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4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让我回家去看看,虽然你爸妈那样对你,可你还是放心不下他们,你是不是贱,你是贱,我是不是贱,我也是贱,明明要忘了你,明明要跟你一刀两断,还是有些念念不忘,都怪你,你为什么死了,死了就在我心上扎了个洞,永远不会愈合的洞。”
  “说了好多好多的废话啊,也喝了不少酒,不能光我喝,你也来一杯。”
  我瓶口向下,撒了一地的烈酒,酒香醉人,远远散开。

  站了起来,我看着墓碑上关珊的照片,笑笑,说:“我还会再来的,希望你别烦我,走了,今天去你家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好像看到一道阴影,在远处的松林中,一闪而过,我揉了揉眼睛,再看,却什么都没看到。
  可能,是我喝醉了啊!
  从墓地出来,买了一堆东西。去了关珊父母家,两个人的喜好我还是知道的,之前关珊都告诉的清清楚楚,这几年的女婿不是白当的。
  两个人对我分外客气,但这份客气隐藏的含义是让我对关山好一点,他们没开口要钱,两个人有养老金,足够生活。他们不提钱,是想让我把钱全部拿出来,把关山捞出来,他们,尤其是关珊妈所图重大,不过,他们表达善意的手段很有限,让我倍感压抑。
  没呆多久。我便起身离开,临走之前,我说了一句,“有空去看看关珊!”
  在我视线下,两个人的脸一点点变得尴尬。
  回了家,随便吃了一口饭,没吃多少便放下了,因为感觉很饱。涨涨的。
  电话响了起来,我妈的来电,接听起来,却是姗姗的声音,“叔叔,叔叔。”
  “姗姗,怎么啦!”
  姗姗大声的说:“奶奶被气哭啦!”
  我妈被气哭了?
  这怎么可能,我妈与人和善,跟同事朋友邻居都没红过眼,这大过年的,她也不可能上街跟人起冲突,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恶亲戚。
  我说:“姗姗,你跟我说,怎么回事。”
  这时,我妈一把将电话抢了过去。
  她说:“儿子,你别听姗姗瞎说,小孩子乱说话。”
  姗姗在一旁大喊,说:“我才没有乱说话,奶奶就是被人气哭了,被那个坏女人。”
  我说:“妈,是表姐吧。”
  我妈没承认,但也没否认,她只是沉默。
  最近几次接触。表姐一直对我不满,甚至可以说是怨恨,她把我妈气哭了,我不稀奇。
  我说:“妈,到底怎么回事?”
  我妈说:“没什么。”
  我说:“妈,你要是不跟我说,我现在就回去,当面问问清楚。”
  我妈急了,也就说了,这一说,把我气炸了。
  过年就是吃吃喝喝,这家吃完吃那家。
  年三十,表姐表姐夫请客,在饭店吃的,之后,便轮到别家请客,因为年三十闹得不欢而散,我妈和我爸便没去。
  初五,小姨妈请客,我妈跟小姨妈关系好,去了,带着姗姗,表姐也在,说了一些很不好听的话。
  说姗姗的来历不明不白。说姗姗身上没准有传染病,总之说了很多恶毒的话,并且,实际表姐跟她的话一样,她坐的离着姗姗远远的,还鼓动其他的人,我妈当时就有点生气了。
  表姐没感觉出来,她继续说,说完了姗姗说我,什么人穷下贱永远出不了头之类的话,当然她没说的那么直白,表姐还是挺会说话的,她说的很隐喻,不露骨,拦根本拦不住,我妈一气之下,便走了。

  回到家,我妈哭了。
  她少于人争斗,被一个小辈用这么恶毒的话抢白,她根本没有应对的经验,只是觉得特别的气,气的浑身颤抖,又觉得自己没用,儿子被骂,姗姗被骂,都是她心头肉,让她接受不了,所以哭了,越哭越凶,越哭越憋闷。
  但这事,她不敢跟我说,她知道我容易冲动,怕找表姐表姐夫麻烦,在我妈心中,这些人都是亲戚。不能闹太僵。
  可是,她没有想过,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把她当亲戚,要不然也不能这么不给面子,说出那样的话来,那是侮辱人的话,不见没当我们是亲戚,更每当我们是人。

  我真的生气了。
  我妈这么大的岁数了,他们一点不体谅,有什么可以冲着我来,冲着我父母算什么,况且不就是赚了一点小钱而已,凭什么看不起人,又没有求在他们头上,非要当太阳,非要别人围着他们转悠。
  再则,大家都是亲戚,就算嫌弃我们,不打招呼好了,当不认识好了,处处针对是什么意思,真当老子是病猫,随便欺负。
  我妈说着说着又哭了,她说:“儿子,妈没事,就是心里不舒服,真没事,你别往心里面去。咱们是一家人。”
  我很想反驳,可是我知道我说了也没用,我妈认死理。
  我安慰道:“妈,你别不舒服了,做点好吃的,不愿意做就出去吃,不用担心钱。”
  我妈说:“我知道了。你过的怎么样。”
  我说:“挺好的,老板很器重我。”
  又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我想我妈明天应该就会缓过来,开开心心的,但这事,我忘不了。

  去了曾茂才那里坐坐,饮饮茶,闲聊,过年的时候,曾茂才事情也多,人际关系需要这个时候维护,陪我坐了一会,他便出门了。据说是去看望某个老首长。
  这并不惊讶,曾茂才也算是成功人士,人脉极广。
  跟柳笙说了一会话,我也回了,虽然说的话没什么营养,但是关系的维持就要这样,是不是的联系一下,刷刷存在感,知道对方还在。
  关珊的事没说,可能是大过年的,人家不想提,晦气。
  初七,去上班,白子惠提前跟我说好的。她要安排一些事情给我,初八,还是去上班,不过晚上,要赴白家的家宴。
  时间安排的真紧凑。
  早早的我到了公司,公司有变化,我的办公桌已经有其他人坐了,我只好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有点可怜,像是无家可归。
  公司扩大,办公室也扩大,地址已经选好,正在装修,要度过一段艰苦的日子。
  过了十多分钟,同事陆陆续续的来了,他们的脸上还带着过节的喜悦。
  不过一旦进入公司,他们会马上调整,进入工作状态,白子惠调教人有一套。
  B哥也来了,他看起来意气风发,白子惠的新公司水涨船高。空出来一些职位,B哥顺势升了职位,算是新公司的元老了。

  有走的,也有来的,我离开的三个多月,有了不少新面孔,见到我都不当一回事,不过在老同事窃窃私语之后,眼神不一样了,大概知道我是老板的面首了。
  B哥很热情,他说:“董宁,我都快认不出来你了。”
  日期:2016-12-15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