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2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少爷,我会好好伺候你的……”小佣人握住薄夜渊的手,贴在她的小脸摩挲。
  薄夜渊仿佛碰到了病菌抽开手,一脚将她蹬开。
  他依然受不了女人的味道,看一眼都倒胃口!
  他的心病依然没有治好,怪的是,为什么偏偏对黎七羽能有反应?
  “大少爷……我也是第一次……做不好你教我……”小佣人哭着跪在地,楚楚可怜。
  薄夜渊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想到雷克说,整个庄园的人都在等着他的除夜……
  黎七羽会大肆宣扬他“不行”!
  “去书房打扫卫生,每个角落都擦干净,直到精疲力尽。”
  小佣人傻眼。

  “对外说漏一个字,死期将至。”
  该死……
  薄夜渊躺在床,闻到满满的黎七羽气息,这张床她才躺过。
  薄夜渊英俊阳刚的脸颊绷紧。为什么只对这个叫黎七羽的女人才有感觉?
  直到颀长身影走到床边,好整以暇看他:“哥,要帮忙吗?”
  薄夜渊浑身一僵,眼神倏然睁开,噙着狂风暴雨!
  “我帮你挑的女人不合胃口?”薄野薰站在床边,那一样的脸是满满的邪气。
  “滚。”薄夜渊从牙缝里逼出冷音。

  薄野薰笑了笑:“这么逊,我要对小七七下手了。”
  “你找死——”
  黎七羽洗过热水澡,泡了牛奶舒舒服服躺在床,划着手机里的日记。
  都是她在薄家怎么被欺负的桥段,他没耐心一篇一篇看完,有空乱翻……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我不想回去,在那个家里我也是不受欢迎,被孤立的弃儿,谁也不喜欢我。梦琴说,我第一次个性大变,是9岁,我的人格被杀死了,因为自我厌弃,迫切想要逃离那种精神折磨……13岁,最爱我的梦琴,因我而死……我又杀死了自己,真恨我没死掉,为什么死的不是我?!……18岁,不想提那个人……现在,命运在我身再次降临,我又能活多久?我已经感觉到忧郁,自我厌弃,离经叛道的思想和仇恨的火种洒在我心,长出一片荆棘……我隐隐知道,她快来了……从我知道我的体质,我养成记日记的习惯,只希望将来她,能知道我发生过的一切……她能活出最美的样子。】

  黎七羽慢慢蹩眉,9岁她第一次人格相杀!她现在是第4次人格?
  她想知道,过去到底经历过什么?她的病会持续下去?要怎么做才能遏制新的人格出现!
  忽然,一道阴影落在黎七羽面前:“看什么,这么专心致志?”
  手机被夺走了。
  黎七羽抬头,一张轻浮不羁的笑脸。

  薄野薰将手机丢到另一只手,避开她的抢夺:“小七七,你今天对我那么好,我要怎么回敬你?”
  他在乡下走了好久,才找到一家农舍借到衣服。又坐着轰鸣作响的拖拉机回到市区……
  这窘迫的经验,真是毕生难忘啊。
  “你这个视线障碍,出去。”黎七羽心情正差,没好脸色。她明明倒锁房门的。
  薄野薰气得咬牙切齿:“今晚你要是能逃得出我的魔掌,我不叫薄野薰。”

  “哦?”黎七羽挑眉,“那改名叫薄野牛吗?”
  “……”薄野薰捏起她的下颌,“你应该感谢我脾气好,我不同我哥,我怜香惜玉,善待每一位女性。”
  “用那根胡萝卜丁?”
  “卖相虽丑,吃起味道很不错。”薄野薰笑得一脸嬴荡,扯下裤一链。
  黎七羽拨了拨长发,手拍了拍床:“那让我尝尝看,是不是真的不错。”
  薄野薰被她魅惑得心荡神驰:“别以为你能再耍花样,门外站着我的人。”
  这货脱得只剩下一条丨内丨裤,斜依在床,邪肆地舔着红唇,一幅准备吃大餐的馋样。
  “黎羊羊,乖乖过来,还是我扑过去?”为了她,他都饿了十天了!

  果真像一只摇晃着尾巴、不要FACE的大狼!那张俊脸很可惜啊!
  黎七羽端起牛奶杯,刚刚续杯的,牛奶的香气萦绕。
  她吹了口热气,走前,一整杯牛奶都淋在了他的重要部位!
  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砰,门被一脚踹开,薄夜渊黑着脸冲进来,看到眼前景观,俊颜更要滴出墨汁了。
  “臭女人!你要谋杀?!”薄野薰痛得哀嚎。
  “只不过让你膨胀成欧美版尺寸。”黎七羽走前,挽住薄夜渊的脖子,“是不是老公?你不用我帮忙,是他的加长版……”
  薄夜渊脸色冷寒,犹如凛然的王者,看她的眼里充斥着戾气:“你过了?”
  如果他来晚一些,薄野薰是不是要得手了?
  黎七羽无语:“夸你呢。浑身的醋坛子都翻了。”
  薄野薰痛得吸气,两腿跨着,一只手按在大腿:“还不给本少爷叫医生!”

  薄夜渊轻蔑地扫了一眼:“该。”
  “他说他从今天起,改名叫薄野牛……薄野牛,以后我这么叫你了。”
  薄野薰:“…………”
  黎七羽的手被攥得生痛,她跟薄野薰什么都没发生,薄夜渊冲进来把她扛走了。他这醋意到底从哪儿来的?
  大床跌宕,她被重重扔到了床,睡裙像挑起。

  薄夜渊用力闭了闭眼,后悔这两年他都干什么去了?竟放着这样的绝色生香不问不顾!
  “刚刚那个小女佣呢?没能满足你?”黎七羽没有闻到床有女人的味道。
  薄夜渊嗤然冷笑:“我的战斗力,岂是一个女人能够满足?”
  “你们做了?”黎七羽挑眉。
  “你想看看实战?”薄夜渊恨不得一掌捏死她,吃了豹子胆了敢大肆宣扬他的房事。

  “那真遗憾,小女佣被送进去到现在,前后不过半小时……加**,你该不会是……”黎七羽重重地扫他某个部位,“一次五分钟吧?”
  薄夜渊差点捏碎了她的下颌:“黎七羽,你找死?!”
  “我说错了?你这么恼羞成怒……该不会三分钟?”
  薄夜渊狠狠吻她的唇,哑声:“一整晚,等你大姨妈结束,我会做到你腿软,整天整夜让你软得合不拢。”
  “等你。”黎七羽嚣张而放肆,“我会计时的,别到时候说大话砸到脚。”

  “现在想试试看?”薄夜渊笑了,他蓄积了二十多年的能量,她简直作茧自缚,承受不起后果——
  “我刚洗过澡,里面除了内.裤,什么都没穿。”黎七羽微笑道,“你小心别撩火,不会想浴血奋战吧?”
  她大姨妈造反,他如果真的想碰她,不会等现在了。
  薄夜渊脸色发沉:“今晚我睡书房。”
  别说她什么都不穿,算她穿着睡衣往他怀里钻,他都会溃不成军,今晚要折磨死自己。
  看着薄大少进了相连的书房,黎七羽关门,打了倒锁。她的大姨妈延迟了,竟然迟迟还没来,垫了个卫生棉,把他打发了……
  薄夜渊拿了毯子扔在椅子,打开起居室的监视器。
  (此时的薄二少正得知,他的老二身负重伤,医生说一个月内不能再发生关系。一……个……月……)
  黎七羽脱掉睡衣,穿过偌大起居室走进盥洗室。薄夜渊刚打开屏幕,看到这幅画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