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野薰瞪大眼,只见薄大少在黎七羽额头吻了一下:“不是说饿了,多吃点补充营养,你太瘦……”好辣眼睛。
  口气温柔得,一排佣人听着都酥了。
  自从少奶奶性格大变后,家里每天都是惊世骇闻……
  不得宠的黎七羽突然被溺爱,二少爷不玩女人了,被少奶奶耍得团团转还一脸甘愿。
  食物的香气在空飘散。
  薄野薰从昨天没吃东西,饿得饥肠辘辘。
  他特地等着黎七羽一起用餐,这下好了,搬起石头打脚,眼睁睁看着他们吃着,对他愤怒的表情无动于衷。

  砰!薄野薰把盘子杯子弄得很响,闹出动静,以求存在感。
  薄夜渊眼里只有黎七羽,变成了贴身男仆,给她切肉、倒果汁、擦嘴……
  黎七羽确实很饿了,享受着他的服务,吃得很香。
  但她讨厌薄夜渊不时在她的脸、耳迹、发丝偷香。
  以及,某只哀怨嫉妒盯着他们的生物。
  黎七羽忽然转过脸,晃着叉子的牛肉问:“你喜欢吃什么?这个吗?”
  薄野薰冷哼了一声,终于要求他吃饭了吗?
  知道之前一直在诱~惑他,不会舍得丢下他不管的……
  “啊……”黎七羽递过去。
  薄夜渊脸的表情僵凝,狂风大作!
  薄野薰笑得那是山花烂漫,嘴张得大大的,一脸享受凑过来……
  看他快咬住,黎七羽叉子一转放进了自己嘴里。
  薄野薰的嘴巴还长大着,僵住。
  表情好傻。
  黎七羽细嚼慢咽,“自己同类都要吃?”
  薄野薰英气的浓眉紧紧皱着,发飙了:“你喂不喂!?”
  “不是说要求,你才吃吗?”黎七羽慢条斯理地又插起一块鹅肉,“那你现在求我一个试试。”
  薄野薰笑了,她果然还是放不下他:“求你,喂我。”
  黎七羽咬进嘴里:“让你试试,我可没说会答应哦。还是好好饿着吧!”
  薄野薰:“……”
  薄夜渊又吻了她,满意地扯唇,继续做切肉工。

  看着二少爷一脸憋屈,佣人忍不住都想笑,佩蒂奶妈倒是脸色复杂。
  薄野薰爆发了,高冷地站起来:“我给过你们机会了不珍惜!哥,今晚没把她送到我床,求我也不会再回来。”
  佩蒂奶妈一脸吃惊地看他摔椅离开,大喊几声:“二少爷,这么晚了你去哪?”
  黎七羽挑唇,平时被宠过度,要风得风习以为常的任性小子,一点事不如他意愿,开始耍赖泼皮了。
  薄夜渊平时到底多让着他?为什么能让到妻子都可以共享!
  “大少爷……你快管管啊。天都黑了!”
  吃饱喝足,黎七羽回房间收拾行李。
  准备足够的战衣、珠宝首饰……风风光光杀回黎家。
  还好薄夜渊没有把她洗干净送到薄野薰的床去,否则,她会把他流放到南极喂企鹅。不是讲假的,她会亲自动手,把他迷晕了扔到南极去。
  瞬间脑补了薄夜渊头发冻成冰渣,跟一群胖企鹅排排坐在冰河边的画面。
  他凶狠地冲她吼,问她为什么要把他丢在这个鬼地方!
  “黎七羽——”薄夜渊脸色阴霾,打破了画面走出来。
  黎七羽蹩起眉头,看到他破门而入。
  “你又想逃跑?这次想去哪,去多久?”他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心脏像被砍了几刀,抬腿一脚踹飞了她的行李箱。
  “我要回黎家。”
  薄夜渊杀意紧逼:“因为昨晚我碰了你?”
  “……”白痴吗?
  “做我的女人是你的荣耀,你从小培养到现在都是为了成为薄太太。你活着的价值,是给薄家传宗接代。黎七羽,别以为黎家是你的庇护所,回去了也会被遣送回来。”他扯着猩红的唇。
  她活着的价值,是传宗接代?
  黎七羽挣脱开他的手,语气森冷起来:“看来你什么都很清楚,包括黎家对我的态度?”
  “不是我娶你回来,你过得日子更惨。”
  她嫁过来两年了,黎家人没有来看她,没见她们互通电话,她也只字未提要回去。

