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46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座坟茔,正是陈青瓷之坟头,之所以未开,是陈青瓷身份实在是特殊,陈家人怜其可怜,而杨家人则惜这个为自家少爷而死的女人,陈家不动杨家也不动,所以这陈青瓷的坟竟然是陈杨两家这一次互掘祖坟战争中唯一保留的净土。
  众人解释了原委之后,钦天监大人指着陈青瓷的坟茔道:“开了!”
  这大人发了话,马上就有衙役上来,衙役都是精壮汉子,不一会儿就把坟给打开了来,只等众人打开棺材一看,脸色全都大变。

  这陈青瓷已经死去埋下半年有余,此刻竟然尸身未腐栩栩如生!这不是僵尸还是什么?这一下,众人一片哗然,历时一月的除旱魃运动一直找不到旱魃,竟然在这里被发现!
  冯知县看到真找到了旱魃,他可不管这是陈家的女子还是杨家的媳妇儿,赶紧上前对钦天监大人说道:“大人,活烧了这旱魃解洛阳城大旱?”
  钦天监点了点头道:“留她何用?”
  大人一发话,衙役就拖出尸体找柴火去烧尸,就在这时这钦天监大人忽然喝停了众人走上前来,用衙役的木杖挑开陈青瓷的寿衣,挑开女子衣物更是大不敬,但是众人也不敢言,有胆小者都别过脑袋不敢再看,只听见那钦天监大人说道:“这女子死时怀有身孕,那个鬼胎已化为小旱魃跑掉了。”
  听闻钦天监大人此言,众人一看,这女尸小腹有一血洞,似乎是被剖开一样,看样子还真的像是腹中有东西逃出,更是害怕。
  钦天监大人皱眉道:“先把此尸焚烧,但是那小旱魃是鬼胎所化,极其难寻。”
  “大人,那可如何是好?”冯知县吓的脸都白了。

  “别着急,本官自有办法。”钦天监大人说道。
  日期:2016-12-14 20:01:00
  其实就在这个钦天监大人刨陈青瓷坟茔的时候, 若非冯金巧拦着, 百灵已经要出面阻拦, 对于陈青瓷, 百灵一直以来感情都颇为复杂, 她既是自己丈夫以前的情人, 也是他忘不了的女人, 更是他为之而死的女人, 本应二人当的上是水火不容, 可是杨甲第和陈青瓷都已死, 百灵也犯不上为死人而吃醋,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百灵的腹中怀的是陈青瓷与杨甲第的骨肉, 这其中的关系当的上是乱, 就是一直以来都颇为理智的百灵每每想起三人之间的关系都感觉是一头乱麻。 但是在别人刨掉陈青瓷的坟茔的时候, 百灵心中还是不舍。

  或许对于百灵来说, 陈青瓷与自己, 都算是为一个男人的女人, 又都是可怜的女人。
  冯金巧拦着, 百灵并没有出面阻止, 但是在钦天监大人说有一只小的旱魃跑掉的时候,对此事心知肚明的娘俩彻底的慌了, 但是二人并非等闲之辈并没有在当时就表现出来, 而是二人回家之后进了佛堂再商量。
  对于腹中的胎儿是一个鬼胎, 这一点二人都知道, 但是他们二人也知道经过那女道长的点拨, 鬼胎已经由百灵的身子养成一身生气是要活命的, 现在那钦天监的大人说着胎儿是一只旱魃, 是洛阳城大旱的根源, 这婆媳二人说不上信, 也说不上不信, 但是着慌是真的, 万一那钦天监大人真的有本事寻到这里来, 二人该如何应对?
  “如果那钦天监的大臣找到这里, 会做如何处置?”百灵问冯金巧道。
  冯金巧脸色苍白的说道:“看今天的架势, 如果真找到这里来, 不仅是这孩子, 估计你的命都难保”
  二人想起火烧陈青瓷尸体的事情, 大概也想到了结果会是如何, 对于处置旱魃的办法,民间一直都有传闻, 以前的做法是找出旱魃大卸八块, 这叫打桩旱魃, 后来就变成了直接用火烧, 这旱魃既然在百灵的肚子之中, 那娘俩被火烧似乎已经成了注定之事。
  百灵虽然也是紧张, 但是看到冯金巧慌乱她却出言安慰道:“不用太过紧张, 就算真的找到这里来, 我死不承认便可, 杨家并非等闲人家, 我那两个姐夫家也不是好说话之人, 他们真的敢把我连着这杨家唯一的骨血烧了不成?”
  “若是其他事,自然可以周旋, 但是这事关整个洛阳百姓的性命。”冯金巧叹气道, 不管是杨奉贤还是杨如是, 因为他们都是中年亡命, 所以杨奉贤的故人之中有长寿者都还健在,所以要是有其他的事端, 豁出老脸了去拿出杨奉贤的金字招牌大多可用, 但是她感觉若是因为此事, 杨家之前的那些人情未必能用。 毕竟这是一场大是非。
  “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百灵, 若真的你有死劫, 那便是杨家之劫难, 天若要亡杨家谁能拦着? ”冯金巧说道。
  说完, 婆媳二人抱头痛哭, 杨家自杨奉贤始开始有劫难, 但是到这两个女人这里最是为难。
  再说这边的钦天监大人, 在离开九道河子之后他对冯知县说道:“ 那旱魃与人无异, 需十月怀胎而出, 看那女旱魃的样子小旱魃并未足月是知道有劫难来破肚而出, 人不足月是为早产不能活命, 旱魃也一样。”
  冯知县一听大喜道:“依照大人之见, 那小旱魃估计已经死了, 这是好事啊!”
  钦天监大人皱眉摆手道:“不然, 那旱魃定不能拿寻常孩童视之, 他此时还未成气候, 若想活着, 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附于孕妇之体吃掉胎儿霸占母体,等母体怀胎足月生下来的已不是自己的儿子, 而是那只小旱魃。”
  冯知县听的玄乎又惊悚, 但是对于钦天监大人所言他并不怀疑,这可是朝廷御用的高人,他就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那小旱魃走不远, 一是虚弱而是不舍母体,定然在九道河子方圆五里之内, 还需劳烦大人把这五里之内的怀孕之女子一一找来, 若是腹中所怀的是旱魃本官一看便知。”钦天监大人说道。
  “若找到那女子, 如何处置?”冯知县问道。
  “一起烧了便是, 冯大人不需惋惜, 就算是我不杀人, 那旱魃足月而出, 那女子浑身生气已被吸尽, 定然也活不了命。”钦天监大人说道。

  冯知县打了一个哆嗦,点头道:“下官这就去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