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4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不过他的额头处,已经有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弄完这些,新罗婢转过身子来,开始对另外一边的萧璐琪进行引导,林佑有点儿着急,想要早点儿尝试新的肢体,结果刚刚想要坐起来,“哎哟”一声,跌倒了下去。
  新罗婢没有回头,用没有感情的声音说道:“你最好还是躺着,这肢体虽然重新长出,但与你的经脉牵连却还没有达成,需要卧床静养七天以上,你才能够尝试着下床适应,在此之前,不要乱动,否则它们极有可能重新坏死……”
  听到这话儿,林佑赶忙躺回去,一动也不敢动。

  不过他的脸上,终究还是露出了笑容来。
  重新拥有四肢,这个对于曾经变成一坨人棍的林佑来说,实在是太美好不过的事情了。
  另外一边,经过新罗婢的努力,萧璐琪也恢复了原来模样,而有了林佑的前车之鉴,她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抬头看向了我和屈胖三,郑重其事地说道:“谢谢,谢谢你们。”
  我们含笑点头,而新罗婢转过身子来了,脸色白得吓人,就好像女鬼一般。
  她用沙哑的嗓音说道:“我完成了,他们两个的体内,拥有一大股最原始的本源力量,再加上我刚才所做的一切,使得他们恢复之后,能够迅速通过修行,成为一流的修行者——如果没事,我回去了。”
  屈胖三颔首,终究还是客气地说了一句:“辛苦了。”
  新罗婢的眼神多了几分光彩,不过也没有太多的表示,走上了那木雕,消失不见。
  她一走,一直在旁观看的萧家大伯和戴局长就走了过来,看着身体恢复完整的女儿女婿,顿时就是激动不已,老泪纵横,抓着我们的手,语无伦次地说着感谢的话。
  我们自然谦虚几句,然后屈胖三说道:“这段时间,就好好休养一会儿,等七天过后,下床尝试一下新身体;至于修行,我的建议,是你们最好去一趟茅山,小杂毛的小姑最近有一些新成就,我觉得特别适合他们两个……”

  如果对于别人,去茅山,这事儿还真的很难办,但对于此刻的萧家来说,在掌教真人和传功长老都是自家人的情况下,茅山简直就是自家后院,倒也用不着太多的担心。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屈胖三又交代几句,然后让林佑和萧璐琪静养,而我们则离开。
  我走出病房,在走廊尽头处上了个洗手间,然后问屈胖三,说这个新罗婢,你打算怎么处理?
  屈胖三挠了挠头,说她还算是识相吧,先晾她一会儿,后面再看。
  我点头,说好。
  处理完了承诺萧家大伯的事情之后,我们在医院附属的一处会议室里,等待着徐淡定。
  两个小时的期限一到,徐淡定如约而至。
  双方许久没见,见面之后,少不了一阵寒暄,徐淡定问我们,说布鱼跟我汇报过,说你们去了南韩,刚刚从那边回来?情况怎么样了?
  我说你都知道些什么?

  徐淡定说大体的知道了一些,结果也知道了,不过听布鱼讲,你们后来在海上的时候,碰到了一些麻烦,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对,半路上碰到了南韩的海警,而跟他们一起的,还有三十三国王团的命运之轮,以及海上丝绸之路的轮回。
  啊?
  听到我的话语,徐淡定大为惊讶,说还有这事儿,他们都没有说起。
  我说是我们没有跟他们说。

  徐淡定说后来的结果怎么样了?
  我说两个人都给干掉了,至于海警船,给他们自己捣毁了,相应的结果,你那边应该都有收到消息。
  徐淡定点头,说为这事儿,外面闹得挺厉害的,大家私底下已经交涉过几次了。
  如此聊了一会儿,徐淡定说道:“你们两个把我找过来,想必不是汇报这事儿的吧?到底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罢,咱们用不着绕圈子。”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他点头,说放心,这里绝对安全,不会有人偷听的。
  我点头,然后看向了徐淡定,问道:“淡定哥,之前的时候,我忍着,不想打听太多,但现在,我必须得问你一句话——偷天换日计划里,是不是涉及到了我哥陆默?”
  徐淡定陷入了沉默之中,许久之后,他盯着我,缓缓说道:“你从哪里,听到这么一个偷天换日计划?那是什么?”

  我毫不掩饰什么,与徐淡定的双眼对视,死死盯着,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淡定哥,之前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但我没有问,是因为我觉得这种事情,我知道了,他可能就会多一份的危险,既然如此,不如不知;但现在不一样了,事情已经牵连到了我父母的头上,虽然现在他们安好,被我安顿了起来,但我哥的两个红颜知己,而且还是怀着孕的女人,却给三十三国王团拿在手里,关了起来,逼着我哥与我兄弟阋墙,手足相残,我就不得不找你对质了。”

  徐淡定说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说我知道的不多,也不少,你就告诉我,他是不是你们的人?
  徐淡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想要我怎么跟你说?”
  我瞧见他的态度,摸了摸鼻子,然后说道:“淡定哥,你们的规矩是什么,我懂,所以才会憋了这么久,没有找你麻烦,但现如今上层斗争什么样,我不说,你也懂——萧大伯为了组织效力了一辈子,在西北吃沙子吃了几十年,最终却因为高层斗争的关系,连派出一个厉害人物的动作都没有,还是我和屈胖三去帮着把人救出来的,凭你们,我不觉得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
  徐淡定说陆言,你不了解这里面的事情,我不怪你,但你也别乱说。
  我说淡定哥,我明白你们这一代人的想法,集体主义,理想主义,但我不一样,我是一个单纯而自私的人,我的眼里,没有你们所谓的大局,只有自己的家人。
  两人毫不客气地相互瞪着,眼睛一下也不眨。
  这是我们认识以来,最有火气的一次谈话,徐淡定显然不想透露什么,他紧紧闭着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他开口说道:“如果我不说,你打算怎么做?”

  我说我在杀命运之轮前,他跟我说了一句话,问我是不是想要救出我那两个嫂子,还说即便我救出人来,我哥也未必愿意会选择离开;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他到底是得有多贱,才会宁愿放弃自己的女人和肚子里未出世的小生命,死死贴在三十三国王团里面?这件事情如果解决不了,我做了再多东西,也没有办法劝他回心转意。
  听到我的话语,徐淡定长长叹了一口气:“唉……”
  我说淡定哥,你真的不打算跟我说些什么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