  “所以我更该回去,让他们知道,我过得多幸福。”她眼底划过报复的快意。
  “想回门?”薄夜渊捏起她的下颌,“我可以给你办的风光。”
  “施舍么?”她眼含讽刺。
  “是宠爱。”薄夜渊像高高在的帝王一般。
  如果他早知道他有一天会对她心动,当初绝不会对她放任自流。

  “不用劳烦大驾,我的家事自己处理。”黎七羽冷笑。他明知道她跟黎家关系恶劣,却没有做一点挽救。
  大手捡起地的长裙,“我让下人给你收拾。”
  黎七羽抬起一脚踹去,学他的动作,行李箱飞了几步:“女人需要一个男人,像逃机者需要降落伞,如果此时此刻他不在,以后他也不必在了!”
  “你即将再次落难,薄太太,我劝你还是准备一个降落伞……我是你最合身的。”
  “没有你,我黎七羽的人生也一样精彩!”黎七羽妖冶地冷笑,淡漠疏离。她永远都不会原谅他,更不会依赖他。

  薄夜渊蹩了眉,他是很喜欢她,却不允许自己被一个女人掌控。
  “我放你回去,在黎家遇到挫折,别忘记向我求救。”
  他的口气太过狂妄自大?!
  “薄太太,好好照顾你自己,你身体每一处……连你的毛发都是我的。”薄夜渊执起她的头发,迷恋地放在鼻前亲吻,一想到昨晚是怎样贪恋她,他浑身滚烫起来,肿得发疼!
  可惜他一次要得太狠了,她受伤很重,暂时不能碰她。
  “如若让我知道,你伤了一点指甲,我会亲自去盛市讨伐。”薄夜渊粗粝的手指摩挲她的脸颊,“届时由不得你做选择!”家里的金丝雀想飞出笼子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他不介意让她碰碰壁,再怀念有他保驾护航的温暖!
  黎七羽厌弃地摘掉他的手——
  他猛地将她扯到强壮的怀抱里,浑身滚烫,极近嘶磨地亲吻她。
  该死,二十多年他习惯了没有女人!竟舍不得放她离开……
  不过几天而已,他低沉警告:“别试图脱离我的监控范围——一旦我断了你的消息,全城通缉!”
  这晚,两人同枕而眠。
  黎七羽娇小的背对着,他扳过她的肩来,面对他。
  男人的额头抵着她,眉目相近,他真的极英俊,五官硬朗分明,黑眸里噙着浓郁的妖雾。
  多少女人为了他疯狂,她也曾爱他到无法自拔。
  他想把他塞进她身体里,不允许她漠视他!忍不住吻她粉嫩欲滴的唇瓣,原只想浅尝辄止,可他越尝越停不下来。

  “七羽……”他煽情地叫她名字。
  昨晚他在这张床,一遍遍地要她。她承-欢的每一幕,都在他脑海重现……
  男性气息愈来愈重,钢铁之躯噴张着力量。
  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丝滑般地钻进他的睡袍里,探进丨内丨裤一把攥住了小夜渊。
  薄大少浑身僵硬如铁。
  黎七羽嘴角冷笑,“你答应过不碰我的……我喜欢这种睡姿。”为了防止偷~袭,得一整晚攥着才行。
  “黎、七、羽。”他要疯!

  盛城。
  黎家是一幢联排的花园别墅,据说,这是三年前,盛公子送给黎家二小姐18岁生日礼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