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夜渊紧紧蹩着眉:“叫医生给你看看?”
  抬手又是一掌。医生能代替她痛吗?
  “我忍了这么久,这是你勾得火,你也有错。”薄夜渊从来没被女人打过,竟心甘情愿被她揍,一点脾气也没有。

  再给一掌……还敢顶嘴!!
  抱着她到盥洗室,他已经挨了七八个耳光了。
  黎七羽尿尿的时候好痛……伤到了……
  薄夜渊浸了温毛巾,蹲下来单腿跪在马桶前,小心分开她的腿,给她擦拭着。
  黎七羽越想越气,两只手左右开弓,啪,啪啪,啪,啪啪啪……跟打着玩儿似的。
  她手软软的,又没力气,可十几个耳光下去,薄大少的俊脸被打红了。

  “打够了?”薄夜渊的好脾气在一点点被消磨,抬头看到她粉雕玉琢的脸,气又消了。
  黎七羽揉了揉手心:“没够。我手痛了,你自己打。”
  “……”薄夜渊想把她按在身下,再好好地欺负她一遍。
  她身穿着他的睡袍,太过宽大的袍子松松垮垮地落着,更显得她骨架娇小不盈一握……
  薄夜渊好,这样一幅娇柔的身躯里,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能量?
  “等你吃饱了,休息够了,有力气随便你怎么打我。”薄夜渊握住她的小手,柔软地贴在他的脸颊轻轻摩擦,“以后我是你打的,只有你能打我,我赋予你权利。”
  黎七羽毫不领情,哼了一声。
  薄大少补充道,“你每打我一耳光,我你一次。”

  黎七羽:“……”
  “今天27个耳光,”他深凝笑了,满眼都是宠溺,“这意味着,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每天都有福利了?”
  黎七羽抽不开小手,抬脚踹去。
  这么无耻的脸,怎么好意思在她面前晃……
  莹白的脚踩在他俊脸,被他一把攥住脚踝。

  “用脚,是一整夜。”薄夜渊一根根亲吻她的脚趾头,热气喷着,“这是你第二次脚踩我?”
  倘若是别人,死了连墓都找不到。
  是她黎七羽,他才会给她纵容无度的例外!
  她粉嫩的脚趾被他吻来吻去,又挣脱不了,气得她像只小母豹扑过去。
  薄夜渊顺势接住她,按在怀里缠绵的法式热吻。
  如果不是她伤得太厉害,他真想接着昨晚……
  难舍难分的吻松开。
  男性双臂将她轻盈抱起,放进按摩浴缸。
  薄大少也紧接着走进去,抓住她欲逃的小身子,锁在他怀。一手拿着蓬头,打开温水帮她清洗着。
  她身粘腻的情浴味道,她早受不了了。
  “黎七羽,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他亲密地抱着她,大手揉搓着泡沫,向她宣告。
  这话重复很多遍了,他是智障吗?
  “绝不是最后一个。”
  “谁敢碰你找死。”
  “包括薄野薰?”黎七羽双手趴在浴缸边缘,洁白光躶的后背留给他,享受他的服务。

  “等你知道我的过去,你会了解我。”薄夜渊嗓音发紧,眼神浓黑复杂起来。
  黎七羽瑰丽淡笑:“你的过去和将来,我不感兴趣。”
  他的手捏痛她的肩膀,灼热的气息覆去,紧贴她——
  “从来没有女人能够走进我的心,你既然进来了……直到你死,墓碑也是我的名字。”他宛如大树延伸出千万根脉,将她扎在他怀里,纠缠一体。
  电话接通了,传来吴妈惊讶之声:“大小姐你要一个人回来?我劝你,还是在薄家好好待着吧。”

  黎七羽嘴角扯了冷笑:“不欢迎么?”
  吴妈讽刺说道,黎七羽嫁到薄家后,再没回过黎家。别说逢年过节,连当初回门都没有……
  大家都知道她在薄家不受宠,她已经变成了一个笑话。
  “你现在回来,面子很难看,不过是自找欺辱。”吴妈直截了当道,“你之前也怕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被取笑。这次突然回来,外人还以为你是被薄少爷赶出门了,让黎家也都抬不起头!”
  黎七羽不是过去的她,回去寻找答案,还有一雪前耻!
  在电话里,黎七羽试图问到她小时候受到刺.激,性情大变的事。
  吴妈敷衍地道:“谁知道你有什么病,性情古怪,让人琢磨不透,反正是个不讨喜的孩子。”

  “如果我没有弄错,你只是黎家的一个保姆?”竟敢一再用这口气跟她讲话。
  “但我的资历老,我说的话代表着夫人,不让你回来这也是她的意思!”吴妈强势起来,“再说二小姐生日,你回来找她晦气,她更要不高兴!”
  还有个二小姐?妹妹?
  事情变得有意思了……
  黎七羽嘴角露出邪恶满满的笑意。
  “没别的事我要忙了!算你真被薄家赶出来,也别回来,否则别怪我们把你的行礼丢出去!”吴妈最后威胁道,“嫁出去,你跟黎家没关系了!”
  喀,断音。
  黎七羽心口揉了一把碎沙,极品一家。

  男人的手从身后抱住她,薄夜渊纯男性气息紧贴着她,唇瓣嘶磨她的耳朵:“给谁打电话,不高兴?”
  黎七羽目光落在胸口那只手:“拿开。”
  “检查你有没有穿内衣。”薄夜渊深深吻了一下。
  泡过澡后他给她抹了药,放她回房间换衣服。
  才离开十几分钟,他开始心慌,贪恋她的气息……
  “以后在我以外的人面前,必须穿bra。”他恨声道,发现好多次这小女人挂空的。她难道不知道,有经验的男人隔着衣服,也能一眼看出来?
  “你管的真多!”
  晚餐。

  薄野薰黑着脸,阴郁地坐在偌大的餐厅首席,受伤处让他疼得坐立难安,吃了止痛药才一觉睡到现在。听说小七七也要来用晚餐,他才从床爬起来。
  等了又等——
  大少抱着她从餐厅门口出现。
  黎七羽双手勾着他的颈,腿软下不了楼梯,才让他抱的。

  哐当,薄野薰的餐叉落地,脸色如土!一种极不好的预感!
  一排的佣人侍候着,雷克拉开椅子供大少入座。
  薄大少抱着黎七羽坐了一张位置,圈在怀里亲密无间。
  “薄野牛,晚好。”黎七羽浅笑。
  她一打招呼,薄野薰挑眉笑了:“这是你给我取的,独一无二的爱称?”

  他哥没有!
  “过来我怀里坐。”他拍拍腿,好像全然忘记他被她怎么整过了。
  黎七羽匪夷所思,当着下人的面,他也太……豪放了。
  薄夜渊扭回她的下巴,不准她看别人。一只大手占有欲极强地扯了扯她领口,露出她暧~昧的小草莓。
  薄野薰那脸色,昨晚被牛奶烫了还难看:“你们做了?”
  “一整晚。”薄夜渊宣告似的微抬倨傲下巴。

  “……”薄野薰愤怒到掀桌,“你趁我二弟受伤,把她吃了!你吃的时候也不通知我?!”
  黎七羽:“……”
  “饿死老子算了!”薄野薰一把挥掉餐盘,“我要绝食一个月!”
  “……”
  “谁也别求我,除非把小七七给我,我不会吃一粒米饭!”薄野薰拳头重重落在桌,气道。
  根本没有人要理他,谁求他?
  换以前呢,这一招至少是对薄大少奏效的,他什么事都让着,会妥协。
  可黎七羽变成了他的底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