  黎七羽横插一脚,现在盛父出面反对,说要重新考虑这段婚事。
  “如果十年不娶我,我杀了黎七羽再去死!”
  “百伊,你千万别想不开……我跟十年打过电话了,他明天一早过来接你,约你跟盛父谈一谈婚事,顺便解释照片的误会。”黎太太看着一地狼藉,心如刀绞,“那些照片是他流出去的?你们还在一起?”
  黎百伊双眼红肿,擦着泪水。
  当年她设计了五个男人轮干黎七羽,却阴差阳错变成了她自己。
  那是通往罪恶的地狱之门……
  她变成了一个离不开男人的浪.女!

  翌日,盛翼酒店顶层海景餐厅。
  黎七羽翘着长腿,端一杯牛奶,坐在最美的景观露台,大墨镜瞭望海岸线。
  昨天她一把火烧了黎百伊的房间,冲进去救火最积极的,是黎百伊的贴身保镖。
  看他拿着几个相框走出来,独自走到后花园,用手帕细心擦拭。
  那爱慕不已的眼神,举止的亲昵——

  引起她的好。
  再看保镖长得英俊白嫩,身材高大威武,是黎百伊喜欢的类型。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有奸情。
  抓了佣人逼问,果然得知,他是24小时寸步不离的贴身保镖,连晚黎百伊睡觉,都要守在房里保护她安全的那种。
  却在生日宴这样的重大场合,没有陪在黎百伊身边,这不是很匪夷所思么?
  佣人还说,只要盛公子在的场合,保镖不会出现。
  黎七羽抓了保镖严刑逼供,在他的手机里,看到一个私密相册,珍藏着成百千张黎百伊的全躶.照。

  保镖骨气很硬,说照片是他迷药了黎百伊拍的,跟她无关。拒不承认他们的私情……
  她当然没浪费资源,用这些照片制作了许愿灯,大闹宴会场。
  黎七羽眯眼回神,黎百伊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这些男人一瞎到底?头顶韭菜都一茬茬长了,还在维护她。
  “我只是偶尔想换个造型……有那么难看么?你一眼都不看我……十年,怎么她也在!”
  “韭菜收割机”到了。
  黎七羽淡然看去,发现黎百伊今天穿得很性感呢。
  黑色抹胸吊带长裙,红高跟,长发盘挽,一改平时的公主风。
  连烈焰红唇,都模仿着昨晚黎七羽的味道。
  盛十年面色凝重,俊脸紧绷。
  黎七羽搁下牛奶杯,笑得风姿绰约。他一定觉得很丢脸吧?
  她一笑,整片海都像开满了荆棘罂粟,邪恶又妖媚。
  黎百伊站在她面前,整个山寨版水货!
  黎女神盯着黎山寨的抹胸:“两只荷包蛋……大清早这么穿,不会漏风?”

  黎百伊的脸颊羞愤地红了,一对她知道自己有多东施效颦,认怂地反击:“黎七羽,你不过也是B!”
  黎七羽微笑:“山不在高,挺拔则名;胸不在大,饱满则灵……”
  她的胸型美得像雪山下连绵的峰,Q弹饱满,美感十足。
  她极纤瘦的身材骨架,配刚好。
  倒是黎百伊,同样是B,像被拍扁的西红柿,横着长了……
  “光看大小不行,还要看质量的。不然你怎么撑不起来?”黎七羽挑眉,“可怜被糟蹋的礼服,设计师会哭?”
  黎百伊羞愤得无地自容,靠在盛十年的臂弯:“十年喜欢我这样的。”
  “盛市长。”身后有酒店经理掐媚的声音。
  盛父英姿勃发走来,身边跟着几个带公包的助理。
  盛十年的英俊,一滴不漏地遗传了他的父亲……
  虽然人到年,他五官硬朗,充满了在商政场历练过的男人魅力。
  否则呢?让黎七羽对着一张老脸,算只是个炮灰也觉得辣眼睛。
  当然,跟薄夜渊全然不是一个等级。

  黎百伊紧张地叫道:“爸爸……”
  这种年纪大的男人也很有风味,她嫉妒极了,为什么他会看黎七羽!
  本以为他喜欢成熟性感的,所以她今天也……精心打扮了一番。
  盛父冷着脸没看她一眼,走到黎七羽面前,握住她的手背亲吻:“还吃得习惯?昨晚你很早睡了。”

  黎七羽淡淡地抽回手,冷道:“你儿子不喜欢我。”
  盛父微微蹩眉,一反手,一沓的照片飞过去打在盛十年的脸,像雪片似的纷飞起来,引起餐厅的人翘首而看。
  “混账东西,脸都被你丢尽了。”
  黎百伊站在一旁,照片也打在她脸,她张嘴解释:“爸爸,那些照片其实……”
  “轮得到你一个外人说话?”盛父脸色愠怒,“爸爸?凭你能叫的?”

  黎百伊像被生生打了耳光,柔软地含着泪水:“叔叔,照片是有人陷害我。”
  “老盛,”黎七羽扯住他的领带,缠绕着食指玩着,“他们说,是我做的相片陷害的呢?”
  盛父一脸溺爱看着她:“胡闹。”
  黎百伊豁出去道:“叔叔,你别被她迷惑了,当年她试图勾.引十年,还害得盛小姐出事。阿姨现在还躺在医院,您都忘了吗?”
  “她说的事实。”盛十年蹩眉道,“我带来了所有的罪证资料,举证人口供笔录……”
  黎七羽已经调查过了,盛父当年是政治联姻,他有喜欢的人,可惜被盛家老人打散,劳燕分飞……
  在他婚礼当晚,女人承受不了坠楼自杀了。
  这事件在当年十分轰动,了所有新闻头条。
  黎七羽只要在搜索盛家,能知道始末。

  在这种情况下,盛父不可能爱盛夫人,对两个孩子也一向冷漠。
  所以当年盛小姐出事,盛夫人病倒,他都冷血无情,全程不过问叫了助理代理。
  女人以前是剧院的大提琴手。
  黎七羽去了那所剧院,发现它充满了历史感,停留在过去的岁月。
  盛父一直在维护剧院的本貌,守着过去那段恋情无法自拔。

  真是长情的人呢。
  正巧,他的车停在剧院门口——
  这么多年了,盛父独来独往,过得很孤寂,每周都会来剧场看演出。
  黎七羽看到他,嘴角勾起坏笑,真是老天都算好时机在帮她。

  她成为这晚的大提琴手……
  白色小礼服,v形领镶嵌着水钻,两条细链交叉,气质优雅。
  长发侧放在右肩,戴一枚蝴蝶发卡。
  远远的,她拉奏大提琴的清瘦样子,修长的手臂和长指,垂着脸,安静得仿佛从记忆走出来。
  盛父坐在剧场二楼豪华包间,激动到打翻红茶……
  她的礼服、发型、领钻、蝴蝶发卡、拉奏提琴的动作,所有一切,都是心机。

  黎七羽对着视频里的女人演出,反复演练、模仿过。
  连曲子,也选的盛父最钟爱的那一首……
  是头狼,知道猎物在哪里!她黎七羽看的,还没有谁能够逃脱!
  “他们说要送我去警局……我愿意接受调查。”黎七羽双手握拳伸出,等着被锁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