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2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对方问到自己,贾春明说了话:“七月初的时候,你和‘小白’去矿上,当时吃饭你没上桌,可是进矿井的时候你去了,你好像还看的挺仔细。”
  “黑蛋”“哦”了一声:“你也这么说?我怎么就想不起来呢,难道是我真忘了?对了,你既然说带我进过矿井,那我问你,我那天穿什么上衣,裤子和鞋又是什么色?我的挎包什么颜色?”
  “这……”贾春明支吾了好几声,才无奈的说,“那天我喝的有点高,没注意这些。”
  “一身黑。”“黄毛”及时说了话。
  “废话,我那天一直给你开车,你能不知我穿的什么衣裤?你说了不算。”回击过后,“黑蛋”再次对着贾春明,说,“还有,既然你说我跟你们进了矿井,那是什么时候进去的,我又是什么地点和你俩会合的?”

  “那……那……”贾春明“那”了好几声,摇了摇头。
  “丨警丨察同志,看到了吧。”“黑蛋”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他的意思很明显:对方一问三不知,分明是诬赖好人。
  “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那好,那就再让你见一个人。”说着,高峰挥了挥手。
  三名丨警丨察会意,带着“黄毛”和贾春明出了屋子。

  楚天齐注意到,监控画面里,除了人影外,再没有了声音,“黑蛋”更是直接闭上了眼睛。
  审讯室里就这样静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过去。
  十多分钟后,终于有了动静。“黑蛋”身后的屋门打开,三个人走进屋子,其中两人是刚出去的丨警丨察,丨警丨察前面是一个女人,一个五官长的还算精致的女人。
  女人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径直向前走着,直到离着“黑蛋”还有一步左右的距离,才停了下来,眼睛盯着椅子上的人。
  “黑蛋”鼻子抽了抽,似乎嗅到了什么气味,然后忽的睁开了眼睛,惊恐的看着这个女人。
  “‘黑蛋’,说了吧,那个地方也让丨警丨察端了,剩下的东西都被他们拿走了,还提取了包装物上的指纹。”女人柔声细语道,“争取立功机会,争取早日出来,咱们还能多守在一起几年。”
  “哎,女人呀!”“黑蛋”仰头长叹,“好吧,我说。我是进过三号矿井,还画了矿井路线图,*也是我弄的,就放在小琴那里,可爆炸却不是我实施的。”
  听到这里,楚天齐和曲刚对望一眼,脸颊挂上了会心的笑意。
  高峰“哦”了一声:“不是你?那又是谁?”
  “黑蛋”回答:“我不知道,我当时只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奉谁的命?”高峰追问。
  “是奉命行事,包括画图和弄*,还奉命取出一多半*。”“黑蛋”说,“给我下命令的是‘炮哥’。”
  听到“炮哥”二字,楚天齐“哦”了一声,这个名字可不陌生。
  “叮呤呤”,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说……什么?炮哥?……知道了。”
  挂断手机,楚天齐转向神情惊愕的曲刚:“都是炮哥指使的,高强打电话说……”楚天齐声音忽然低了下来,低的只有他和曲刚听的见。
  怪不得有“日月如梭”一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七月三十日。满打满算还有两天,七月份就结束了。
  本来今天是周六,可省安监局却要召开全省安监工作视频会,要求各地级市、各县区(市)、各职能部门组织参加。
  成康市政府组织了规模宏大的参会队伍,市长、副市长、党组成员及各职能部门负责人全部参加,这些职能部门负责人来自市直机关、乡镇、企事业单位。做为近期的事故单位,土地局、城建局更是副科级以上人员全部到位,这既是必须要有的一种姿态,更是省安监局的要求。
  虽说市里要求副市长全部到位,但彭少根已于昨日到首都出差,因此缺席了今天的会议。
  在上午九点钟,会议准时开始。主画面切在主会场,省安监局局长、副局长悉数在主席台就座,会议由省安监局丨党丨委书记、副局长赵忠主持。
  赵忠清了清嗓子,开始主持:“同志们,今天我们召开全省安全监察会议,是响应省委、省政府对安全监察工作的要求,也是应对全省安全工作形势……”
  到底是多年从事安监工作,到底是既有党政经历,也有安监实战履历,赵忠的主持很体现水平。他先引用了中央、省、市相关文件精神,简单讲了安监工作的重要性,然后又把话题引到了全市安监工作现状上。
  尽管省安监局领导的主持很有水准,但楚天齐却心不在焉。只不过这是视频会议,主会场能够看到各分会场情况,而且成康市肯定会被重点关注,楚天齐这才不敢有中途离开会场的打算,也没敢打开手机。虽说不能中途退场,也不能做与会议无关的事情,但并不妨碍脑子开小差,楚天齐又想着抓捕“炮哥”的事了。
  从现在种种迹象来看,抓住“炮哥”是所有问题的关键。
  对于这个“炮哥”,楚天齐并不陌生,虽说没见过对方,但却老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楚天齐最早听说这个人,是在杨永亮泄露自己信息的案件中,但当时基于各种考虑,便暂时没有动这小子。在昨晚审讯“黑蛋”时,“黑蛋”最终交待,他是受“炮哥”领导。紧接着,高强打来电话,说是抓到了和张二壮父亲及假后妈一同来的律师,律师也交待,是受“炮哥”指使。
  其实在这之前,雷鹏就曾打电话,说是在楚天齐弟弟楚礼瑞婚礼上,那个假意随礼、实则诬陷的‘二黑’就交待了一个叫“老炮”的人。楚天齐怀疑这个“老炮”和“炮哥”是一人,事实是否如此,那就只有等抓到了人,才能弄清楚。
  一直因为一些顾虑,也加之时机不成熟,便一直没有动这个所谓的“炮哥”。只到昨晚听了“黑蛋”的交待,楚天齐决定对这小子动手,才让各方人马出动。从昨晚决定行动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小时,结果如何,只能等到会后再问了。
  “哗”一阵掌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他急忙也跟着鼓掌。楚天齐这才注意到,画面还是在省安监局会议室,但画面中说话的人却换成了省安监局副局长邢志军。看着邢志军手中那一沓纸,楚天齐意识到,这个讲话时间短不了,应该至少在半个小时以上,于是他的思绪再次溜号,回到了昨晚对“黑蛋”的审讯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