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31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没有反抗,这就更给了瘦削男人信心,那段时间,瘦削男人对所有事情都失去兴趣,心中只剩一个念头:要跟女人在一起。
  男人与女人就是这样,无论结婚也好,还是未婚也罢,只要捅开那层窗户纸,就如习惯一样,谁都无法阻挡。
  瘦削男人也知道,他们这种感情只能算作**上的,不会长久,但男人一旦把感情全身心投入了,什么事情都可能干出来,这就叫痴情吧。
  正当我想着,瘦削男人来电话了,他马上站起来,说有事要马上走,然后告诉我,明天再来疏导,扔下钱就出去了。
  臧琳笑着对我说,听那个瘦削男人讲的爱情故事真浪漫,我告诉她,浪漫个屁!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游戏,把握不好就容易出事。
  第二天下午,那个瘦削男人果然准时来我店里,他坐下后,喝了口咖啡,继续讲述与那个女人感情经历。
  他说女人老公出差回来后,很多事情变得不方便。为了更多地见到那个女人,他就借机找女人老公探讨工程项目。

  当然瘦削男人跟女人老公干活,避免不了他与女人的接触,每次女人总是忍不住地偷偷看瘦削男人,他说女人那眼神里蕴含着无限深意。
  女人老公的生意越做越顺,外出的时间也越来越多,这就给瘦削男人和女人的联系创造了有利条件,两人在一起的次数越来越多,瘦削男人感觉到这一辈子都离不开这个女人了。
  可当瘦削男人提出要与女人私奔时,那个女人出奇的冷静,告诉瘦削男人,这样做不行,会让人家笑话,并且对瘦削男人说,他还年轻,应该再找一个姑娘生活。
  瘦削男人跟女人相好了一年半,没跟任何异性有往来,全部心思都放在那个女人身上,几近沉迷。他家里人张落着给他介绍女朋友,他都不看。他唯一心思,就是能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听到这时里,我感叹真是痴情男人啊,如果我是女人肯定嫁给他。可是人家那个女人有家有孩子,不可能跟他走,况且人家老公生意越做越大,有很多钱能满足女人开销,不可能跟瘦削男人去喝西北风吗。
  瘦削男人问我现在怎么办?他说现在真想去和那个女人老公谈谈,把他和女人的事说出来,他认为这样女人老公一生气就会不要那个女人了。
  听他这样一说,我立即打住了他的话,我说决不能这样做,那样做很不道德,还破坏他人家庭,而且还会引发不必要争斗。
  我对瘦削男人说,感情终究是一个没有结局的人生插曲,既然如此,何必执著。对于他这段孽缘就此打住,这样互不伤害,如果还迷恋于这个女人不放手,会很危险,天涯何处无芳草,好姑娘有很多。
  瘦削男人说,道理他都懂,可就是跳不出这个圈。
  我认为瘦削男人没有恋爱过,认识女人也少,所以遇到这段恋情,他就认为是真正恋爱。
  “你如果还依然这样下去,那就是荒唐无稽,正如你们之间的这段关系,就算你抛弃一切跟她私奔,她能放下吗?她有父母、有丈夫、有孩子,还有脸面,你也有父母,你怎么让你父母抬起头,同学朋友肯定会说你把人家老婆撬走了!”我对他说。
  瘦削男人听了我这些话,无语了,我想这应该起到效果了,必须乘胜追击。
  我说人活一生,作为一个正常人,在人生旅途中遇到些无法控制的情感,都可以理解。但爱情与其他情感不一样,如果全身心投入了,你不会把握和调整,就容易受伤。

  真情要看在用在什么人身上,他遇到的这段情感,本身就是一段不道德情感,是建立在**基础之上,细想想,他只是迷恋成熟女人的身体,但用爱来诠释,这只是借口。爱什么?那是责任、义务的统一体,并不是偷情,以得到一时的快乐。
  我告诉他,爱谁这是人的自由,但最好不要介入别人的婚姻,弄不好会毁掉别人家庭,还有可能让女人老公产生怨恨,引发血案。
  我对瘦削男人说,趁着年轻,再找一个女孩,相信还能谈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
  臧琳笑着对我说,她刚才在门外听了瘦削男人讲的事,都听入迷了,而且故事有情节,有**,讲的还有节奏感,这人肯定是一个浪漫男人,如果上电视台讲故事,肯定胜过老梁。
  “喜欢听吗?如果再继续延续故事,可能就是一个危险悲惨的结局。”我苦笑着对臧琳说。
  “仓哥,你怎么不相信爱情呢,纵观历史,哪段爱情故事不掺杂着已婚者啊,以前咱不看,你看看那些影视演员,今天离了,明天结了,难道他们结婚前不叫爱情吗?”臧琳嘴才不饶人呢。
  “行了!少替别操心!我那钱你抓紧凑凑,我还要贷款买房呢!我可不想再租你家房子了,太贵了!这干一年,光给你老爸打工了!”我催促着臧琳还钱,我真想快点弄个房子,也好脱离她,和臧琳在一起,我真是够了。
  没想到臧琳居然说我现在有钱了,怎么这样不讲交情,看在她为我做牛做马份上,这钱也不能要了,再者说,之前不都说了把钱充当她的工资,怎么说变卦就变呢。

  臧琳不说这话我还不生气,***,工资是没给她开,但她吃喝拉撒睡,我都得为她负责,而且她姐还催要我房租,我这点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还让人活不活啊!
  我叹口气,下辈子一定让孩子做个城里人,至少有房不愁,免得受人脸色。
  更让我生气的事,臧琳还腆个脸再问我借钱,肯定是给那个在外国留学的小白脸用。
  我让臧琳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徐亮那小子没准哪天就把她甩了。现在给那小子钱,根本不叫投资,那是肉包子打狗!
  臧琳听我说这话,气得回屋去了。***,没事时就得用这些难听的话点点她。
  我打开电脑,继续浏览网友留言,这大白天的上网的人也少,但我也得借机宣传自己的业务。

  现在人们上网的多,可以说仅靠平时贴点小广告招揽客户已经不行了,没人好意思来找我疏导,大部分业务还是要靠网上来实现。
  这时我看到一条留言,“林老师,我想找你疏导,请问你有时间吗?”
  我心中一喜,看来又可以挣到一笔钱了。我随即回了一句:“随时恭候,时间地点你可以定。”
  没想到回复完了,这人立即回复我说,他想在网上咨询,至于咨询费会通过网络支付给我。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晚饭时间了,可以在网上为他疏导一次,我也理解他不敢面对现实的意思,如果没猜错的话,一定还是**情感问题。
  果然这个人就开始向我诉说他的内心矛盾与困惑。
  他说半年前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少丨妇丨,这个少丨妇丨老公常年在外地工作,留下她一个人在家里。
  我问他与认识的女网友是否在同一所城市?他说在同一个城市。于是我让他继续说。

  他告诉我,刚开始与这个女人聊天时,只是抱着好奇心去聊,必竟在网络里,一个正常的男人肯定会找女人聊天,同理,一个正常女人也会选择男人去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