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2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意思,忙道:“没什么,当时咱们不认识,又有赵伯祥给陈文明、刀疤他们撑腰,跟你没关系。”
  “那我也觉得不好意思。”说到这里,曲刚“嘿嘿”一笑,“局长,好多事都是有得有失,若不是刀疤等胡作非为,你又怎能见义勇为,又怎么会遇到校友小师妹呢?”
  “老曲,没想到你也这么八卦。”楚天齐点指对方。
  曲刚做了个鬼脸:“实话实说而已。”
  “噗嗤”,驾驶位的高峰忽然发出了声音。
  接着,越野车上响起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新的一天到来了。

  这一天当中,全是开会,上午是市委开会,下午又是政府会议。尤其下午的会议是电视电话会,不但要参加,还必须全程认真听讲,认真做好笔记,就是连手机也不能开。
  会议终于开完了,人们都争先恐后的走出会议室,不为抢路,而是为了到卫生间抢地方,大家都憋的够呛。楚天齐没有与大家争抢,而是直接回了办公室。
  从里屋卫生间走出来,楚天齐轻松了好多。正要坐下抽烟,发现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便径直向门口走去,准备去食堂。
  拉开屋门,就见一个人迎面走来,原来是老伙计——成康市公丨安丨局长曲刚。
  快步走上前,曲刚道:“局长,有事。”说着,已经从楚天齐身旁经过,“挤”进了屋子。
  楚天齐也返身回到了座位上,直接问道:“你这喜眉笑眼的,莫非有什么好消息?”
  “你猜?”曲刚微微一笑。
  “怎么又挤眉弄眼了?”楚天齐也笑着道,“不会是抓到‘黑蛋’了吧?”
  曲刚伸出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一猜就准,还真是抓到‘黑蛋’了。”
  “你们才是这个。”楚天齐也伸出了大拇指,“没想到会这么快。什么时候把人押回来?”
  “已经在老地方审上了。在下午你刚开上会的时候,高峰便打来电话,说是已经抓到了‘黑蛋’,正往那个老地方赶。还说抓住他的地方,离老地方很近。”曲刚道,“我不知道会议什么时候结束,便告诉他,让他们到了地方就审。刚才看到你们散会,我就马上给他又打电话,他说已经审上,只是这个人除了承认叫‘黑蛋’外,什么也不交待。”

  “那还楞着干什么?赶快去呀。”说着话,楚天齐站起身,向外就走。
  “那也得吃了饭再走,否则大亮的天,咱俩也不方便去呀。”说完,曲刚坐到了椅子上。
  楚天齐“哈哈”一笑:“看来我又不淡定了。”
  楚天齐和曲刚赶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他俩是在吃完晚饭后,又耗了会儿,才开了一辆普通牌照的越野车来的,在半路的时候,还曾经换了一次车牌。他俩来时,由曲刚驾车,并没有带厉剑,这并非是要瞒着厉剑,而是让厉剑和“桑塔纳2000”吸引某些人的注意力,从而便于楚天齐脱身来这里。
  二人赶到后,直接进了监听间。两人都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戴上监听耳机,眼睛盯着屏幕。
  屏幕中,一共四个人,栅栏北边坐着三名丨警丨察,其中有一人是高峰。栅栏南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这名男子留着短发,五官长的很大众化。男子最大的特点是“黑”,黑的发亮,被称为“黑蛋”那是恰如其分,若是晚上出行,简直相当于自带隐身衣。
  三名丨警丨察一直盯着对方,而“黑蛋”却是双目紧闭,微微靠在椅背上,显然已经僵持了很久。
  刚才在来的路上,高峰曾向曲刚汇报,第一次审问共进行了三个多小时,“黑蛋”仍然是只承认自己叫“黑蛋”,当时已经停止了审问,还说在调相关证人到场。看现在的情形,想来应该是第二次审问了。
  正这时,耳中传来屋门响动。画面中,“黑蛋”身后的屋门打开,一个人被两名丨警丨察带进了屋子。楚天齐注意到,那个被带进屋子的人,满头黄发,正是那个既叫“小白”又叫“黄毛”的家伙。
  高峰的声音响起:“‘黑蛋’,你认识他吗?”
  “黑蛋”并未否认两人相识,而是回道:“认识,他叫‘小白’,我就是偶尔给他开车,挣点幸苦费,就这些。”
  高峰缓缓的说:“黑蛋,‘小白’还有一个称呼,以前叫‘黄毛’。”
  “是吗?这个称呼倒也恰当。”“黑蛋”接了一句。
  高峰转向了“黄毛”:“‘黄毛’,立功的时候到了,你和他说说吧。”
  “黄毛”答应了一声,然后看着“黑蛋”:“我都交待了,包括你给我开车,包括你跟我去矿上,还包括你让我要求老贾带我们进矿井,还有……”
  “黑蛋”打断对方:“你是记性不好,有些事弄不不清了,还是想立功想疯了?我是给你开过车,也拉你去过矿上,可我根本就没进过矿井,更不像你说的那样——是我要求的。”
  “‘黑蛋’,我一开始也不承认,可事实摆在那,人证也在,我不得不承认。”“黄毛”继续做着工作。
  “黑蛋”哼了一声:“你为了洗脱自己,想承认什么我管不着,可你也不能拉我做垫背吧?”
  “黄毛”道:“识实务者为俊杰,你又何必硬撑着呢?”
  “妈的,几天不见,你还拽上词了。”“黑蛋”骂起了脏话,“你他妈可以为了立功乱咬一通,老子却不能跟你学,不能当疯狗。”
  就这样,“黄毛”和“黑蛋”你一言我一语,来回讲说着。一直进行了十多分钟,还是各说各话,“黑蛋”根本不认可对方的指证。
  高峰适时插了话:“‘黑蛋’,既然你不承认,那就再让你见一个人。”说着挥了挥手。

  “黄毛”身后的丨警丨察会意,一名丨警丨察留在现场,另一名丨警丨察走出了屋子。
  不多时,两名丨警丨察带着一个人走进屋子,其中就有刚才出去的那名丨警丨察,被带进的人正是金石矿业负责人贾春明。
  “‘黑蛋’,你认识他吗?”高峰一指贾春明。
  “黑蛋”翻着眼珠看了看,然后吸了口气,迟疑着说:“这个人好像是个开矿的,我拉‘小白’去过他矿上。”
  “就这些?”高峰追问,“你好好想想,和他有过什么接触?”
  “能有什么接触?”“黑蛋”回答,“人家都是老板,我就一开车的,吃饭时连饭桌都上不了,能有什么接触?”
  “你忘性太大了吧?”高峰“嗤笑”一声,“人家可是带你进了矿井,参观两个多小时呢,你怎么说没有接触呢?”

  “黑蛋”再次吸了口气:“是吗,有这么回事?嗨,秃脑门老板,他们说我和你进过矿井,有这么回事吗?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呢?”
  日期:2017-12-05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